>游戏>>正文

汪达与巨像,一个被二度重制的信仰

原标题:汪达与巨像,一个被二度重制的信仰

本文是撰稿人投稿,仅代表作者观点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

  前段日子索尼的展会上,《汪达与巨像》又一次出现在了玩家的眼前。2018年,一个完全重制的《汪达与巨像》将会和我们再续前缘。

  但是,这个游戏还有重制的价值吗?

  如果说2005年买《汪达与巨像》可以是为了PS2甚至是当年“放眼大陆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的无缝地图、即时演算这些超前的技术理念;2011年在PS3上面买《汪达与巨像HD》是为了再一次在往昔之地奔跑纪念自己逝去的青春,那么2018年的《汪达与巨像重制版》又有什么理由让我们再次买单?

  这是我在开始写这篇文章之前反复问自己的问题,也是我迟迟无法动笔的原(jie)因(kou)。

  毕竟在这12年里面,游戏已经进化到了近乎日新月异的地步,而见多识广的我们也很少再会被什么东西所震撼了。

  当年令人神往的无缝大地图,在沙盘泛滥的现在似乎大而无用;那些震撼心灵的巨像,也已经失去了少年初见的新鲜感;游戏本身的操作,与其说是真实感,倒不如说这是人为制造的困难;

  同时,在追捧着“开局一人一把刀,装备全靠打”的游戏市场下,一个没有种类繁多的武器和外观的游戏,只靠几个加体力的果子,似乎也无法满足玩家对自定义的需求。

  换句话来说,以如今的主流游戏氛围来看,《汪达与巨像》就是个残次品,完全没有重制的价值。

  而我相信,那些对这款游戏念念不忘的很多人,应该都和我一样,回味着那片大陆的山川草原湖海,却困囿于写字楼单元房和家人的爱。

  骑马的少年依旧年轻,但曾与之并肩奋战的我们,大概已经不在了。

  这并不是我的胡言乱语,最直观的证据,就是作为精神续作的《最后的守护者》首周那不足50万份的销量,也许你会觉得这个成绩还不错——但同期也是情怀大作的《如龙6》光是亚洲区就卖出了50万!

  说到这个且让我说个题外话,横山昌义你这个混蛋,你看看人家上田文人怎么做剧情的!哼!

  所以,想要买这款游戏,你需要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

  “我为什么要买一个听起来不是很好玩的游戏?”

  其实你只要百度一下《汪达与巨像》的消息,就会有很多不同的媒体给你介绍它那近乎不可逾越的高度——最具有艺术感的游戏、深度浸入的游戏体验、对于孤独和爱充满诗意又富有哲学意味的探讨。

  《汪达与巨像》是一座被无数游戏人和玩家膜拜的丰碑,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就是“第九艺术”的代名词之一。

  的确,整个游戏从一开始就渲染着一种为爱不顾一切的勇敢,和直面孤独的坚韧——少年汪达为了拯救自己的爱人MONO,偷偷来到了禁忌的大陆“往昔之地”,希望借助远古魔神多尔暝的力量复活自己的爱人。多尔暝告诉汪达说,想要复活MONO,就要先打倒在往昔之地上徘徊的十六座巨像。

  多尔暝甚至还好心地提(quan)醒(tui)了一下汪达:“但是,你要付出的代价也许是惨痛的。”

  “我早有觉悟。”

  少年骑着自己的爱马阿格罗走上了孤独的旅程。

  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孤独,没有小怪也没有旅人,除了偶尔呼啸的风声以外,你只能听到一阵阵的马蹄声,还有少年那一声偶尔的呼唤“阿格罗”。

  然后在一种一望无际的孤独里,你看到了必须要面对的敌人巨像。巨像很大,也很强大,你需要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才能寻找到他们的弱点,这又是一段艰难的战斗。

  而这样艰难的战斗,你需要经历十六次。

  而当你忍受住了孤独,也习惯了艰难以后,你获得的也不是胜利的褒奖,而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端。

  毕竟,谁让你要跟大魔王做交易呢?

  少年汪达在这个打败巨像的过程中,渐渐地解开了束缚住魔神多尔暝的封印,最终多尔暝在汪达的身体中再次降临,为了封印住多尔暝,匆匆前来的祭司选择了把多尔暝和汪达一起封印在了神殿的水池里。

  汪达挣扎了很久,但是到最后都没等到MONO再看他一眼。

  而在那之后,神殿的水池了出现了一个婴儿,所有人都说那是汪达的转世,但是谁又知道是不是呢?

  《汪达与巨像》的剧情其实真的很简单,一个莽撞的年轻人为了自己的爱人选择了对抗世界。仅仅是这样,它又缘何称为艺术品?

  如果你对上田文人和teamICO的作品有了解的话,应该会知道其实《汪达与巨像》之前,还有另外一个游戏名叫《ICO》。

  撇开这两游戏分开而论的影响不谈,如果把两个游戏联系在一起,你就会感受到很多不同的意味。

  严格意义上,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关联,因为无论是游戏方式还是设计理念上,两个游戏都完全不同,非要说有什么联系的话,那就是《汪达与巨像》结局里的婴儿头上那两个角,和《ICO》里面的男主角ICO头上的角长的位置是一样的吧。

  《ICO》其实是个“3D推箱子”的动作解谜游戏,男主角ICO在一个大城堡里遇到了被关起来的少女yorda,于是他决定带着yorda逃出这个大城堡和它的主人黑暗魔女的控制。

  你看,《ICO》的剧情也非常简单,我已经把剧情说完了。

  但是它有一句非常经典,堪称游戏界巅峰级别的标语——

  “绝不放开这个人的手,否则等于放弃了自己的灵魂。”

  关于这句话的解读,最常见的说法是说,游戏的女主人公yorda代表着一个人心灵最纯洁的部分,游戏中的敌人黑影是一个人内心深处的黑暗,所以玩家要做的事情,就是带着自己纯洁的灵魂,逃出那座处处危机的心城。

  而如果你在游戏中死亡,你将会在作为存档点的长椅上醒来,这时候屏幕上的ICO和yorda是牵着手的,而在那个画面等得久一点,有时候还能看到yorda静静地等着ICO醒来那娴静而温婉的样子。

  那个画面很温暖人心,尤其是在你死了坠入黑暗之后遇见这样的苏醒,总会让你充满了力量继续破关。

  所以我一直觉得“守护自己内心的纯洁,冲破自己内心的黑暗”这个主流说法虽然没什么错,但总有点不对劲的地方——因为无论怎么说,一个人要自己和自己牵手,还得是和内心深处的小公主牵手,那这个人未免也太惨了一点。

  我觉得这个主流说法里,其实丢掉了一个最关键的部分:牵手。

  牵手这个意象最常见的是什么地方?父子、母女、爱人。牵手是一个最简单也最直白的盟约,将原本不可触摸的羁绊变成了一种真实的联结。

  所以我其实更倾向于这样一种解读:

  《ICO》的游戏流程,象征的是那种被说到烂俗但依然让人心生向往的“不分手的爱情”。

  游戏里有会攻击ICO和yorda的黑影敌人,也有一些地方需要ICO主动放开yorda的手去打开前行路上的机关,而有些地方ICO无法到达的时候,也需要yorda去提供帮助,为ICO指明前进的方向。

  困难重重,长路漫漫,你所坚持的和所信赖的,无非就是牵手那一刻的心安。

  这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爱情何其相像。

  而为什么我要在这里说这么一大段关于《ICO》和它的另一种解读,是因为我觉得《汪达与巨像》和《ICO》,分别代表着两个不一样的情感状态。

  《ICO》是不分手的爱情,而《汪达与巨像》是与那个人无关的单恋。

  想想看你在《汪达与巨像》里会经历的一切吧。

  你为了MONO偷走了神器“往昔之剑”。

  你为了MONO选择跟魔神对赌。

  你要一个人走过世界的每一个地方。

  你要面对数十倍力量于你的巨像。

  你要亲身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你要独自体会一遍又一遍的茫然。

  你要忍耐这一切,才有机会破关,而你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要付出多少,又会得到多少。

  所以汪达才会在一开始的时候,说出那样一句话:“我早有觉悟。”

  为了一个都不知道能不能醒来的爱人,鲁莽又奋不顾身地坚持,其实这样的事,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做过。

  我读大学的时候,还会为了给喜欢的姑娘买她喜欢的菠萝油,在冬天的凌晨把自己冻得像个傻逼。

  其实这个过程我一点都不觉得难受,我甚至热血沸腾,一种自我感动和崇拜油然而生,直到最后我在女生宿舍楼底下等了半个钟头,但她还是没有把我手上温热的菠萝油拿走。

  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即使后来我没有为此后悔,但坚持归坚持,傻归傻,一码归一码。

  所以那么多人会被《汪达与巨像》感染,大概是因为他们在里面体会到了自己青春里的影子。

  那一个人,那一段路,还有那份无处可说的心情。

  上田文人并不是想要你为了游戏里的MONO坚持,而是让你再一次重温自己的故事。

  你在《汪达与巨像》里做的一切,并不是只有一个让人心酸的结局,它带来的是一份关于成长的领悟。只是这些领悟,被上田文人做到了《ICO》里。

  在你变成ICO牵住了Yorda的手,为了Yorda披荆斩棘冲破阴影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起来那个曾经名叫汪达一次次跋涉的自己?

  你又有没有想起来,你曾经走过的大陆的名字叫做“往昔之地”?

  你还记不记得你是在谁那里,获得了这样的坚持和勇气去面对未知的黑暗与恐惧?

  爱是一种本能,所以汪达可以义无反顾地与世界为敌,但爱人是一种能力,所以才有ICO温柔又坚强地牵着Yorda往前走。

  两个作品,两个故事,主角不是你,但其实也是你。

  我觉得《ICO》和《汪达与巨像》在PS3上会以合集的形式发售的原因,除开捆在一起一并骗钱这种商业化的理由之外,也许也是上田文人想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让人们感受到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你为了某个人飞蛾扑火的经历不会感动世界甚至不会感动她,但你所经历的一切,会让你在另一个人面前无人能敌。

  这是不够完美但不会让人后悔的,凡夫俗子的爱情。毕竟那些一眼万年的爱情,大部分时候只存在于偶像剧里。

  说到这里,2018年再买一次《汪达与巨像重制版》的理由就已经很充分了。

  你不需要为了情怀买单,情怀那么多,你买不完。

  你也不需要为了瞻仰一个神作而买单,世界那么大,主播那么多,与其烂尾不如视频通关。

  你更不需要为了好玩而买单,有这钱你还不如去买《黑暗之魂Ⅲ》呢,一样的受尽折磨,一样的飞蛾扑火,一样的死了又死,而且还又基又燃。连宫崎英高这个老贼自己访谈的时候都说过他就是因为《汪达与巨像》才会做游戏的!(唔,我没有在传教,真没有。)

  你买《汪达与巨像》重制版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再走走你走过的路,再做做你做过的事,把那些你以为已经忘掉的东西,再重温一次。

  可以是你儿时最宏大的梦想;可以是你少年时最渴望的战斗;可以是你每个晚上都会默念他/她名字的那个人。

  不管你多少岁,经历了多少事,你都可以为了爱或者信仰,再战一场。

  不管有过多少错失和遗憾,你都可以化身名为汪达的少年,骑着自己的爱马,以勇气为剑,以坚韧为弓,再奋不顾身一次。

  这也许并不会对你现有的人生带来任何的改变。

  但也许在玩过《汪达与巨像》之后,你会想起来自己深夜里独自立下的誓言:

  “ 谁都别想抢走我的爱和梦想,谁都别想。

  虽然少女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少年曾为她如何地燃烧。

  

  Endless本文作者

  热血又荒唐

  有梦想的流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