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赵雷唱着理想,朴树转身回望,故事从头讲,你依旧是少年

原标题:赵雷唱着理想,朴树转身回望,故事从头讲,你依旧是少年

晚,芭姐受周公子周迅邀请,参加了2017 One Night给小孩公益演唱会

这是周公子“One Night给小孩”公益项目发起的第四年,今年的主题是“关爱智力障碍儿童——给小孩无区别的爱”

那些曾躲在世界边缘的孩子们,第一次被放在了温暖的聚光灯下,然后昨晚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声音都在试图告诉全世界:“与众不同”从来都不是一种嘲笑,每一个孩子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

一开始,芭姐也以为这只是一场充满温情的爱心接力,却不想自己竟然会真真正正地看到一场够潇洒,够天真,也够酣畅淋漓的“孩子专场”

理工男+插画师组成的好妹妹乐队,才摔完吉他的赵雷,还有十年才出一张专辑的朴树

这些同样是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的“孩子”,在这个晚上,被突然而又神奇地聚集在了一起

好妹妹唱着“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也有人匆匆逃离这一个人的北京”

带着少年的迷惘,也带着充满希望的语调

赵雷唱着“理想永远都年轻,你让我倔强地反抗着命运”

爱过有风经过的地下通道,爱过后海石桥清爽的夏凉,爱过鼓楼阳光晒过温暖的墙壁——然后陷入孤独,陷入挣扎,却仍旧怀揣最后的倔强

而当朴树出现时,一首歌换一把吉他,他唱《那些花儿》,唱《清白之年》,唱《No Fear In My Heart》

像某音乐网站上一句时下最热的评论所说:十年前你说要“生如夏花般绚烂”,十年后你唱“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迷惘,反抗,和解——一场演唱会像是听完了一代人倔强的成长,其中有人逃离,有人坚守,有人妥协,有人固执

有人说,昨晚那些在台上弹着吉他唱着倔强的人们固执的像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傻瓜

可芭姐却想说,即使是傻瓜,他们也能用自己的力量,让全世界热泪盈眶。

理想永远都年轻,你让我倔强地反抗着命运

前不久,民谣歌手赵雷刚刚因为在某场演出上突然情绪失控怒摔吉他而被拱上热搜

一时之间,全世界都在说他“自我膨胀”,说他“耍大牌”,说他“不尊重观众”,短短一夜,那个唱着《成都》被奉为新一代民谣代表的歌手就这样被贬得一文不值

人人都说是赵雷变了,不再是那个跟着大冰一言不合就驾车去西藏,开个小酒馆,晒晒太阳喝喝酒,没事儿的时候就坐在路边弹弹吉他,勾得来往的姑娘都红了脸的文艺小青年

那时候,他只唱自己想唱的歌,谁点也没有用,爷就是图个开心

也是那时候,他一挥手就跟浩子,冠奇,旭东,小猛5个人跑去做了一场“十个轮子上的民谣之路”全国巡演:5个男人5辆摩托,从成都到深圳,潇洒地像无数个少年梦里的场景

2014年,他带着《画》参加了中国好歌曲

他唱: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把我画在那月亮下面歌唱

场上,评委周华健听着听着歌默默捂住了脸

唱毕,周华健问他说:你那个歌词写得特别好,姑娘也没有,粮食也没有,只有一支笔,现实生活里你真的是那么一无所有吗?

他回答说:自从我选择做音乐以来,我就没想过要做一个富有的人,我就想每天开开心心地,做自己喜欢的音乐,让老爷子开心,这就够了

可在他怒摔吉他的时候,芭姐却觉得他跟从前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台上的他说:我做音乐不是为钱,如果有一天我做的不开心,即使给我再多钱,我也不会再做这件事!这样的模式,我想我不会重复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

他怀念着北京闷热潮湿的地下通道,怀念着拉萨清晨刺眼的阳光,也怀念着那些赚了几十块钱就通通拿来喝酒的岁月

他曾拿出半生去做与这世界截然不同的人,却不得不最后拿出笔,写封信,为自己在舞台上摔吉他的行为道个歉

当然,在表演场上行为过激,赵雷本来就是该道歉的,可真正让人悲哀的是,生活把本该属于星辰大海和鼓楼夜色的人们圈定在那些让他感到压抑的舞台

不能且歌且哭,不能手舞足蹈,不能一壶浊酒喜相逢——但也不能逃离,不能反抗,因为年少时只想跟世界不一样,长大了却发现生活不能只有理想

可也幸好,赵雷可以一面唱着

命运给了我一块糖 又给了我一个巴掌

一面却仍在坚持

理想永远都年轻,你让我倔强地反抗着命运

昨夜的舞台上,赵雷还是全程没有半句废话的安静唱歌,他唱了全场都会唱的《成都》,也唱着让老粉尖叫的《画》和《理想》

他唱给那些跟这世界不一样的孩子们,也唱给自己倔强着的年轻:后来的后来,我们都到了当父亲母亲的年纪,但那又怎样,生活拦不住我们继续做自己。

我想回头望,把故事从头讲

昨晚,当属于咱爸妈那个年代的朴树再次拿着吉他站上舞台时,芭姐突然隔着漫长的时空感知到了我妈当年爱他的理由

从来都不是“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而是在少年的路上越走越远:从2003年的《生如夏花》之后,朴树用十四年给自己按了一个暂停键

不接商演,不发微博,不上综艺,不怕被忘记,早睡早起——这十几年他活得像一个光荣退休的老干部

甚至有几年,他不听歌,不写歌,不唱歌,也不碰吉他——只因为他固执地认定,自己现在没有感觉,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感觉

这一任性,又是好几年。

而新专辑《猎户星座》更是几经波折:

2010年试图开始

2014年尝试编曲

2015年远赴英国录音

2016年“彻底失去热情”

2017年“一鼓作气”却在成曲时还说自己得“学会接受不完美”

——其间,因为远去英国录音朴树差不多花完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他却依然不要赞助,进程想停就停,固执又任性

但也就是这个半生孩子气的朴树,今年5月带着《猎户星座》安安静静的重回舞台:一首《清白之年》唱尽半生坚守

此生多勉强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 低唱语焉不详

一首为电影《冈仁波齐》演唱的主题曲《No Fear In My Heart》分分钟刷爆了朋友圈

一首《好好地》里他唱“自然的像植物,天真的像动物”“我爱这快乐,孩子般快乐”沧桑里透着一如当年的干净澄澈

昨晚他在“给小孩”的舞台上唱自己,唱那些与世界不一样,却也充满希望的孩子

那一刻,我们都知道,朴树从来不用大张旗鼓地宣告回归,他只要拿着吉他站上舞台,全世界就都能听到他的声音:我回来了——不置一词,却震耳欲聋

14年过去,爱过他的女孩儿们都老去了,爱过他的男生们也长出了啤酒肚,可14年后再归来,他却让那些人的孩子们再一次地爱上了他

因为即使在这半生里,他跨过高山大海,穿过人山人海,度过了艰难又拼尽全力的每一天,却依旧能以清白之身奔赴一场少年

芭姐想说,原来世上最艰难的不是改变世界,而是坚持不被这世界改变:

让我们一起做个天真的傻子,幸福的孩子,不怕贫穷,不畏老去

故事从头讲,你依旧是少年。

赶快用起来吧!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