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奇葩”辩手蔡聪:伤残是一个人的特点而非缺陷丨暖评

原标题:“奇葩”辩手蔡聪:伤残是一个人的特点而非缺陷丨暖评

在残疾人和普通人之间,只有物理障碍,而不应该有心理障碍。

▲ 《奇葩说》视频截图

文 / 钱业

《奇葩说》的辩手蔡聪是一个盲人,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盲人。面对他,你不会想用“身残志坚”这样的陈词滥调——这样的视角依然是带着敬而远之的距离的。

蔡聪会让你想走近他,和他谈天说地。他没有一般印象中残疾人的脆弱和敏感,没有自我封闭,他心里的大门,好像一直是向这个世界敞开的。距离往往是因为缺乏沟通,蔡聪主动站了出来,承担了这个良性沟通的责任。

他要告诉世界的是“世界上不该有残疾人”。

他试图扭转大家对于残疾的刻板印象,“伤残本身只是换了一种新的活法,是一个人的特点而非一种缺陷。”对于蔡聪,这不是唱反调,或者唱高调,他用自己的精彩告诉世界:跳出固有思维模式,这的确是一种可能。

▲ 生活中的蔡聪。图片来源于新京报

很多人被他吸引,是从他的一段7分钟演讲开始的。在这段演讲里,他用很快的语速、清晰的咬字、恰到好处的幽默、堪比TED典范的演讲技巧讲述了自己的人生:

10岁那年,他因为药物副作用几近失明,他被医生宣布:完蛋了。他还不忘幽默一下:“这么漂亮一男孩可惜了,这辈子完蛋了”。半年休学的绝望后,他重新回到了学校,一不小心考了个第一,他说自己又变成了“别人家孩子的平方”。只是老师的夸奖,让他会觉得有点不对劲:“蔡聪都这样了学习还这么好,你们一个个有手有脚眼睛还好,不觉得惭愧吗?”不能参加高考的他,上了唯一接受盲人的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按摩专业。老师告诉他们:“不要有其他不切实际的想法。”

他没有顺从,而是思考:“为什么盲人只能做按摩?”他在北京按摩医院实习了一年,会讲段子会逗闷子,按摩手法也好,很招客户喜欢。有一天,他坐在店里等客人,风扇呼呼转,有一秒钟他突然像醒了过来,觉得太虚无了。于是他选择了不走社会为盲人规划的唯一的路。他参加了“一加一残障公益项目”,从广播节目制作开始,现在已经成为了项目合伙人。

▲ 生活中的蔡聪。图片来源于新京报

顺利成为《奇葩说》辩手之后,蔡聪给自己配了副眼镜,这让他看起来只是个近视的普通年轻人而已,萌萌的,从眼镜框里看进去,他的眼睛是有神的。快乐和自信从他的眼镜框里和语气里往外冒。看得出来,他特别享受这个节目、享受表达。

也看得出来,他热切地拥抱着这个世界。蔡聪很会借用新的科技手段,例如siri这样的语音识别系统。这让他成为了微博活跃用户,他的微博里会有一些显而易见的谐音错误,这反倒成了他和网友们调侃的梗。他也热衷阅读。在少年时代,就在小伙伴的帮助下读完《百年孤独》、《金赛性学报告》等书籍,更不用提现在有了更便捷的工具。

▲ 生活中的蔡聪。图片来源于新京报

我甚至觉得他超越了阿尔·帕西诺在《闻香识女人》中饰演的弗兰克·史雷德中校这个著名的盲人角色。弗兰克·史雷德中校一方面是极度热爱生活的,他对于味道极其敏锐,他熟稔地通过香水味辨识着女人的风韵;他坚持穿着意大利裁缝定制的三件套去纽约最好的餐厅,他和小黑裙女郎的一曲探戈惊艳了时光。他比任何人都会享受生活。但另一方面他又是极度灰暗的,他暴躁、仇视,他从内心里无法和黑暗共处,他准备享受完最后的晚餐就拿着枪对准自己,投入彻底的黑暗。

蔡聪和史雷德中校都是后天失明的人,在面对世界之前,他们势必有一场跟自己的激烈斗争。在这一场战争里,蔡聪赢了。他经历过绝望,但最终他从绝望里生出了极为通透的人生态度。

“如果当初在我遇到残障这件事情的时候,周围的环境不是告诉我,你完蛋了,而是告诉我,其实你的人生只是换了一种新的活法,如果更多的和残障有关的家庭,他们在遇到残障的时候,能够知道这些的话,那么他们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呢。”

蔡聪想要告诉别人的是,在残疾人和普通人之间,只有物理障碍,而不应该有心理障碍。

社会给残疾人应该提供的是更健全的便利服务体系,让他们能够自由生长——他们需要的只是多一些的辅助工具,仅此而已。他们不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群体,而是一个个会闪光的人。

蔡聪想把所有的盲人带出黑暗。为什么上《奇葩说》呢,蔡聪说,盲人想做普通人,就是奇葩。他愿意做这样一朵奇葩。

我们的社会应该像大海一样不是吗,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像一滴水一样融入进去的。毕竟一滴水和一滴水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同。

编辑:新吾 实习生:纯洁 吴敏 校对:王心

本文为新京报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