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AT”相继拜会铁总:当互联网遇上高铁网,铁路混改要怎么玩?

原标题:“AT”相继拜会铁总:当互联网遇上高铁网,铁路混改要怎么玩?

“人民网五评王者荣耀后马化腾登门做客,吃瓜群众都懵了。”然而,如果你认为小马哥的北京之行只是来灭火的,或许你就太天真了。

因为,就在同一天上午,马化腾还拜会了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陆东福,就深化路企合作举行会谈。会谈前,马化腾应邀作了《关于智慧铁路创新和实践的思考 数字经济时代的双网融合》的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两个月前的5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同样带队到访铁总,就深化路企国际国内合作举行了会谈。

无论是阿里还是腾讯,在与铁总会谈时都提到了高铁网与互联网的“双网融合”。陆东福也表示,铁总正探索推进优质资产资本化、股权化、证券化,欢迎阿里及腾讯积极参与铁路混改。

前脚谈合作 后脚上线高铁微信点餐

小编先来划下会谈重点:

在会见马化腾时,陆东福指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发达的高速铁路网,腾讯公司是处于世界前列的互联网公司,推进高铁网与互联网双网融合,既是时代发展、科技进步的必然趋势,也是双方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战略选择。

陆东福表示,要立足当前,进一步抓好既有合作项目的完善和推进落实,共同为广大旅客提供更多服务平台和服务内容,巩固发展双方的合作水平;同时,要着眼长远,研究发挥各自优势,尤其在智慧铁路、无现金出行、“刷脸” 进站等方面积极探索,为人民群众创造多样化、个性化的旅行生活。

马化腾回应称,腾讯公司将以开放的心态,积极主动适应铁路需求,调集优秀团队力量,有针对性地开展技术研发,支持铁路服务更加智能化、便捷化,推动高铁网和互联网 “双网融合”,助力打造智慧铁路。

小马哥前脚刚离开铁总,后脚腾讯就宣布:7月17日起,乘客乘坐G、D字头的动车组列车,可提前在铁路12306官方平台上用微信支付完成订餐。

据了解,在列车出发两小时前,旅客可以通过12306网站或者APP进行微信支付点餐。目前,覆盖全国的27个高铁客运站作为首批试点供餐站同步上线餐食派送服务,超过百家餐饮品牌可供乘客选择。

阿里与铁总合作渊源更久

如果在阿里与腾讯之间看的话,阿里与铁总合作的历史或许要更早一点。比较常见的,例如,通过12306网站或者APP订票时,均有支付宝支付这一选项;然而,影响更大的一项合作或许是阿里云为12306网站提供的技术支持。

此前,由于节假日抢票人群过于拥挤,12306网站经常瘫痪的情况饱受诟病。铁总联手阿里云后,借助其云计算技术,分担12306网站占比90%以上服务量的车票查询环节,大大减轻了网站访问压力,同时提高了网民购票查询几率;据了解,这项合作始于2015年初。

而在今年5月份的会见上,陆东福表示,希望在巩固支付宝应用、实名信息核验服务以及车站导航等方面合作的基础上,以战略眼光拓展更为广阔的合作平台,在高铁快运、国际物流、电子支付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等领域深化合作,各显其长,充分利用和整合各自优势资源,有效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效益。

同时,陆东福也提到了,要实现高铁网与互联网“双网融合”,全力打造智慧铁路,让高铁成为享受出行、旅游、购物、休闲等于一体的综合服务载体,让高铁生活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让百姓更好地享受高铁成果,有更多的获得感。

马云回应称,阿里将着眼于高铁网与互联网“双网融合”,研究推进高铁电子商务服务试点,共同创造高铁移动生活便利;做好“一带一路”中欧班列境外货源组织和市场开拓工作,实现双方的互利共赢。

铁路混改等资本合作并不容易

记者注意到,无论是与腾讯或者阿里会谈,陆东福都提到,希望在混合所有制等资本层面开展合作。

例如,在会见马化腾时,陆东福表示,铁路总公司正在探索推进优质资产资本化、股权化、证券化,欢迎腾讯公司参与铁路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进一步放大高铁的溢出效应;在会见马云时,陆东福更是着力推介了高铁的溢出效应,“中国高铁已成网运营,高铁运营产生的现金流丰沛,服务品质不断提升,持续发展能力非常强劲,带动溢出效应十分明显。”

“纯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已经走到尽头,再靠虚拟的业务很难再有增长空间,想要增长一定要做业务延伸。”独立TMT分析师付亮向记者表示,这是互联网公司选择和铁总等传统企业合作的重要原因,同时也为互联网公司的业务带来了更多的应用场景。“目前看来,腾讯、阿里战略延伸的成效还是比较明显的。”

“对于铁总而言,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也是一个转变。以前铁总的思路是能提供什么就提供什么,现在是收到消费者越来越多的新的需求,比如旅客对列车餐食有意见,铁总也会引入一系列的解决方式。”付亮向记者表示。

不过,从目前的进展来看,铁总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还是更多地限于业务层面,而对于市场而言,更期待双方能在资本、股权上展开合作。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副所长王东明向记者表示,虽然明确了铁路混改的大方向,但如果没有操作框架,很难将混改推进下去,特别是不对铁路的收费、清算以及管理机制体制进行改革的话,民营企业是否愿意进入铁路领域就要打一个问号。

“按道理来讲,铁路的产权是可以明晰的,比如一条铁路修建过程中,各方投入了多少,其股权是可以计算出来的。但由于铁路是统一调度、统一运营、统一清算的机制,很难将每一条铁路的具体情况完全分开。”王东明告诉记者,在大一统的机制下,民营企业想要参与铁路建设等项目,需要自担风险,但是盈利却没有固定预期。

另一种情况下,如果让民营企业投入资本参与进来,铁路部门承诺给予固定的回报,这同样偏离了铁路混改的初衷。“固定回报的情况就相当于民营企业把钱存到了银行,对于铁路而言就是一种较高成本的融资而已。”王东明说。

在付亮看来,互联网公司比较忌讳进入重资产的行业,比如房地产、铁路建设等。“互联网公司更多是轻资产模式,希望用少量的资金撬动百倍千倍的资金。当互联网企业寻求和实体结合的时候,更倾向于利用互联网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而不是说要投入多少钱。”

虽然铁总在年初的工作会议上提出开展资产资本化经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等举措,但由此看来,铁路混改要走的路依然很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