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Hi话题」影像上海创始人Scott Gray 中国会成为未来最大的影像市场

原标题:「Hi话题」影像上海创始人Scott Gray 中国会成为未来最大的影像市场

Scott Gray(世界摄影组织CEO、影像艺术博览会创始人)

不久前,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Shanghai)完成了今年夏天的亚洲七城巡回预热活动,并提前公布了“在场”“焦点”等新板块的内容。相比往年的目的地,今年新增了武汉、台北、东京等城市,覆盖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日本。作为中国唯一专注于艺术影像的博览会,第四届“影像上海”将于9月7日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预展,开放至9月10日。而早在今年初,首届“影像旧金山”在大洋彼岸落地。据创始人Scott Gray介绍,“影像上海”步入第四个年头,对参展画廊数量有着精确的控制,同时公共项目占了博览会全部体量的一半,这一举措将更有助于培养市场和观众。

Hi艺术=Hi Scott Gray=Scott

公共项目培养市场和观众

Hi:从第一届开始到今年,“影像上海”参展画廊的数量有上升的趋势吗?

Scott:每届的画廊数量都差不多,但我们的其他内容一直在增加,比如说现在的公共项目已经达到了博览会体量的一半,也就是说这一半我们都用来做公共项目,比如今年的“在场”、“洞见”以及“焦点”板块,这也是非常有助于培养市场和观众的部分。

2016年9月,第三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James Ambrose)

Hi:所以说参展画廊的数量是有意要维持一定的体量吗?

Scott:对,我们希望把它做成一个更精心策划的、定制的博览会。既然专注于影像艺术,我们那就做得更专一,不像其他如香港等大型博览会,它们的参展画廊可能有近200家,而且涉及油画、装置或雕塑等很多门类。所以如果只做影像,我们希望大家看完之后能有一个比较好的感受,因为影像市场的体量是固定的,如果有太多画廊,难免会出现艺术家或作品的重合。

Hi:从过去三届的销售情况来看,“影像上海”的市场走向怎样的?

Scott: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增长的趋势,从四年前开始做这个博览会,到现在已经有更多的人开始购买影像作品。在博览会之外,影像市场也在变化,更多的画廊和摄影中心在做这类展览;而在博览会内部,也有更多的人去挖掘一些更新的、更不一样的摄影作品,所以总体来看整个影像艺术市场都在向好发展。

本届影像上海“在场”板块,BIRDHEAD《Welcome to Birdhead World Again》 2016 ©ShanghART

本届影像上海“在场”板块,OLIVER HERRING 《Photogarments》 ©OCAT Xi'an

本届影像上海“在场”板块,张洹《Family Tree》2015 ©Pace Gallery

积极与潜在藏家建立关系网络

Hi:藏家的国内国际的比例是怎样的?如何去吸引新的藏家?

Scott:买家和藏家仍以中国的居多,但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上海及周边地区,从中国各地来的藏家更多;我们也在不断拓展整个亚太地区,比如香港、台北和日韩,都会有藏家飞过来看。建立关系网络对培养新藏家非常重要,像我们这次七城路演的宣传活动主动跟各个城市的合作伙伴联系,希望向当地的潜在藏家介绍摄影收藏的价值;以及通过“在场”项目与更多的机构接触,拓展私人藏家和机构收藏的渠道。

Hi:作为当代艺术一个较为小众的门类,目前影像艺术在中国有真正的市场吗?

Scott:影像艺术在中国肯定是有市场的,而且以后会变成最大的市场,只是它现在还处于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我们希望把整个博览会做得更当代,因为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市场就非常大,如果将影像艺术融入其中,也会达到一个很大市场体量。它是当代艺术比较特别的门类,在自己的环境中会更容易被注意到,所以我们建立这个专门致力于影像艺术的平台。其实很多当代艺术画廊的艺术家也在用影像媒介来做作品,所以影像艺术很自然地与当代艺术相融。

杨泳梁《Endless Streams》2017 ©Mathew Liu Fine Arts (Shanghai)

陈维《Lost Hotel》2016 ©ShanghArt Gallry (Shanghai, Beijing, Singapore)

Roman Signer《Install Shanghai》 © Galeries Stephan Witschi (Zurich)

Hi:过去三年观众量是怎样的?在今天人人都会摄影的时代,“影像上海”在大众和专业之间如何平衡?

Scott:第一届吸引了40000人次的观众,前年和去年的观众分别为25000和27000。前两届我们给专业观众VIP预展的时间只有一天,从去年开始把两天设为邀请制,两天设为公众日。区别于以前,这样就可以让更多的藏家和潜在藏家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来观展并考虑购置藏品。第一天是藏家日,给他们第一时间进行预览,第二天再去接触更多的品牌客户以及公司客户,我们非常希望将其发展为藏家。同时我们也十分注重观众的教育和培养,所以也有两天公众开放的时间。

Hi:随着影像与行为、装置等艺术之间界限的模糊,影像艺术的面貌是否变得更加丰富?

Scott:对,更加多样化。现在影像跟其他媒介的艺术互融和交叉肯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今年也提出要做“在场”的项目,它的目的就是让更多的艺术机构和画廊展出一些比较实验和前沿的作品,这些作品是以影像为基准的,可能是行为(比如说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的项目会研究整个行为艺术跟影像作品之间的关系),也可能是其他任何形式。但是如果让画廊在自己的展位上来做的话,可能商业的风险就会很大,“在场”项目就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

彭韫《Summer of Xiao Duo's 1-09》2009 © Vanguard Gallery (Shanghai)

WON Seoung-Won《My Age of Seven - Paper Airplane Looking For Mom2010 ©Museum of Photography, Seoul

Jeff Brouws FPH grid, Daly City, CA 1991 © Robert Mann Gallery (San Francisco)

国际化与本土化之间的平衡

Hi:今年初举办的首届影像旧金山博览会,在体量和市场上与上海相比有哪些差异?

Scott:旧金山和上海的藏家群体和市场环境有很大不同,作为美国西海岸的城市,旧金山的影像市场已经十分成熟,而在中国这样一个新兴市场,有很多地方都需要提升和改进,但相同的是这两个博览会的调性以及大概的呈现方式。在旧金山,我们更能做出一些实验性强、风险更大的事情,来看它们的反应和效果,并进行更深入的探索;但在上海,开始的时候我们就选择了相对保守的方式作为市场切入点。当然随着这四年的发展,也有很大的变化,在中国很多事情都发展得很快。

HARRY CALLAHAN, Chicago 1951. © Robert Mann Gallery (New York)

LILLIAN BASSMAN《Tunic Suit, Sunny Harnett (suit by Charles James)》1955 © CAMERA WORK (Berlin) and Lillian Bassman Estate

Marc Riboud《A street in Beijing as seen from inside an antique dealer's shop》, CHINA 1965 © Magnum (London)

Hi:两个博览会之间有怎样的联系?在国际化与本土化之间如何平衡?

Scott:“影像上海”的国际化,体现在我们的参展画廊以及很多特别项目都是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机构和艺术家。除了欧美画廊,我们也会保证有中国的画廊、关注中国艺术家,在国际化和本土化之间找到一个平衡。我们希望可以更多地介绍一些国外艺术家,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优势。

另外,由于两个博览会的关系,我们也会把中国艺术家带到旧金山,让那边的藏家和观众多了解一些他们没有见过的面孔。像去年“影像上海”的王宁德,我们把他带到旧金山,之后被纽约的一个画廊看中并代理他的作品。所以我们希望提供这样一个平台,让国际藏家和画廊认识更多的中国艺术家及其作品。

2016年“影像上海”展场入口王宁德个展“无名”

2017年初,首届影像旧金山艺术博览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