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姑娘,别怕给自己明码标价

原标题:姑娘,别怕给自己明码标价

一旦想清楚这些,把自己当作真正的商品,我们就能生活得更有尊严。

1

前段时间《东京女子图鉴》很火。女主角绫从小就梦想:能有一个又有钱长得又帅的男朋友,进出总是预约不上的高档餐厅,再戴上价值不菲的钻戒经历盛大豪华的婚礼。

为了得到这样的圆满人生,她从秋田县坐了14小时51分钟的火车,去东京打拼,从年薪276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7万元)开始,十年,成长为GUCCI日本总公司的中层领导,年薪6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7万)。

这本来是个非常励志的故事,相当于中国一个从三线小城的二流大学毕业的女生,奔赴北上广打拼十年后,买房买车成为人生赢家

但奇怪的是,励志型女主角凌,被相当一部分观众认为,既贪婪,又虚荣,还肤浅。举几个例子。

绫有很相爱的男朋友,每天下班等自己一起回家,煮点清粥小菜聊点时评八卦,绫却觉得这种幸福不值得珍惜,来东京就是为了见识更好乃至最好的生活。所以在一个发现纯棉内裤起了毛边的早上,她决定甩掉初恋男友,换上精致的蕾丝套装内衣,全副武装去钓个金龟婿。

又因为听说能在30岁之前去米其林餐厅约会的,就是好女人、高档女人,绫在无比接近目标的一天,透支了一个月工资买了条上等的裙子,只为能配上这个充满高级词汇的夜晚。

被富二代男友抛弃后,为了继续维持高昂的生活成本,绫决定给一家高档和服店的老板做情人,并且盘算上位,真正进入上流社会。但在大叔将她弃之如敝履时,她打电话给大叔的妻子,想要撕破脸,最后一搏获取地位。这小三做的,真是不规矩又不体面。

但同时,十分了解男性社会的游戏规则并且想要迎合的绫,又想成为一个独立女性。

她想钓到钻石王老五,又不想完全在对方身边当陪衬,所以会被富二代甩掉。她既渴望稳定的婚姻,又没有办法容忍丈夫对女性必须生儿育女,所以只能离婚。

就是这种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纠结感,让包括我在内的另一部分观众,对绫这个人物,充满兴趣

大概因为我们和绫一样,都是在男权社会长大的普通女生。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说女生要有女生的样子,贤良淑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不然嫁不出去;被教育不要过早交出自己的身体,否则以后的伴侣会不那么珍惜自己;还被教育不要轻易离婚,离婚之后就变二手了卖不上好价钱很是可惜。

但同时,又有相当一部分女性和绫一样,有机会去了更大的城市打拼,获得经济独立,和男性玩一场全新的两性游戏。

麻烦就来了——在新的游戏规则没有确立之前,还要不要迎合老的游戏规则?

更直接地说,在这个男性普遍认为女性是服务者是第二性,是可消费也可贬值的商品的社会,我们女性应该怎么看待自己?

我觉得这个逻辑可以先反着想——如果我们不把自己当商品,那当什么? 一个带着理想主义光环的赠品吗?

2

我还真有把自己当赠品的经历。

20岁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个比我大22岁的男人。结婚时,最常见的桥段就来了,我妈说,你要嫁给一个大你22岁的男人,一定要让对方给你买车买房写好你的名字,他有原来的家庭还有前妻孩子,你不把握好这个尺度,不提前拿到利益,就很有可能在这段婚姻里面受欺负。

我不仅没听,还把我妈拉黑了。

我才不是商品啊,喜欢就在一起,提钱干什么?再说他怎么可能欺负我呢?还没有结婚他就给我一年六万的生活补贴,免得我为家里花钱会舍不得。这种男人不嫁还等什么?

我们结婚了,度过了非常和谐的前三年,每天我都变着花样做好吃的,每天晚上他回家都能看见一个在厨房忙碌的令人安心的身影,我也很享受这种全职太太的生活。

第四年,发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的兴趣爱好突然从家庭生活转向了职场,对挣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我开始早出晚归,不再只是关心每天的菜做得好吃,丈夫满不满意,而是跃跃欲试,想要在更大的世界里验证自己究竟有多大本事。

我默认着,如果对方爱自己,一定会和自己一起去尝试新生活,迎接新的挑战。

但如果世界就是自己“默认”和“以为”的样子,就不会有那么多矛盾。直观来说,前夫急了。

好几次在没有准时吃上饭后他暴跳如雷,说你怎么能不把家务做完就工作去了呢?我每年给了你六万生活补贴,你要是出去工作,把钱还给我,我还不如花这个钱去请个专职保姆。

听出来没,即使我没有把自己当做商品,对方也早为我做了整套商品价值评估。而他真正娶我的原因,也并不是有多爱我,而是我符合他的生活需求,在生活上我不仅是个高级保姆,还可以滚床单、陪他出席各种需要“老婆”这个装饰品存在的聚会。

为了获得我这个多功能产品,他的开价为——六万。

可他一开始并没有跟我说清楚,这六万是给我做家务的报酬,而是换了一种圆滑的说法:家庭生活补贴。也就是说,这六万我应该大部分是要拿来给家里用的,如果有剩的才是我自己的。

等同于,在他的计价系统里自己娶了个老婆,除去每年给家里花的钱,这老婆的实际花销只是2万左右甚至更少。

但我没能跟上这个逻辑,也是,一个一开始就没把自己当商品的人怎么会这么去算账而且算这么精明呢?所以我当了三年的免费劳动力。

而在我终于意识到他怎么理解我们的关系之后,在意识到自己的商品价值之后,提出了另一种解决方法——不出去工作也可以,那你给我加工资,北上广我这种不是很丑还有点生活情趣的保姆,怎么也得5000一个月吧?那我要正规工资6万,买菜买东西单算,节假日我还要假期,过年过节得有奖金。

对方又急了,指着我的鼻子骂——王嫣芸,你就是喜欢钱,你们女人就是贱,都只想要钱。

有没有觉得这很不厚道?明明是他打心里把我当成商品、并且非常明确我的价值,却在我用这种价值正常议价的时候,跟我扯道德,说我既然爱他就不应该谈钱,就应该做免费劳动力,谈钱就是不要脸。

到底谁不要脸?

也就是那一瞬间,我深刻感受到,男权社会的一大标志,就是他们可以把女性当商品,但不允许女性议价,更恶毒的是,他们试图将所有明码标价的女性归类为婊子。

为什么?

因为一旦女性意识到自己是有价值的,两性就真的接近平等了。

3

一个认定自己有价的女性,如果是要做全职太太,一定会计算成本,让对方把这比钱加在彩礼里或者是变成家庭共有财产,共同获利,财产均分。

那样,就不是这个男人在养这个女人,而是这个男人用金钱买来了同等价值的劳动力。谁都不亏欠谁,都有谈判的底气。

而当女性的生育和持家等属性不再被当成天性,而是被当做不可多得的商品的时候,就不会再出现,女性一旦人老珠黄就被丈夫抛弃的惨案。

既然是商品,你觉得我不符合你的需求,我们就照过去为家庭付出的劳动来分钱,谁付出更多就分到更多。

遇到第三者,女方也不必跟男方纠缠还去打什么小三,保存体力和自己的商品逼格才是更重要的事情。既然是做生意,对方想换个合伙人就换嘛,我们拿到自己应得的就行了,离婚可以当做项目来操作。

这样做看起来很现实,一点都不近人情。但感情是感情,爱可以无价,劳动必须有价。

只有这样,离婚的时候我们才可以不用说:我生儿育女很不容易,求求你看在过去的情面上不要抛弃我。

而是说:我爱你,所以和你一起生孩子,但养育孩子是两个人的责任,我付出的不少,所以现在离开,我要我应得的、为家庭付出过的那份。

看到没有,一旦想清楚这些,把自己当做真正的商品,我们就能生活得更有尊严。

不仅如此,只有把自己作为商品对待,女性才真正有可能,把自己卖给家庭男人之外,卖给事业,卖给自己。

比如说我,离婚之后,我告诉自己,我的每一分钟都是有价的,我的每一份付出都必须是有回报的。

第一个月我同时签下两个剧本和一个火锅店的VI设计,不管跨领域还是跨能力,只要能挣钱,有些技能现学都愿意。

而那个月,每天至少工作13个小时,换来的是6万元的月收入,不多不少,正好是之前一年的生活费。

离婚一年纪念日时,我算了一笔账,过去一年,我收入了107万。

于是我明白,这就是我把自己卖给事业之后的价格,这就是我真正的价格。

如果有人再让我当全职太太牺牲未来,我会跟他要107万作为年薪。

把自己卖给婚姻还是卖给事业,是一笔很鲜明的账,只有每一笔都算清楚了,作为女性,我们才有真正的自由,去选择是要做职业太太还是做职场精英。

人生就是一场接一场的生意,搞清楚这个,就离幸福和满足很近。

4

再回去看看那个算得倍儿清楚的绫,她反而在最后变成了一个不那么有悲剧色彩的女性——她没有成为一个被圈养在家且得不到尊重的小女人,只把自己定位为母亲并不断拿孩子来炫耀的无聊主妇,而是在不断追逐物质和把自己商品化的过程中,拥有了在这世间独立行走的能力。

这,才是对于一个女性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说姑娘,请在最开始就亮明你的价格,请不断给自己更好的教育机会和职业机会去增加自己的价格。

如果你是钻石,你的无价只能因为实在太贵,而不是可以免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