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努力努力再努力!你不成功就是因为你不够努力吗?

原标题:努力努力再努力!你不成功就是因为你不够努力吗?

努力,其实也只是一种神话。

努力的神话

城乡差异如何弥合?努力!

贫富差距如何缩短?努力!

阶级区隔如何消除?努力!

此前,北京市文科状元熊轩昂对高考的一番议论又将高考的公平性这一热门话题提上议程。他以高考制度的参与者与优胜者直接戳破了高考制度下努力的神话。为什么寒门再难出贵子,为什么从世界顶尖大学到国内一流大学,城乡比例,阶级比例差别如此之大?难道是出身底层的学子不努力了吗?答案很明显,拥有同等的竞争机会并不说明拥有同等的起跑线,努力的神话无法消弭阶级带来的起点的差异。

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曾经提及“努力是道德缺失的根源”(effort as the basis of moraldesert)。其激进的观点在现代社会越发值得深思。

努力是现代神话,可以填补任何社会差距,掩盖所有的社会不公,它所指涉、召唤、质询的主体只有一个,那就是弱者。它成功地将谴责移置向弱者,从历史向度祖辈的懒惰到现代社会自身努力程度的缺乏;它援引寒门贵子的先例,旁敲侧击“努力”能够抹平阶级的区隔。它最大的威力不在于成为上层阶级推脱社会不公的说辞,而在于,它成功接合到民众向上流动的意愿里,成为完全主观化的产物。因此,你不成功就是因为你不够努力。

话语的转译:互联网可以抚平教育不公吗?

马尔库塞曾在《单向度的人》一书中描绘了资产阶级精明的话语转译法。工人对工作环境的抱怨,可以被转译成工人们自身行为的缺陷,缺少基本的卫生素养,因此制定规约限制工人行动;对稀薄工资的控诉可以被转译成个体的个别状况,是个别工人妻子生病或生活预算有问题,因此对他的救济反而成为一种恩赐。

高考和互联网所引导的话语在现代社会掩盖了潜藏着的不公,着力转译着二者所创造的公平话语。

高考,“中国阶级流动的唯一道路”其背后的逻辑质问了“唯一性”,强调了实现向上流动的其他道路的阻隔;然而,在话语的转译下却成了底层群众与阶级固化斗争的武器,强调了平等地竞争性;互联网,被许多教育专家声称为抚平教育不公的利器,企图用其一劳永逸地挑战社会不公的根源,然而,其成就的假想消灭了前提。

中国互联网普及率的城乡差异,互联网所带来的资源共享是建立在拥有一定的互联网素养之上的,这种素养明显与经济资本与知识资本相关。信息公平的面向我们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公平地获得信息。信息在浩瀚的互联网中平等地向所有人开放,但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资源所在的位置,获得的方法,甚至不知道资源的存在。相反,却有可能陷入难以言说的信息焦虑中。

高考不同起点的公平竞争同马尔库塞笔下“无害的反射性物质”一样充满了话语的荒谬性。

反抗的非法:外貌也是一种区隔

古有陈胜和吴广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质疑阶级区隔的合法性,如今,“王侯将相都有种乎”,那底层民众反抗、否定的基础又是什么?难道还是一味在努力的向度无休止的纠缠?

如果将成功归因于三个元素,可以分为出身、运气(自然选择)、努力。在上层阶级占领了出身与努力两个方向的优势之后,我们还可怖地发现资本甚至悄然入侵了自然领域。

智力具有一种偶然性,是一种自然选择,然而,美国研究者金伯利 诺布尔在却发现贫穷能够影响大脑的发育。SES(social economic status)与大脑功能具有相关性,大脑早熟使脑皮层厚度变小。另外一项欧洲研究者对印度蔗糖农民在有钱与没钱时智力测试中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前者高于后者。

外形具有一种自然选择性,贫富应该不会影响一个人的外貌形态(人们审美标准在一定时间内具有相对稳定性。)然而,当《变形记》中城市与农村主人公的同框时却让我惊诧并不住质疑外貌背后的隐含的阶级区隔。先不说后天的营养补充与气质体态的培养对个人魅力的直接影响。当一个社会中经济方面的精英分子不断与外貌上的优越者相结合(正如现在普遍的明星+富豪式婚姻),优势基因涌向一级,有才有颜又有钱的不断出现究竟会导致怎样的状况。难道弱者就只能遵循达尔文冰冷的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被社会淘汰?还是会像《黑镜》中描述的一样,携带“坏基因”的底层“怪物”只能被警察所“猎杀”?

“所谓阶级差别的平等化显示出了它的意识形态功能”(工人与老板享有同等的需要和满足。)现代社会,高考与互联网在教育领域所做的尝试也越发凸显出这一方面。

本文为北大新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小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