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冰火》死了那么多人,是不是因为科学跟不上?

原标题:《冰火》死了那么多人,是不是因为科学跟不上?

编者按

宗教和魔法的各种纷争,让《冰与火之歌》中的维斯特洛大陆一直处于血腥混乱、频频死人的境地。按照原著,维斯特洛的历史比人类要长得多,可为什么在那个世界,文明进步、理论创新和哲学都发展得那么慢?

当这场权力的游戏最终结束,新的真正的文明将会替代它吗?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出现于原著《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里有这么一个镜头:瓦里斯为了让提利昂·兰尼斯特不再消沉,请他幻想一个不再有弱肉强食、永无休止的政治阴谋和血海深仇的世界。

先不提工于心计的瓦里斯是否只是高谈阔论,他的这一举动让人疑惑:难道《冰与火之歌》只讲述了一段发生在摧毁封建专制和建立民主制度之间的,漫长而血腥的岁月吗?这种民主就是所有的社会阶层都发出一种声音,所有的贵族和各路宗教流派都终将服从法治吗?

换句话说,权力的游戏终将结束,新的真正的文明将会替代它吗?

一切可以归结为一个更简单的问题:为什么维斯特洛大陆始终处于如此混乱的境地?小说中,维斯特洛有记载的历史已经可以追溯至1万年以前,比人类的历史要长得多。但在冰火世界,文明进步、理论创新和哲学等方面的发展都非常缓慢,这是为什么?

跟人类历史对应起来的话,维斯特洛大陆(及其周边国家和岛屿)可以说一直停滞在中世纪的欧亚大陆时期,大部分居民过着简朴穷困的农耕生活,缺乏知识,跟上层社会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对政府的作为一无所知,也没有任何发言权。

“凛冬将至”这句史塔克家族的族语,也意味着“这么多穷苦的人,会在冬天来临之时挨饿而死”。

维斯特洛大陆的最常见的政治制度是世袭君主制,但背后潜藏着巨大的危机,各贵族头领分割了王国的疆域,家族内部也时常发生着颠覆阴谋。

尽管有“学城”这样的地方,上层社会接受教育,也有机会研究各种政治与历史。但他们很少会去真正运用科学理论,维斯特洛大陆缺乏创新和技术。外来移民前来定居时,只会被这里的宏伟建筑——城堡所震撼到,除此之外就没了。从服装到药品到再出行方式,几乎都很落后。

维斯特洛的军事技术也非常原始,尽管战争频发,但没有人发明毒气、热气球、潜水器、装甲车、大炮……人们都醉心于相互厮杀,把人剁成碎片,似乎这才是有效的杀戮手段。

这种缓慢的发展里,你能看到维斯特洛大陆上文化的落后和社会风气的倒退。无能的男性统治者、官宦和宗教领袖,导致许多强大的女性统治者相继出现,比如荆棘女王奥莲娜·蕾德温和“龙妈”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更可怕的是,外国人、残疾人、太监、私生子、甚至表现出同性恋倾向的人,都以某种方式被边缘化。

可以说,上帝已经抛弃了这个地方,但宗教仍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把权力当成了控制人民的工具,血腥暴力司空见惯。即使有历史书,但却几乎没人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当维斯特洛迫切需要文明进步的时候,文明自己却阻挡着这一切。这不是靠一个英明的国王和勇敢的骑士,就能努力消除内乱维护和平的世界。人们恪守传统,死守诸如所谓的“修士”“忠孝”等准则,才是问题关键所在,但大多数角色意识不到这一点。

像“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公爵这样看得透彻的人,才能在混乱中取得胜利。在S03E06里,小指头说:“混乱不是陷阱,它是把梯子。许多人试图爬这把梯子,失败了却再也不去尝试。失败打倒了他们。一些人得到了爬梯子的机会,但却被他们拒绝。他们依赖于王国,或神灵或爱情。那是幻想!这里只有梯子是真的,爬上去才能拥有一切。”

这样的主题使“冰与火之歌”又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这道题同样在小说《守望者》里出现过。这个故事的“英雄们”沉湎于无尽的战争和毁灭世界(有些是无意的,另一些是故意的),而不是去拯救世界。而且,人们需要的只是危难时候帮助自己的英雄,危机过后恢复正轨时,对英雄的崇拜却转变为对力量的恐惧。

随着《冰与火之歌》的故事逐渐接近尾声,圣战很快就要爆发(严格来说,应该是打着各自神明的旗帜的政治战争),宗教纷争、魔法和信仰等问题将成为冲突的首要矛盾。麻雀们(自称为“麻雀”的虔诚平民教徒们)蜂拥进入君临城;光之王在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法庭打败了七神信仰教会(安达尔人的征服战争成为维斯特洛最主要的教派);在弥林城鹰身女妖之子发起恐怖袭击来反抗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海神教派怂恿着铁民去开创新的命运;北方的旧神(大陆旧的宗教)和白鬼(一种来自塞北永冬之地的神秘恶毒生物)也在鼓动着战争……

圣经学者大卫·G·加伯最近的一篇文章提出,《冰火》中预兆,神谕,预言有着至关重要的地位。在这部传奇中,信仰的力量,魔术的奇观,以及迷信的吸引力几乎推动着其它次要情节的发展。

作者乔治·R·R·马丁曾表示,他是“一个不够虔诚的天主教徒”,正是这段经历影响了整个冰火系列背景架构的形成过程。

2011年的圣迭戈漫展上,有人问道:冰火中有有几个竞争激烈的教派,在这个充满魔力的世界里,宗教会不会也只是披上了神话的外衣的魔法而已?

马丁却没有明确回答:“读者当然可以猜测这些教派、教义的可信度,但这些教派中是否有谁就比其他人更真实?对比一下我们所处的现实世界吧。这个世界里也有好多教派,他们中真的有更为真实的吗?不管别人怎么祈祷,我都不会让‘天降救星’这种套路影响剧情发展。宗教和各式魔法之间的关系,就让读者自己思考解读吧。”

尽管马丁不会明说魔法和宗教的关系。但小说中的魔法看起来是真的,至少比现在世界上所看到的任何“魔法”要真实得多:梅丽珊卓真的能预告未来、伯里奇·多达利昂真的能起死回生、北方的食虫人也真的要来了……被狂热鼓吹的魔法,正是所有力量中最强大的,强大到足以阻止维斯特洛大陆进化到功能健全的社会。

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是把罔顾真实世界的陈旧迷信彻底扭转。细菌理论取代了体液说、魔鬼和诅咒;地球从平面转变到立体圆球,再之后更是打破了地球是宇宙中心的千古谬误;进化论取代上帝创造论;现代社会科学击败了鼓吹种族优越论的骗术。

换句话说,科学的出现削弱了自封的权威。科学家成了神权的颠覆者,就像那个小男孩大喊皇帝没有穿衣服一样。但在马丁的世界里,那个小男孩会被打的很惨。但是,维斯特洛大陆恰恰相反,理性的无神论者们通常都被神的变幻莫测所打败。

在我们的世界里,许多颇具影响力的信仰之所以被宗教摒弃,不是因为被揭露出了什么丑恶,或圣经中有什么启示,而是理性的探究揭示了无可争辩的真事实。比如很多传统教条在暗示着同性恋者会使社会没落,他们没有资格做为人师表的老师,不能得到合法的恋爱关系。而反对这些主张的证据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这就是为什么最终很多人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可是在维斯特洛大陆,科学和理性能成长的空间仍然不多。即使是理性获胜、宗教失败,修士和女巫们仍宣布:他们只是误解了神的旨意。或者,像阿尔伯特·加缪的《瘟疫》里所写的,牧师和宗教领袖指责人们被罪恶蒙蔽了,会遭到上天诅咒。有时他们甚至想出一种新的魔法来对所有人进行统治。

把宗教摧毁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吗?在维斯特洛大陆,敢于推翻宗教的人得到的只有厄运。对他们来说,更为现实的解决方法,或许是让各个宗教耗费精力去修改自己的教义,重新适应发展中的社会。

在这个宗教、政治、阶级和其他权力体系之间的复杂关系网里,更稳妥的说法是:诸神(或者说是他们的代言人)往往在和平繁荣的时代更为平和忍让;在战争、饥荒、危机变革的时代,他们往往专断独裁,把一切都看作是毫无意义的斗争,把危机转嫁到替罪羊身上,从而在混乱中获取控制权。

因此,也许这场冲突的结束会让每个人、甚至是暴躁的光之王都能变轻松。在一个相对更稳定的环境中,信仰体系会更好的去适应现代化的发展,甚至可能会放松对世俗权力的控制。在君临城,当大主教的堕落和麻雀们的反对狂潮过去之后,教会和国家的权力可能更容易分离。

不管怎样,《冰与火之歌》完结之卷的名称会是《春晓的梦想》,不过,在血腥的、残酷的冗长故事后,迎来的真的会是希望和重生吗?马丁是否会写一本详细描述战后维斯特洛大陆重建复兴的书?

按照马老爷子的尿性,这可说不好。

关键词:#冰与火之歌# #权力的游戏#

��责编:苏小七

��编译:苏小七、小圆

��作者:Robert Repino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冰与火之歌 宗教 科学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