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万磁王附体的空间站

原标题:万磁王附体的空间站

欢迎大家来到上周的天地通联。

“玩命冲刺”实验

以“科学的名义”,上周空间站的宇航员们将他们的运动强度加到了最大。宇航员Jack Fischer参与了“玩命冲刺”实验(Sprint Experiment)。这项实验旨在研究进行高强度有氧运动和少量抗阻力练习是否可以减少在太空驻留时肌肉和骨质的流失?

所谓的阻抗练习指的是一种对抗阻力的运动,主要目的是训练人体的肌肉,传统的抗阻力训练有俯卧撑、哑铃、杠铃等项目。

上周三Fischer的运动计划如下:首先全速进行动感单车骑行,随又后在抗阻力练习器又称ARED上进行当天的“举铁”工作,要知道正常情况下宇航员一天只要锻炼2个小时。Fischer在空间站驻留期间将持续参与到这项研究中。(为了预防骨质疏松,我们是认真的:)

这段视频由 杨Arthur 听译 (http://space.bilibili.com/64946127/)

ARED是在空间站上模拟举重训练的机器,之前我做过一期有关于空间站健身器械的视频,其中介绍了太空跑步机、太空动感单车以及ARED具体是如何使用的,我想你也懒得翻,再把视频发一遍。

用磁场控制细胞

Peggy Whitson本周一直在和微生物打交道,在3维空间中进行细胞培养。Whitson本周对 “磁性3维细胞培养实验”中的一些实验样本进行了测试。

在空间站的失重环境下,细胞并不会像在地球上的培养皿一样在平面上生长。(如下图所示)

(http://www.windmsn.com/detail384112.html)

由于空间站没有重力作用,细胞会从各个方向生长开来,并且生长情况很难控制。下图中右边的黑球球就在空间站上肆无忌惮生长的菌群。

为了使这些微生物样本可以通过地球上的传统方式进行研究,Whitson本周测试了一项新技术。这项实验应用已经磁化的细胞和磁化的培养装置对细胞进行培养,即通过磁场控制微生物的生长和走位。

我嗅到了天上愉悦的味道

本周问题

本周问题来自于Jamie,他想知道在空间站上驻留会如何影响人的睡眠质量?宇航员生活在哪一个时区?

和你想的一样,我们在宇航员的睡眠方面已经有一些实验项目正在研究。空间站上的宇航员们遵守的是格林尼治时间又称GMT。空间站的地面控制中心遍布全世界,于是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最终达成协议,用0时区最为公平。

除了刚到空间站的宇航员要倒时差,还有其他因素也会影响宇航员睡眠。比如空间站每90分钟绕地球一圈,意味着宇航员眼里一天会有16次日出日落。

我们正在进行的有关睡眠的研究有:生物节律研究,这项实验会持续观测研究宇航员的生物钟。还有灯光影响实验,这项实验旨在研究LED灯光的亮度和颜色对宇航员的睡眠和认知功能有何影响。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航天员睡个好觉做个好梦,这是他们应得的!

大家有关于空间站的任何问题都可以在文章评论区留言,每周一期,有问必答!(尽量~尽量~)

空间站深度游

接下来是我们的空间站深度游第五期:空间站上的水从哪儿来?

这段视频由 杨Arthur 听译 (http://space.bilibili.com/64946127/)

我觉得关于空间站上的水循环问题,大家的“诟病”最多了。就用宇航员Chris Hadfield的话来回答:“别觉得我们回收过的洗澡水和嘘嘘难以下咽,你要认清现实,我们这机器净化的水比你家里的凉白开纯多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