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在院士课题组做科研是怎样一种体验? 复旦大学赵东元课题组的青年们如是说

原标题:在院士课题组做科研是怎样一种体验? 复旦大学赵东元课题组的青年们如是说

  

  ▲赵东元为学生上课

  《普通化学A》课程的教室里,总是会坐满学生。这门大一新生必修的专业基础课上,你会看到一位面容宽厚、和蔼可亲的老师缓缓走上讲台。深入浅出的讲解、妙趣横生的例证、激动处情不自禁的手势……学生们无不屏气凝神,唯恐错过一句话。课堂上,他将普通化学和现代化学研究前沿相结合,带领着学生走进化学研究的殿堂;一下课,他常被同学们团团围住,面对大一新生们或许有些稚嫩的“奇思妙想”,他仔细聆听、耐心解答。

  

  ▲面容宽厚、和蔼可亲的赵东元

  这位谦逊温和、在新生们眼中“萌萌哒”的老师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赵东元。十三年来,他一直坚持给本科生上课。那么,在他的课题组做科研又是怎样一种体验?

  

  ▲赵东元课题组合影

  赵东元课题组中,已有59名学生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出站博士后18名,其中,3人获得“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3人获得“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提名奖,10人获得上海市研究生优秀成果(学位论文),4人获得复旦大学“优秀博士后”称号。课题组的学生遍布学界、政界和业界,无论身处何方,他们都带着“Zhao group”的烙印。

  

  ▲赵东元在何梁何利基金会2009年度颁奖大会

  创新至上:“你的研究有什么新意?”

  2016级博士生郭禛禛在刚进组第一次组会上就深切感受到课题组对创新的高度重视。在这次组会上,有一位师兄汇报了他近期在核壳纳米材料构筑与电化学应用方面的工作。其中,材料制备的方法是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做了较大程度的改进,合成质量在郭禛禛这个科研新人看来也近乎是无可挑剔了。但赵东元对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合成做得好是不够的,研究的出发点和立意也要深刻,要有敢于创新、能够创新的能力和意识。你的这个结构设计是否解决了电化学应用领域的某一科学问题?你的实验方案与前人有多大区别?如果别人已经提出过类似的设计,那么你就应该另辟蹊径。”

  

  ▲郭禛禛在实验室配制溶液

  课题组对于创新有执着的追求。曾获国家奖学金和复旦大学光华奖学金的2014级博士生王春表示:“赵老师在组会上的口头禅就是,‘你觉得你的研究有什么新意?’久而久之,在我们开启新课题时,这个问题会不停地在脑海中回荡。”

  

  ▲王春在校训墙前的毕业留念

  组内学生将做出有新意的研究作为孜孜以求的目标。目前在芝加哥大学做博士后的2008级博士生方寅被师弟师妹们视为创新榜样。通过自我不断摸索和导师指导,他首次提出了一种水热促进低浓度下的单胶束组装法,成功制备了零维纳米尺寸的有序介孔碳材料。其后,他将这一体系拓展至二维介孔碳纳米材料的合成以及多级孔道介孔碳材料的组装。凭借这些创新成果,方寅以第一作者身份在《美国化学会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德国应用化学》(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先进材料》(Advanced Materials)等化学、材料领域国际顶级期刊发表了6篇高质量文章。

  

  ▲赵东元与学生孔彪(复旦大学化学系青年研究员,2016年入选中组部国家“青年千人计划”)

  一定要做出原创的成果,这种信念影响着组内的每个成员。2016级博士生张威的课题是通过新的合成方法将工业上的微孔材料重整为介孔材料,从而大大提高反应效率;郭禛禛想让固体的介孔材料实现相转变;2013级博士生王文兴则是探索纳米材料新结构和新的组装方式,通过不懈尝试和改进,构建了病毒状介孔二氧化硅纳米材料,因其表面由外延生长的纳米管构成的粗糙仿生界面,易于黏附生物膜,能够快速的进入细胞,在生物医药领域有重要的应用前景。

  

  ▲张威在实验室做最终产物的离心

  创新的孕育离不开课题组自由探索的氛围和组内学生多样化的学科背景。王文兴表示:“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团队氛围,我觉得是自由。大家有着不同的专业背景和思维方式,赵老师鼓励大家相互学习交流,自由探索,敢于创新。”

  

  ▲赵东元与学生邓勇辉(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2016年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

  在实验受挫、发文不顺的日子里,来自导师和组内同学的支持是坚持实验的动力之一。“当觉得课题走入了死胡同,赵老师的几句提点让人觉得‘柳暗花明又一村’。”张威对第一个课题的经历记忆犹新:“当时我技术不好,半年的时间实验没有任何进展。我萌生了放弃的念头,于是发邮件给带我的师兄,他当时放下自己课题来鼓励我,赵老师也提供了全力支持。”

  严宽相济:“你觉得你聪明吗?”

  “你觉得你聪明吗?”是赵东元在面试新进组同学时常常问到的问题之一。有趣的是,这个问题让不少理科学霸们措手不及。“我有点懵了,但冷静下来我觉得老师是想借这个问题来考察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论证方法。”“我觉得老师想通过生活化的问题拉近和面试学生的距离,活跃气氛,不管你怎么回答都是可以的。”一个看似平常的问题在不同人眼里有不同的解读。在由这个问题开启的课题组实验岁月里,一群“聪明”的学生们进入了课题组大家庭。

  

  ▲赵东元正在做实验

  课题组对于科研的态度严谨甚至严苛,尤其关注细节。赵东元作为介孔材料领域的“大牛”,在学术方面一丝不苟。郭禛禛说:“组会工作汇报时,赵老师能指出实验设计的细微错误。对于电镜表征和氮气吸附脱附测试的图表,赵老师常常就一些细节发问,引导汇报者认识到材料合成和表征上存在的问题;修改论文时,有些文章前前后后赵老师会修改五六遍,大到写作的思路逻辑,小到英文拼写、文献引用格式,甚至字体,赵老师都能一眼看出疏漏。他还专门抽出时间给先进材料实验室的研究生新生讲授学术写作规范与技巧。”

  

  ▲赵东元在办公室

  科研工作中的严苛并不妨碍赵东元课题组成为温馨的大家庭。组会汇报时,遇到并不理想的实验结果,赵东元首先会对学生之前的工作表示肯定,提升学生的信心,然后才是指出问题并给予针对性的指导。对于学生的问题,赵东元不论多忙总是能及时答复。同为课题组成员的化学系教授邓勇辉、张凡都为学生们的实验探索保驾护航;青年研究员李伟、李晓民对组内研究提供无私帮助;已毕业的组友们在组内课题需要咨询时,总能在参考文献和实验技巧上给予行之有效的建议。

  

  文字:鲁莹

  图片:由赵东元课题组提供

  编辑:王木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