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由广场舞说到广场

原标题:由广场舞说到广场

  

  在牛津时,温迪有次跟我聊起她的八旬老母:“从南京到英国来探亲,早起竟然跑到考文垂街头跳起了广场舞,你说好笑不好笑!实在无语!”“好笑什么!”我笑道,“国内街头跳广场舞司空见惯,老太太四海为家,来英伦看女儿也没必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啊!”温迪说老母不远万里自带道具,独自一人在街头手舞足蹈自娱自乐了几天,终因无人响应而主动鸣金去周游欧洲了。我同情道:“广场舞是集体舞,我也跳的,刚到牛村时还坚持了几天。”“你?!跳广场舞?”温迪瞪大了眼睛。“怎么啦?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健身方式,美感、健康、开心!”我眉飞色舞地给她描述我的广场心得。听后,温迪突然低声道:“好吧,如果我在国内,一定也会跳的!”俩人相视而大笑。

  好像是在零零年代末,曹杨影城前的广场上突然出现一群跳舞的人。熟悉的老歌、灿烂的笑容,引得行人驻足旁观,流连忘返。那笑容如同发自内心的阳光,即便是夜晚也仍不失灿烂。我跟先生开玩笑说:“哎哟!我恐怕早晚会成为她们中的一员,最迟等到退休!”先生看我眼馋的样子怂恿道:“那就凡事趁早啊!”他这随口一允,将我推上了广场,却将他自己宅在了家中!

  广场舞飞速流行,不久小区旁地铁口的一小块空地上,有几位邻居也开始拉队伍,于是我积极报名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广场舞“大妈”。那应该是2011年国庆前后,记得跳的第一支舞曲是《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祖国》。2012年秋到牛津时,我已经会跳20多支曲子了。出国前我就把所有舞曲导进了手机,到牛津安顿好,就到周边考察,发现基督教学院草甸东北角的林荫道,特别安静,于是怀揣手机,带着耳机,踩着一地落叶翩翩起舞,自我感觉超赞!但不时有一些晨跑者从我身旁飘过,总是带几分笑意看我一眼闪去,当然,没有人加入。集体舞变成独舞就会觉得淡然无味,坚持了三天,只好主动收兵改成跑步。

  热爱广场舞,因为它不只是一种生活文化形式,也是一种文艺样式。广场舞中的庄谐妙趣,广场舞者的甜酸苦辣,且容日后慢慢与您分享,今天只说广场舞的滋生空间——广场。

  牛津有宽街和高街,暂时没有发现广场,查资料方知有个波恩广场,2008年建成的,面积很小,据说设计颇具匠心。看了照片才发现自己经过那儿很多趟,却并未意识到那是个“广场”!不过据说设计者正是要有意模糊广场和牛津街区之间的界限。其实,牛津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悠久的大学城历史使它有着强烈的身份属性。学校已为师生员工提供了不少开放空间,故而看起来牛村的市民公共空间甚为狭小,稍大一点的公共空间要数那个露天市场了。但市场是生意人的主场,广场则主要是休闲娱乐或者举行某种公众活动的文化空间;市场上多为匆匆来去的过客,广场则永远是本地人的主场。广场不只是某地一块相对空旷的物理空间,还是当地民众心中的一个具有亲近感的心理空间。物理学意义上的广场一般指城市中的一片相对空旷、宽广的场地。城市管理中的广场是城市规划布局的重点之一,常常是城市道路的枢纽,通常是大量人流、车流集散的场所,是城市中人们进行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活动或交通活动的空间。百度的定义“广场是一个可让人们聚会休息的空间,同时也是人们逃离城市喧嚣的地方。”关注到了广场的精神元素,但相比巴赫金还是含蓄了一些。巴氏认为广场上“集中了一切非官方的东西,在充满官方秩序和官方意识形态的世界中仿佛享有‘治外法权’的权力,它总是为‘老百姓’所有的。”指明了广场本质上是一个隶属于平民的公共空间,强化了广场的平民政治色彩。

  广场的存在是社会文化生态平衡的一种需要。如果说广场文化主要由基层平民文化构成,那么从文化配置或文化生态平衡的角度去考察,我们就会发现,广场周边必定有经典文化或庙堂文化形态与其对举。著名的广场四周一般都耸立着一些重要建筑,如皇家建筑、政府机构或教堂钟楼等等。这种文化生态的配置反映了官与民、雅与俗,庙堂与江湖之间的某种相反相成的需要。天安门广场乃国人向往,每日清晨的升旗仪式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观众。天安门广场上发生的故事,件件桩桩国人大都耳熟能详,老北京更是如数家珍。与天安门连成一体的故宫正是昔日皇家宫殿自不必说,广场周围的人民大会堂、人民英雄纪念碑、中国革命和军事博物馆、毛主席纪念堂等建筑在国人心中的地位同样至高无上。世界十大著名广场中,这种生态平衡也是随处可见。许多广场与殿堂或紧邻或相视,给人以“相依为命”感觉。俄罗斯莫斯科红场西侧是克里姆林宫,北面为国立历史博物馆,东侧为百货大楼,南部为瓦西里布拉仁教堂。德国法兰克福罗马广场西侧是市政厅,里面的皇帝殿是许多罗马皇帝加冕的地方,东面200米外是该市的发源地法兰克福大教堂。意大利米兰杜莫广场的旧名即叫“市政广场”,东南角是米兰旧宫,右侧是著名的海神喷泉,广场上的杜莫主教堂是米兰最大的哥特式天主教堂。许多广场的出现也是官府行政的需要和结果,这样的时空结构既是宫廷政治对接地气的通道,有时也是社会矛盾的缓冲带。多少年来,广场与周边建筑之间在争辩、在对话、在捧场、在拆台、抑或在较劲,或许只有顶上的蓝天知晓。

  广场更是一个有所象征的城市文化空间。象征丰富了广场的内涵,甚至成为广场立世的根本,成名的法宝。说到象征,不得不说一下我们的星海广场,它是亚洲最大的城市广场,也是一个具有多重象征意味的广场。其设计与建设的诸多方面均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巧妙结合:广场内圆直径199.9米,寓意公元1999年大连市建市100周年;外圆直径239.9米,指2399年时大连将迎来建市500周年;矗立广场中央的全国最大的汉白玉华表,高19.97米,直径1.997米,以此纪念香港回归祖国;华表底座饰面雕有8条龙,柱身雕有1条巨龙,意指中国古有九州,华夏儿女都是龙的传人;广场中心部分借鉴北京天坛圜丘的设计理念,由999块大理石铺装而成,红色大理石的外围饰以黄色大五角星,有星有海,是“星海湾”的象征,红黄两色更象征着炎黄子孙;大理石面分别雕刻着天干地支、二十四节气、十二生肖等图案,还雕有9只造型各异的鼎,每只鼎上各有一个魏碑体的大字,共同组成“中华民族大团结万岁”;广场周边的5盏大型宫灯,各高12.34米,由汉白玉柱托起,光华璀璨,与华表交相辉映。星海广场诸多元素皆为中华文化的浓缩和提炼。其实,有时一个广场有一个象征也挺好的,象征多了有时反而易于使人迷失。法国巴黎协和广场是在十八世纪由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十五下令营建的,广场呈八角形,中央矗立着埃及方尖碑,广场的四周有八座雕像,象征着法国的八大城市。美国纽约的时代广场位于美国纽约市曼哈顿区第42大街、弗洛德街跟第7路交叉的三角地带,之所以称其为“时代广场”是从1904年纽约时代杂志的本社在这里演出开始的。时代广场有一个很形象的别名——“世界的十字路口”,比较生动地反映了美国文化的非传统、平民化特征,在一定程度上也切合了当今世界一部分人文化迷茫的状况。

  广场文化还是不同城市个性的一种展示。世上著名广场有很多主题,诸如历史主题、文化主题、艺术主题、休闲主题、自然主题等等,其实也都是某个城市的一种个性展示。世界十大广场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有一些广场未在“十大”之列,但同样也是特征鲜明令人过目难忘的。法国里昂市的白莱果广场不仅是里昂的一个大型广场,也是欧洲最大的净地广场。白苹果广场与众不同的是地面都是由红土铺成的,广场中间唯一的装饰是路易十四骑马雕像,之外是一片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绿地、树木或障碍物。初听人说这个广场是专供罢工用的以为是黑色幽默,后来读到一篇游记中说法国“罢工原来也是可以轻松愉快甚至可以演变为狂欢的”仍然将信将疑,可再后来不止一位法国留学生笑着跟我说“老师,是真的!罢工是里昂人甚至法国人的爱好!”爱好当然可以展示,艺术品就更毋庸多言了。欧洲不少广场艺术个性鲜明无需赘述,意大利那些广场上的雕塑,西班牙广场上铜像都依稀可见当年文艺复兴思潮的烙印。

  蓝天下的广场已是客观存在,当然,相比于庙堂宫殿,广场终究是平民的,广场艺术本质上也是平民化了的艺术。因而,我还是喜欢巴赫金的那段话:“在集市和广场上,社会等级与其相连的一切恐惧、敬畏、虔诚,以及人类不平等的种种条规和礼仪均被抛掷脑后。无礼的游戏、讽刺笑剧和俚俗妙语,讽刺性地模拟着达官贵人的高雅语言。” 广场文化的盛行,广场舞的勃兴,是特定时代精神的反映,至于您是愿意走马看花不屑一顾,或者驻足静观仔细玩味,抑或走进广场融入其中,当然既是一种文化选择也是一种文化态度。

  (本文原载于二〇一七年七月号《上海采风》杂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