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不可缺少的缓慢和闲适

原标题:不可缺少的缓慢和闲适

有情趣懂生活的人,能掌握好一种平衡,快与慢的平衡,忙与闲的平衡,太快了不好,太慢了也不好,太忙了不好,太闲了也不好。

——树洞先生

缓 慢

老电影里我们看到以前人在码头送别时,会从船上丢下一根纸线,和码头牵系着,随着船慢慢离开时,那根线就断掉了。电影《泰坦尼克号》就有这样的镜头,离别变成一种美学,一种人跟人告别情感的方式。

1972年我离开台湾第一次去外国的时候,还是从松山机场出发,全家人都来送行,我脖子上挂上好几个花环,然后一直拍照,所有的人都哭成一团,就觉得这个人以后再也回不来似的。那时我们也会觉得告别这件事情有一个仪式,好像有很多的舍不得。

现在大家可以常常去外国,根本不当一回事,似乎也缺乏一种真正告别的情感。大家一定读过《阳光三叠》这首告别的诗: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古代因为告别的过程比较缓慢,很多朋友、夫妻之间的情感,都会在告别时呈现出来,我想这是行的美学留给我们很优美的文学作品。

可是现在事物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我们在追求快速度的同时,往往忘掉了保有一种心情。有时候我到日本去,从东京到京都会故意放弃新干线而坐慢车,当火车一站一站停下来,我会觉得每一站的月台和地名,都给我全然不同的感受。这样的经验让我体验到:当可以快,但你可以选择慢的时候,这才是一个行的美学。

有时候我会对朋友说,既然你平日开车惹了一肚子气,周休二日时你可不可以放弃开车,去走一走路?

我觉得其实“行”可以改变我们很多的心情,它让你觉得生命并不是从生到死要拼命赶路。

我们为什么要一直赶路?

我们为什么不停下来?

我会跟很多朋友说,我最喜欢的一种古代建筑是亭子,它就是告诉你不要再走了,你停下来,因为这里风景很好,你看一看风景吧。所以特别注意一下,速度快,并不是进步的行的美学。

现代欧洲在工业革命之后开始反省,于是设计出多样的人行步道、脚踏车步道出来,反而鼓励大家不要开车,也成为一种新的美学观点。

闲 适

有时候看到朋友想在假期中规划旅行,这种想法当然很好,因为平常上班忙碌,总希望能借此逃开,转换不同的生活经验。可是我想很多朋友都应该有这样的经验,参加到奇奇怪怪的旅行团,到当地之后各式行程像赶鸭子一样拼命地赶时间,回到家的时候,可能自己都在怀疑到底有没有去过那个城市,因为印象非常淡薄。

在安排假期时,可不可以安静下来多做一点思考:我是不是要跟大家一样去凑热闹?

节假期之日,你会发现某些城市边缘的景点挤满了人,所有人最后回到家里灰头土脸,也抱怨连连,看到的就是人头,看到的就是垃圾,然后小吃摊都挤得满满的,不但没有放松五天工作下来的疲倦感,反而增加了新的焦虑感。

我会觉得节假日如果想要“休闲”的话,你一定要注意到,“闲”是一种自足的、充满自我选择性的满足感。有时候我会选择不去远地,就在自己住宅的周边散散步、走一走。有时也到台北市区,慢慢发现最美的台北市可能是在星期日,因为所有的人都跑出城去,我看到一个这么干净悠闲的台北,我可以在仁爱路上、敦化南北路上散散步,看到路边的木棉花开得很好,杜鹃花也开得很好。

这时候我会觉得,其实所有的美学都在于自己的心境。如果我们的心境没有办法维持一个比较悠闲的状况,那么衣食住行拥有再多的物质性的改善,也不见得就会带来满足感。

所以也祝福很多的朋友,当我们提到“行”的时候,特别注意一下如何在拥有最快速交通工具的同时,仍保有自己永远可以缓慢散步的心情,这两种情况其实互不冲突。

我希望台湾拥有更快速的高铁、更快速的飞船、更快捷的交通网。可是同时有一天,我仍然会选择慢慢地走在一个城市中,去欣赏这个城市。因为如果不处于步行的悠闲当中,我将只是匆匆越过这个城市,而没有欣赏到它的美好。

- END -

© 文字 / 蒋勋先生《品味四讲》 插画/ 초록담쟁이作品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