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白银案”嫌犯高承勇今受审

原标题:“白银案”嫌犯高承勇今受审

甘肃:强奸杀人11起白银案被告人高承勇被公诉

“白银案”嫌犯高承勇今日受审。在昨日的央视新闻中,出现了民警押解高承勇的画面。央视新闻截图

轰动全国的“白银案”将于今天在甘肃省白银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高承勇被诉涉嫌故意杀人、强奸、抢劫及侮辱尸体四宗罪名。法院方面表示,由于涉及个人隐私,案件不公开开庭,可能不会当庭宣判,审理时间预计两天半左右。

高承勇辩护律师朱爱军昨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高承勇曾经提到过捐赠器官作为对受害人家庭的补偿,但朱律师表示此举“可操作性并不大”。

不公开审理因手段残忍、涉及隐私

4月24日,甘肃白银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白银市检察院依法对被告人高承勇提起公诉。检方指控高承勇涉嫌四宗罪,包括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及侮辱尸体罪。

7月14日,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官方微博称,该院审理由甘肃省白银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高承勇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侮辱尸体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于2017年7月18日在白银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不公开开庭审理。

7月17日上午9时,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白银案件起诉和审理受理的基本情况,以及受理后开展工作的情况。同时,法院将案由、开庭时间、开庭地点已于开庭前3日依法告知相关诉讼参与人。

在谈到案件不公开审理的原因时,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滕文祥表示“因为本案手段残忍,涉及隐私,因此不公开审理。”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83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当事人申请不公开审理的,可以不公开审理。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应当当庭宣布不公开审理的理由。”

审理预计两天半 被诉罪名三个涉死刑

昨日的发布会上,法院还就案件的有关问题回答了媒体提问。

对于白银案在去年8月就告破,为何将近一年才审理的问题,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滕文祥回答,由于该案件时间跨度长,作案次数多,案情复杂,从程序上说,涉及大量的规范性文件,因此历时较长。同时此次案件开庭审理预计要2天半的时间,同时他表示:“这是影响特别重大的案件,可能不会当庭宣判。”

就公众关注的高承勇是否会被判处死刑的问题,滕文祥表示:“依照法律程序,现在庭审都还没开始,所以目前还谈不上什么罪名。不过可以从法律条文来说,高承勇被指控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侮辱尸体罪等四项罪名,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前三项的最高判罚都是死刑,第四项侮辱尸体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盗窃、侮辱尸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背景“白银连环杀人案” 14年间11名女性遇害“白银连环杀人案”,是指从1988年至2002年的14年间,在中国甘肃省白银市有11名女性惨遭入室杀害的案件,部分受害人曾遭受性侵害。凶手专挑年轻女性下手,作案手段残忍,极具隐蔽性,造成巨大的社会恐慌。2001年,该案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2004年,白银市警方向外界公布详细案情,并悬赏20万人民币,希望能够取得线索,但一直未获突破性进展。

2016年3月,甘肃省公安厅重启侦查工作。一名涉嫌经济犯罪的高姓男子的DNA为破案提供了线索:通过该男子染色体Y-DNA检验,警方发现城河村高氏家族有作案嫌疑,于是挨个录入指纹。提取高承勇指纹和DNA时,他表现惊慌。警方现场将指纹和DNA发回比对后,很快发现他的指纹和命案现场指纹高度吻合。

2016年8月26日,办案民警在白银市工业学校一小卖部内将犯罪嫌疑人高承勇控制。经初步审讯,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对其在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实施强奸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追访

受害者家属:对赔偿不抱太大希望

新京报记者获悉,此次审理,法院将十一起案件分开,每起案件都将单独审理。受害者家属将出席旁听。

多位受害者家属称,他们已收到法院的通知,每个受害者家庭,只能有一位直系亲属出席庭审。

在居委会和派出所办理相关证明后,白银获得了旁听资格。1988年5月,白银23岁的妹妹白某在家中被杀,白银是第一目击者。之后这些年,白家一直没有走出凶案的阴影,白某的父母离了婚,她年纪最小的弟弟自杀,他们再也没聚在一起过过春节。

崔向平也获得了旁听资格。他是死者崔某的弟弟。1998年11月,氟化盐厂女工崔某倒在客厅一片血泊中,颈部被切开,上身有22处刀伤。

在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崔向平称,尽管法院为家属指派了律师,但是他们其实对民事赔偿不抱太大的希望。他说,“结局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我们唯一的念想,也就是能看到这个事情尘埃落定。”

对话

高承勇辩护律师:捐器官操作“可能性不大”

昨天,高承勇的辩护人朱爱军律师接受了新京报采访,回答了有关庭审准备以及高承勇捐赠器官的问题。

新京报:法院在今天的发布会上表示高承勇从来没有跟法院合议庭成员提起过器官捐赠。那么,高承勇之前有没有提到过要捐赠器官?

朱爱军:此前在会见高承勇的时候,当提及对被害人家属如何赔偿的问题时,高承勇曾经表示过愿意捐赠器官。但捐赠器官流程复杂,同时要找到合适的受捐者,我个人认为,操作的可能性并不大。

新京报:案件审理的时间会很长吗?作为辩护人对此有哪些准备?

朱爱军:案件的审理时间应该不会短,目前看,除了中午的短暂休庭以外,估计18日全天都会在庭审中。按照法院的通知,我自7月18日起的三天时间内专门准备参与庭审,不处理其他工作,手机也将关机。

新京报:案件指控的犯罪事实一共多少起,你将对高承勇做罪轻辩护吗?

朱爱军:对于辩护与有关庭审的情况,目前还不方便透露,因为案件涉及个人隐私不公开审理,所以相关的情况到庭审后再酌情介绍。目前,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一共11起,是媒体报道过的11起案件事实。

新京报:高承勇的家人明天会去现场参与庭审吗?

朱爱军:不会去现场。今天我和高承勇的妻子通过电话,她表示不到法院,主要是因为无法面对受害人家属,她说,如果查明案件都是高承勇所为,她也想对被害人家属表示歉意。

新京报:高承勇的妻子对白银案以及高承勇怎么看?

朱爱军:根据我的接触,高承勇夫妻的性格差异非常大,他的妻子性格脾气比较外向,高承勇在生活中则很内向。对这个案件的发生,高承勇的妻子至今也不能接受,她告诉我高承勇在生活中从来没有对她有过家暴行为,却没想到他在外面做出这样的事情。

新京报:受害人家属明天是否会到场,他们大概提出了多少民事赔偿?

朱爱军:因为我负责高承勇的刑事辩护部分,所以对民事赔偿的事宜不太了解,法院也不会向我送达民事赔偿的起诉书。明天受害人家属都会到场,案件刑事部分和民事赔偿部分一起审理。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罗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