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讨论 | 国外职业选手提出MTT中的5大误区

原标题:讨论 | 国外职业选手提出MTT中的5大误区

如今的社会,每个人有自己一套强大的理论,许多人把自己的看法奉为绝对的真理,这在扑克桌上尤其常见。

扑克这种游戏中只有大约1%的玩家能赚到钱,然而在剩下99%的玩家中,依然有不少人觉得自己挺厉害,只是运气不好。

天哪,这些“运气不好”的人都觉得自己已经把游戏掌握了呢。

在现场牌桌上,听到各种各样诡异的迷思和那些一经证明就知道是错的真理真叫人坐立难安。以下五个是我总结的最让人心累的5大MTT误区:

MTT误区1:激进的打法需要有大筹码作为加持

有些玩家认为,你需要有大筹码才能有效向对手施压。同样,桌上最大的筹码通常被人当做“桌上的老大哥”,其他筹码少的人都会自动让他掌权,这简直就是狗屁。

首先,扑克中的每手牌都是一场独立的挑战,扑克并不是足球,你要提前制定好在球场执行的比赛方案。

你会拿到两张牌,然后用最好的能力来打这两张牌,往复循环,周而复始。

在判断一手牌最好的行动时,你需要考虑大量因素。是的,其中一个肯定是你的筹码量,而且筹码量其实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但是,这就是人们搞错的地方--这并不代表你就要有这种非黑即白的思想:大筹码=激进,短筹码=紧。

在筹码短的时候,你有时需要打得极松,事实上,你经常应该如此!而当你是大筹码时,有时你打一手牌最好的方式反而就是打牌力。

例子1:比赛接近钱圈泡沫期了。你右边的大筹码似乎每一手牌都在开池,你的筹码是15到20个大盲注,你应该采取什么策略呢?

1:每手牌都弃牌,让桌上的老大哥恣意欺人。

2:尽情攻击他没有节操的开池,拿走底池的死钱。

例子2:WSOP主赛事的Day2。你是大筹码,刚换到一张新桌,你左边的玩分别有Fedor Holz, Doug Polk和Phil Ivey,他们的筹码都比你少,你该采取什么打法?

1:充当老大哥,用任意两张牌攻击他们的盲注

2:试着打稳一点,避免让自己在面对更优的玩家时陷入困境

在这两个例子中,第二个选择都好的多。

当你是大筹码时,有时你是不是应该对其他人穷追猛打?当然。但是你的游戏计划必须取决于你面临的对手和遇到的情况。

如果对手任你随意妄为,那么你不去当老大哥就是在犯罪了。但是,不要刻意强求也不要被别人强求。正如威廉·埃内斯特·亨利所说:"我是我命运的主人,我是我灵魂的舵手"。

确保控制你命运的是你自己,而不是在每个底池都加注的家伙。

MTT误区2:我的短筹码迫使我套池了

最近我在澳大利亚第一场现场快速锦标赛打进决赛桌。桌上唯位打得还算过得去的对手是当地一位女士,她是紧凶型玩家。然后发生了下面这手牌:

还剩7位玩家,其中有3位的筹码都不足4个大盲注了(包括我自己)。平均筹码是12个大盲注。筹码王几乎拥有所有筹码,而且每手牌差不多都在打,他在枪口位开池加注三倍的盲注。这位女士的回应是用55在枪口+2位全下了10个大盲注的筹码。最后令我高兴的是,她在跟AK的跑马中失败,在第7名出局了。

如果我是她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弃掉哪怕是99,而她只是像遇到冤家牌一样耸了一下肩膀,然后说,“我只有10个大盲注,拿到了对子,当然要搏一搏了。”

桌上其他人都点头附和,而我在内心窃笑。她这手牌开始时,她的筹码排在第二还是第三名,几乎可以保证拿到更好名次的。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打紧一点,让其他人先出局。但她没有,而是决定遵循一条原本并不存在的指南,那就是在筹码足够短时必须用对子全下。

对于锦标赛中的全下/弃牌打法,我向你担保:没有人规定因为你筹码很短就必须做什么事。

在有些情况下,在拿着72o时全下10个大盲注都是对的,在其他情况下,有10个大盲注的筹码都要弃掉77这么强的牌。这两个例子很极端,但这些情况确实存在。

从宏观的总结来看,当你是短筹码(比如筹码少于15个大盲注),而且没有超强牌时,你在往底池全下筹码之前需要满足以下其中一个条件:

1:弃牌赢率

2:底池有很多死钱

下面我用一个例子来解释一下第2个条件:

锦标赛进行到中间阶段,Hero的筹码有10个大盲注,他在大盲位拿到5s-5d。

中间位置加注到2BB,HJ位跟注,按钮位跟注。小盲位弃牌,主人公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你几乎每次全下都会有人跟注,而且通常都会跟人抛硬币。但是底池的死钱数目给了你全下的理由,因为你有机会在赢率大约是50%的情况下筹码翻三倍。

如果第一个加注小于2BB的话,或如果没有其他人跟进来的话,用55全下就没那么有吸引力了。

如果我是澳大利亚那位女士的话,我更愿意在盲注对战时用72o全下,对抗她左边的大紧人,因为他在ICM的压力下快窒息了,而不会去对筹码王全下55。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开池玩家的范围有多松,她面对这个范围时只能是抛硬币。因此,用55全下就是纯粹的ICM式自杀。她本可以在后面对其他玩家全下,拿走很多底注和盲注,在风险不那么大的情况下增加自己的筹码。

MTT误区3:你必须每手牌都是冲着冠军来打

这是我不能忍受的一条。你经常会听到玩家这样说,尤其是在现场锦标赛的前中期阶段刚刚累积到筹码的玩家。

这些人建立了巨额的筹码,然后不计代价地决定拿下一些非常不靠谱的底池,结果把筹码败掉了,他们的解释是什么呢?

“我必须为了冠军而努力的打。”其实有一句扑克俗语很适合用来反驳这句话:“你没办法在第一天就赢一场扑克锦标赛,却有可能会输掉。”

是的!你不可能在Day1就赢一场WSOP锦标赛,终结每一位玩家并不是你的任务,你又不是施瓦辛格。

你的任务是打坚实和根基牢靠的扑克,在信息闪现时抓住对手的破绽做出调整。有时你必须打得超级激进,但这并不是因为你要为了冠军而打牌。

有一个简单的逻辑可以打破这个“每一手牌都冲着冠军来打”的策略:

假设你正在打一场买入是$1,000的1,000人的锦标赛,起始筹码是10,000。这天Day1的比赛进入了尾声,这手牌你在河牌,没有中同花听牌。

底池有筹码30,000,你还剩30,000筹码。你相当确定对手手里有某种成牌,你是否应该全下取决于很多因素,但“我要为了冠军而打”并不是其中之一。

请思考:锦标赛中总共有1,000万筹码,因此决赛桌的平均筹码稍微高于1,000,000。盲注可能大约是20,000/40,000。

你面前这个30,000的底池还不足决赛桌的一个大盲注的数目。

你根本没必要为了赢得锦标赛而拿下这个底池。但如果对手跟注,你输掉了,你绝对是赢不了这场锦标赛了。

但有时,“为了冠军而打”是正确的策略。“为了冠军而打”的心态在“冠军”确实在能力范围之内时会更可行。

在WSOP主赛事进行到最后两桌时,冒一些风险,哪怕是大风险也是情有可原的。如果你能在决赛桌泡沫期拿到筹码领先地位,就能从更少的筹码那里偷走盲注和底注继续累积筹码。如果有人在这时做了一些很大但不成功的诈唬,理由是“我是为了冠军在打”,我可能会点头认同(还得看他是什么牌)。

同样,有时你需要反抗筹码王,避免被盲注耗光筹码。

但是在可以争夺的奖金很高的情况下,你通常需要极其谨慎;计算好的风险和自杀式行动之间的界限并不分明。真相有时是,你的任务就是在锦标赛获得第二名或第三名(澳大利亚那位女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作为一名锦标赛玩家,你要学会接受多拿奖金这件事,就像你喜欢追逐罕见的冠军一样。你不可能赢完所有的冠军,如何从大局出发处理事情才决定了你最终能有多成功。

MTT误区4:在筹码不到10个大盲注时不能平跟捍卫大盲位

自以为无所不知其实玩得很差的常规玩家们喜欢在短筹码时用过分的方式捍卫大盲,从而为难别人。

你在大盲位用T9o这种牌平跟,在翻牌中了对子,全下,筹码翻倍。他们会不情愿地把筹码推给你,用明显讽刺的口气说“打得不错”。他们爱评价的大脑根本不理解你翻牌前为什么这样打。

有人好像认为如果你的筹码低于某个具体的大盲注数目,你就绝不能平跟玩家的开池,而且这样想的人还不少。许多人相信这句话是因为,1998年前后出版的扑克书籍是这么写的。醒醒吧,1998年写的东西你还敢信?

现在,大部分开池加注的数目比1998年少多了。当你在大盲位面对最小加注开池时,你只需要有20%的原始赢率就能打了(大部分手牌面对大多数开池,至少会有30%的赢率)。

你可能会想,“但是我并不能实现所有的赢率,因为我要中很多翻牌才行呢。”这话没错。你不能实现所有的赢率,但你只需要实现一部分就足以用可玩的手牌来捍卫盲注了呀。

在没位置时用短筹码来实现赢率会更容易,因为可以操作的空间非常小了。请思考:CO位最小加注,你在大盲位还有6个大盲注的筹码,拿着10h8h。你在翻牌后几乎不会犯错,只要中牌,你就会全下。如果翻牌是两张低牌且没有听牌,你就过牌-弃牌,给自己省下筹码。

但是,如果你有30个大盲注的筹码,实现赢率就会更难一点了,因为对手在后面有位置,会在多条街给你施压压力。随着筹码变少,你打翻牌后会更加容易,实现赢率也更加容易。

MTT误区5:在筹码不到12个大盲注时不能加注-弃牌

这个游戏叫做无限注德州扑克,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许多人认为12个大盲注的筹码就进入了全下/弃牌的范畴,通常情况下是这样的。当你的筹码是12个大盲注时,加注然后弃牌是挺悲剧的;你本来可以直接全下,最大化你的弃牌赢率,从而实现手牌赢率的。

但这并不代表你在短筹码时绝对不能加注/弃牌。如果你跳出框框,会发现机会到处都是。有一个例子就是线上快速锦标赛的收尾阶段。在这些锦标赛中,每个人的筹码到这个阶段都差不多是10到15个大盲注。

有人在这个后期阶段会打得战战兢兢。有些时候,不论你的加注是小还是全下,人们都会打相同的范围。当你用更小的加注能实现相同的结果时,是没有理由用全部的筹码冒险的。

如果你从来不在筹码低于12个大盲注时加注-弃牌,那就给自己定个目标:下次试着这么做一次。不要全下,找一个机会来做更小的加注吧,相信我,机会无处不在!

我还认为,如今随着计算软件的流行,人们会过分去做很多开池-全下。用计算软件你可以看到自己能用多宽的范围来做没有破绽的全下(通常比你想象中更宽)。当数学证明了你直接点击全下就能盈利时,许多玩家往往不加思考就这么做了......

但是这未必是最好的选择。在很多情况下,最优的打法其实是用全下可以盈利,以及全下不能盈利的手牌来加注-弃牌,这取决于你的对手和锦标赛的具体细节。

我还会建议你记录下有能力用浅筹码加注-弃牌的玩家;其实这是我个人最爱做的笔记。当我看到有人在按钮位用12个大盲注的筹码加注-弃牌时,我会马上写下来,因为下次我会就知道他可能根本就没牌,我可以用非常宽的范围来对他3bet全下。

有些玩家在浅筹码时,从来只用超强牌做很小的加注,记录这点也很重要。很多傻乎乎的常规玩家在筹码是10个大盲注时只会用KK或AA做最小加注,其他所有牌都是全下或弃牌。记录这点极有价值,这不仅是因为我们可以在将来避免掉进他们明显的陷阱里面,还因为这代表他们真正的全下范围内其实并没有最好的牌。

结语:相信这篇文章会颠覆许多书本上学到的观点,大家见仁见智,灵活应用。学而不思则罔,大家有什么其它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