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正文

女人一夜最多可以承受多少次?

原标题:女人一夜最多可以承受多少次?

1

“真的要么……”半山腰的小树林中,一道性感中带着柔弱的女声,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这是肯定不行的!你见过大医院的大夫检查身体,有不脱衣服的吗?”只见一个身形硬朗约莫二十岁的年轻人,一本正经的像个神医一样说道。

只是眼神中闪烁的光芒,怎么看都有点……

在他对面,则是坐着个瓜子脸、杨柳腰约莫二十七八的少妇。

少妇双手轻掩着身体,羞涩而为难地说道:“可是城里的大医院,俺也没去过……”

青年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少妇,年轻人苏羽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告诉你秀儿姐,在大城市里,只要是医院,检查身体都需要脱掉衣服的。”

“再说了,你这是不孕不育,我得仔细检查一下你那地方,还有这地方,确定一下病根到底在哪儿,否则的话,就算是神医,也治不好你的病的!”

看着苏羽手指着自己上身和下身,少妇一下子脸红了。

秀儿,叫张秀儿,是小溪村的一个小媳妇。

因为不能生育,所以这三四个月,做完地里的活计就要来纠缠苏羽一番,好让苏羽这个十里八乡最著名的神医的唯一后人,给她治疗一下这个不下蛋的病儿。

乡里人最是看重香火,但凡家里娶了媳妇几年不生养的,那非得让那群每天蹲墙角嗑瓜子倒是非的婆娘们,把脊梁骨子戳穿咯!

可是这种事儿,她又不能说,也只好瞒着家里,偷偷的跑到村后的山上来找苏羽求医了。

秀儿一狠心,解开了扣子。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让苏羽心中直骂娘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苏半仙!你在哪儿呢?”

“苏秀才,村长找你有急事呐!你在石头寨不?”

听着那声音就在不到百米外,秀儿心中猛地一惊,连忙推开苏羽,红着脸就往山坡上的树林深处钻去。

到嘴边的肉没吃上,这让苏羽心中极度的郁闷,看着秀儿兔子一样跑进树林,苏羽愤愤地锤着草地,随手拿起个石头扔向了自己的那几只羊。

2

“吃吃吃,就他妈知道吃!”

“你咋不吃死!老子养了你们一年多,也不知道给老子下几个羊羔子,好拿来卖钱!再不行,你他娘的也像招骚的母狗一样,去山里给老子招几个青羊出来啊!这他娘的让老子吃啥喝啥!”

石头砸中当头的那只大肥羊,几只畜生一下惊了,呼啦一声就向着山下跑去,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哟,苏大秀才,又在这儿骂羊羔子呢?我说你养着它干啥啊,几个羯羊一个母羊,指望一群太监和一个宫女能生娃,你这不是做梦呢么?”

此时,那个破坏苏羽好事儿的罪魁祸首也终于出现了。只见一个年轻的村妇嬉笑着说着,便是蹲在了苏羽的身边。

“桂花大婶儿,找我啥事儿?”嘴里叼着根草茎,苏羽斜瞄着村妇说道。

看着苏羽那贪婪的目光,桂花婶似是早已习惯,白了苏羽一眼说道。

“大婶儿?婶你个锤子啊!老娘才二十八,大不了你多少!”

二十八岁呢……”

“小混球!”桂花婶嬉笑着说道。

“那你来吧!”苏羽双手成爪邪邪的说道。

“好啊,让你做次姐的儿子,喂你来!”桂花婶面带笑的向着苏羽走来。

她是喜欢给苏羽当姐,可苏羽一直管她叫婶子,毕竟他男人张老实,都四十好几了,比苏羽那没见过面的爹还大两岁呢。

这桂花婶,叫做李桂花,是村里有名的花儿。

据说和好多男人都有一腿,不过也只是据说,至少到现在,苏羽还没搭上那一条腿呢。

不过说实在的,苏羽也真的是没有兴趣和她有一腿,光看那大饼脸水桶腰就已经够他吐两天的了。更别说,脸上还有个指甲盖大的痦子!

看着这女人那如狼似虎的表情,苏羽可不想和她有点啥,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转移话题说道:“赶紧说正事儿,村长找我有啥事儿?”

“哈哈哈,雏儿就是雏儿!”李桂花看着躲闪的苏羽,嬉笑着说道。

不过心里,却是十分垂涎苏羽那强健的体魄和那张清秀的面容:“小子,早晚老娘要把你收!”

不过嘴上,李桂花还是说出了正事儿:“听说村头小学里的周老师晕倒了,不知咋的,卫生所的大夫都没办法了。村长就让我来找你了。”

“周老师?就是咱们村那个来支教的城里姑娘,长的特水灵的那个?”苏羽好奇地问道。

这个周老师,虽然她不认识苏羽,但苏羽可是认识她啊。

这可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

孤身一人来到这大山深处支教,给孩子们教英语,教美术音乐什么的。

还经常拿着自己那点微薄的工资,给村里的孩子们买文具买书包,甚至偶尔还给孩子们带回来点城里的糕点小吃。

当然最让苏羽感兴趣的是,这个女孩,简直就是从画报上走下来的一样。

什么这个冰冰那个冰冰的,根本比不上!

3

“是啊,就是那个女娃。”看着苏羽听到周老师就两眼放光,李桂花有些醋意地说道。

“他奶奶的,村长老头倒是还记得老子会看病啊!妈的,好治的能赚钱的都让卫生所的大夫治了,就知道给老子扔些疑难杂症!”吐掉嘴里叼着的草茎,苏羽一边转身下山,一边不爽的说道。

“嘿嘿,因为你是神医啊!普通的病那是杀鸡用牛刀!”快步跟在苏羽身后,李桂花嬉笑着,还不忘在苏羽身上摸上一把。

察觉这丑女人不规矩的动作,苏羽浑身鸡皮疙瘩猛地窜起,大步一迈,一溜烟便冲着山下的村里跑去了。

“哈哈哈!苏秀才,你跑什么呀?”看着苏羽搜的一声跑了,李桂花咯咯咯地笑着喊道。

“小子,老娘早晚要把你睡咯!”

一路小跑,苏羽不爽地啐骂着:“奶奶的,老子好不容易把老头子教的功夫练到第四层,终于能摆脱处男身份了,偏偏让这个老娘们给搅黄了!”

“我就日了她祖宗!”

说着苏羽又摇着头喃喃道:“不行不行,她家祖宗八代估计都是和她一样丑,太恶心了,不能日。不过,老娘们的闺女,好像还挺水灵的……”

“还是不要了,她娘那么丑,老子还是算了吧!万一办事的时候想起李桂花的脸,那还不直接把老子吓萎了!算了,老子还是尽早离开村子,到城里去把妹吧!”

看着村里那些外出打工的人回来后,一个个都人五人六的,这让苏羽着实有些不爽。

也着实的向往着走出这个山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要到外面的世界去,好好的睡睡城里的妹子。

但之前,他爷爷在去世的时候,特意叮嘱过他两件事,说是如果不遵守的话,老头子一定会回来找他的。

苏羽从小没爹没娘的,是爷爷一手把他带大的,虽然在这个村里他就是个小霸王,但对于唯一的亲人临终的遗言,苏羽还是十分遵守。

再说,这世上有没有鬼谁也不知道,他也是真怕老家伙半夜回来找他。

这两件事儿,第一个就是,在功夫没练成第四层的时候,绝对不能碰女人,否则会使得功夫前功尽弃。

第二个就是,在老头子去世之后,要安安静静的为老头子守孝三年,不能离开村子。三年之后,随便他疯去。

“哟,苏秀才,你这是咋了,咋又从山上跑下来了?是不是又被李桂花调戏了?哈哈哈!”村尾,几个坐着晒太阳的老头儿,看着快步跑下山的苏羽和身后远处的李桂花,大笑着说道。

虽然他的爷爷过的并不是很富裕,但还是坚持着供养他在县城读了个高中毕业。

所以他这个整个村唯一的一个高中生,就被大家叫做苏秀才了。

“去去去,几个老东西不好好的晒太阳,就知道胡说!当心以后我不给你们看坟地风水!”笑骂着几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头。

4

穿过一片金灿灿的麦田,苏羽放慢脚步,悠闲的顺着那条新修的水泥路朝村头的小学走去。

小溪村这样的贫困县的贫困村,处在穷乡僻壤里,村里人除了靠天吃饭之外,也没啥其他的来钱路子。

加上这山多地少的,就算是村干部不贪污,这村部也没多少余钱,按常理来说,修这样的路按说完全不现实的。

所以说在村里,苏羽打心眼里佩服的人,就是村长赵二黑了。

平日里他对村里的孤寡病残都十分的关照,时不时的就拿出自己家的粮食给这些人送去。

而且对于苏羽这个从小没爹没娘的娃,他一直是爱护有加,即便是苏羽现在跟个小霸王似的,他也是隔三差五的叫苏羽去家里吃饭,改善伙食。

而这条在十里八乡都不多见的水泥路,原先是条土路,到处是坑,每年一到下雨整个全是泥巴,老人孩子一不小心就摔到坑里弄个一身泥巴。

虽然自己没摔过,但赵二黑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是腾出了村里的财政支出,然后又跑到县里赖在县长办公室半个月,这才硬是从县长那里要到了钱,给村里修了条好路!

村道蜿蜒,犹如一条白龙一样横卧在绿莹莹的稻田中间,连接着一个又一个生产队,直通向村头的小学。

看着这给村民们带来大实惠的水泥路,苏羽不由得感慨道:“二黑叔还真是个人物,修这条路用的钱多了去了。老东西居然能从县长那里讹来钱!”

而此时,村长赵二黑也是神色有些着急的向着这边快步走来。

看到苏羽的身影后,赵二黑快步上前说道:“哎呀,苏羽,终于找到你了!赶紧跟我去给周老师看看吧,这村卫生所的大夫都没办法了。”

“她可是县里派给咱村唯一一个大学生老师,绝对不能有任何事儿啊,要不我和教育局都没办法交代了!”

看着村长那张迫切的脸,苏羽不爽地说道:“我说你个老东西,还真是势力眼啊!”

“他娘的当初我家老头子快冒烟了的时候,你们那叫一个麻利,立马把我家的诊所给关了,开始推广县里派来的卫生所了,让老子连混吃混喝的机会都没了,只能去放羊。”

“现在倒好,事关你的乌纱帽了,你个老东西才想起我了?”

忽然被苏羽这么一说,村长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但自己有求于人,只好脸上堆笑的说道:“那时候我也是没啥办法啊,老苏头医术是神,可是他个老家伙还给人看风水断阴阳,整的和迷信一样。正巧那会儿省里正整治封建迷信呢……”

看着村长那有气不敢出的脸色,苏羽心里一阵畅快,心说:“你个老东西不是很牛么?还不是要求着老子办事儿。”

不过嘴上,苏羽却是继续说道:“治病可以,不过我现在也没个来钱路,总是给村里人免费看风水治病,老子都快饿死了!这回得好好的吃点肉补补!”

5

苏羽那打死不吃亏的性格赵二黑比谁都了解,顿时满脸笑容地说道:“没问题,没问题!这算啥事儿啊!只要把周老师治好了,叔给你去买肉,管你吃个够!”

“嗯,这还差不多!不过,光有肉还不够,我还要酒!嗯,再来包好烟!”苏羽接着说道。

“酒肉没问题!这都是小事儿!不过,我记得你小子不是不抽烟么,要烟干嘛?”村长赵二黑好像猜到了些什么,笑着说道。

见他刨根问底,苏羽有些不爽地迈步向着小学方向走去。

“艹!你管球老子要烟干嘛!我不抽烟,给我家的死鬼老头当香的插在坟头不行么?屁事儿真多!”

小溪村卫生所,是在苏羽的爷爷苏正南去世之前的一个月才建起来的,到现在,共也就两年而已。

不过这帮乡亲们现在都已经习惯了去卫生所了,尤其是老娘们和小媳妇们。

因为据说,当年苏羽的爷爷开诊所的时候,给村里的老娘们小媳妇看病的时候,不管啥病,他都能说出个让人没法反驳的理由,骗着人家把衣服脱了。

也有人说,苏老头仗着医术神奇,借着给人看病的当口,不知道骗了多少小媳妇把衣服脱掉,把人家给睡了。

当然,这些都是传言而已,即便是真的,也没有几个小媳妇敢说出来。

不过胆子大的倒是也有,前几年就有个才二十岁的小媳妇,就说苏老头趁机睡了她。

但结果,她男人来找苏老头理论,直接被苏老头一顿巴掌打成了猪头,就连骨头都碎了好些根!

后来,苏老头也算好心,又是把人家的骨头给接了起来,但根本不承认睡了人家媳妇,直接用霸道的道理,将那男人蒙了个心服口服!

当然,这都是苏老头以前的事儿了,别人可能不信,但苏羽却是相信的。

毕竟,他从小是爷爷带大的,最了解苏老头的绝对是他。

经历了两年的发展,现在的村卫生所,已经非常有规模和人气了。

毕竟,那里的女大夫在给老娘们小媳妇看病的时候,让人很放心。而且那个从城里来的女大夫赵雯,长的是十分水灵,所以村里的大老爷们小屁孩子也都跑去那边看病了。

此刻,村头小学内的一间破旧的小房子里,身穿白大褂,高挑性感的女大夫赵雯,正拿着听诊器,来来回回的检查着那个村里的宝贝疙瘩。

由县教育局直接指派而来的支教老师周颖的身体,似是不甘心,一定要检查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检查了半天,急的她满头大汗,也不知道这病因到底出在哪儿。

因为今天正好是周末,这个破旧的小学里的学生早已经放假回家帮父母种田了,所以整个学校里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一个人。

走在村长前头的苏羽,直接推开了那间办公室兼宿舍透着风的破门,正好看到赵雯在那儿束手无策。

“赵姐,别忙乎了,那个病你看不了的,还是我来吧!”一进门,苏羽便对着赵雯说道。

“切!你个小子连个医生都算不上,哪儿孩子多哪儿玩去!别在这儿妨碍我给病人治病!”被苏羽这么一说,赵雯自然是脸上挂不住了。

对于赵雯的鄙视,苏羽根本就没当回事,笑呵呵地向着躺在床上的周颖走去。

6

“赵姐,估计你到现在还没找出病因来吧?人命重要啊,这时候还是别逞能了。你要是能治好,村长也就不找我来了!”

“切!你不就是个小神棍么!说的好像你知道她的病因一样!”被苏羽反过来鄙视了下她的医术,赵雯不服气的挺着那对大胸脯说道。

“那我要是真的知道她的病因,并且能把她治好的话,赵姐你……”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赵雯苏羽邪笑着说道。

“哼!你个小混蛋!”被苏羽看的脸颊有些发红,赵雯又气又羞地说道。

“嘿嘿!”

“你!”

说着,不理会气的有些无语的赵雯,苏羽一屁股坐在了床沿边,伸出手放在周颖的手腕上,开始把脉。

看着周颖那秀美而安静的面容,苏羽微微一笑,心说,“这女娃真是漂亮啊,连睡觉都这么漂亮!”

“哎,不过这么漂亮的城里女孩,气质这么好,咱这样的小农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啥机会的……”

一会儿后,苏羽缓缓的站起身来,笑容满面的对着赵雯说道:“赵姐,看来今天晚上,你得陪我了。放心,我会洗个澡的!”

这样直白的调戏,让赵雯咋能受得了,当即就是要发火,但村长的推门而入,她也只好将火气强压下去了。

“怎么样,周老师病的重不重?”赵二黑焦急地问道。

“重倒是不重,不过一般医生是治不了的,因为她中邪了。”苏羽淡然地说道。

当然,周颖老师晕倒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本身就有着严重的痛经,苏羽没说而已。

“啥?中邪了?这咋可能啊,咱小溪村山清水秀的!”老村长显得十分吃惊。

“呵呵,咱村东头,可是有一大片坟地。具体是不是,周老师醒了就知道了。”

微微一笑,苏羽直接从怀中取出一套老爷子留下的银针,毫不客气的用赵雯医疗箱中的酒精消了消毒,淡定的向着周颖身上的几处穴位扎去。

同时嘴里,还轻轻的念叨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词儿。

看着苏羽的举动,村长是期待,而城里来的赵雯大夫,则是有些鄙视。

“哼……装神弄鬼!”

但接下来的事儿,却是让赵雯有些哑口无言了。

苏羽扎针刚一结束,周颖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周老师,你终于醒了,可把俺担心坏了!还好没出啥事儿,要不俺可怎么交代啊!”村长兴奋又后怕的说道。

“那个,周老师,你知道你是怎么晕倒的吗?”看着醒来的周颖,赵雯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周颖有些惊魂未定的说道:“太吓人了!早上我闲着没事去村东头散步,经过一片坟地的时候,忽然那个坟地里闪着几道蓝光,吓死人了!”

7

其实周颖是看到鬼火了,然后就使劲的往学校跑,但半道上大概是运动过度导致她的痛经发作,外加受惊过度,直接晕倒在了学校的院子里。

还好经过的村民看到了,找来了村长和大夫,这才将她抬进了宿舍里。

鬼火这种东西,其实是坟地里经常能见到的东西,就是骨头里的的磷产生自燃的一种现象,苏羽在高中的化学课里学过。

但一般的庄户人家,谁能知道这些化学原理呢,所以就都将这种自然现象归结成鬼神一类的邪乎的东西了。

即便是苏羽和他们解释,也是解释不通的,所以他干脆就是笑而不语了。

安慰了一会儿周颖,苏羽缓缓起身,微笑着准备像门外走,却是被周颖又给叫了回来。

“那个……谢谢你……我的病,完全好了吗?”周颖面带微笑,但依旧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咦?有戏!”心里一阵小激动,苏羽两眼珠子滴溜一转,缓缓地转过身,不忘闻一下周颖身上的体香,而后面上故作凝重地说道:“暂时醒过来了而已。但如果没有后续治疗的话,可能会有些并发症,后遗症之类的……”

“啊?!后遗症……?会是什么?”周颖有些惊慌害怕的问道。

“嗯……倒也不会太严重,就是可能会加剧痛经,月经不调,进而可能会有不孕不育,大小便失禁之类的情况吧。”

苏羽说的声音不大,加上原本村长和赵雯大夫也在那里自顾自的聊天着,所以这些话只有周颖听清楚了,其余两人并没有听的太清楚。

“啊?不是吧……”周颖心头一惊,但大小便失禁月经不调痛经什么的对于女孩子来说太过隐私与羞涩,所以她只好小声地问道:“那……该怎么办啊……你有办法么?”

“嗯……办法是有的,不过,就看周老师愿不愿意配合了。”苏羽云淡风轻的说道。

话音未落,周颖立刻焦急地说道:“配合!一定配合!不管出多少钱,你都得帮我治好这个病!”

强忍着坏笑,苏羽故作高深。

一副老神医的模样简直和他爷爷苏老头如出一辙,淡然地说道:“不是钱的事儿,我需要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确定一下病症的严重程度,才能确定治疗方案与用药剂量。”

“检查身体……要怎么检查……?”周颖有些猜不准,面带疑惑的问道。

“嗯,就是全面检查。”

听到苏羽的话,村长面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对着赵雯说道:“赵大夫,咱们先出去吧。”

苏羽的话赵雯也听到了,对于中邪这种玄乎的事儿,她虽然不信,但也不了解,所以此刻也没什么可说。

只能鄙视苏羽一眼,然后收起医药箱缓缓地往出走。

就在她就要出门的时候,苏羽突然悠悠地来了一句:“赵姐,你好像是痛经,经期紊乱加乳腺增生,有转为乳腺癌的危险,要不要我帮你开几幅中药,保证药到病除的!”

8

“滚!你才痛经月经不调!你全家都乳腺增生!”突然被苏羽道破自己的秘密,赵雯顿时怒喝道。

不过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苏羽说的这些,其实没一句是假的。但为了女人的面子,她还是得没有分度的怒吼,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苏羽微笑着转过身来,看向周颖,淡淡地说道:“周老师,现在,就让我来为你做个全面检查吧。”

“那个……要检查哪里……我该怎么做……”看着那虽然破烂透风,但却被他用床单遮掩了的房门关上,周颖有些忐忑的问道。

“病在哪儿,就检查哪儿,而且不能隔着衣服。月经不调,痛经的话……你知道的。”苏羽尽可能保持着那份神医的气质,淡淡地说道。

“啊?”毕竟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周颖顿时羞涩不已。

苏羽看出了周颖的为难,道:“这个不勉强你。只是我可能就没有办法帮你治疗了,毕竟病根找不到,治标不治本。”

作为一个女人,周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严重的痛经到底有多么恐怖,那真的是疼起来要人命的!

如果按照苏羽所说,不治疗的话,会更加严重,她真的无法去想象那到底有多么的疼。

况且,她是个喜欢孩子的人,以后肯定会结婚,也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如果不孕不育的话,那无疑也是十分让人难受的。

而最重要的是,这后遗症里,居然有大小便失禁,这让周颖一个青春靓丽的姑娘,如何能受得了啊!

加上她又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根本就不会想到苏羽的那些小心思,小花招。所以,在纠结了很久之后,周颖终于决定了……

紧咬着牙,周颖羞红着脸,将头深深的埋在胸口,缓缓的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

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想看大尺度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看更爽的后续情节

↓↓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