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劳斯莱斯都比不了,90后坐过这车才是真“土豪”!

原标题:劳斯莱斯都比不了,90后坐过这车才是真“土豪”!

  其实对于我来说,皇冠133这个名字,是近两年才知道的。因为二十多年来,我都叫它“3.0”。——题记

  说到中国土地上的经典车,皇冠的身影永远都不会缺席。丰田第一台进口到中国的车,就是皇冠。

  在南方地区,特别是广东,皇冠曾经的地位恰如其名。1984年,广州开始引进大量第七代皇冠用作出租车。在那个骑自行车已经风光满面的年代,坐得起出租车的必定是富贵人家,被冠以出租车之名的车也必须是豪华的代表。

  皇冠在中国最高光的时刻,属于皇冠133。

  这台底盘代号为JZS133的皇冠,在国内大多被认为是第九代皇冠,因为这一款皇冠的发行年份和第九代皇冠一样都是1991年。但其实它是在第八代皇冠平台的基础上,更换了第九代皇冠的发动机和外观。和同期的第九代皇冠相比,无论是技术上还是外观细节,都还是有一定区别。所以我更偏向于将它定义为八代半。

  改革开放打开了南大门,也富了第一批人,无论是政府机关还是高级饭店,你都能轻易看到这台皇冠133。

  皇冠133在中国的保有量非常大,90年代初,中国平均每月进口68000台日本车,丰田占37%,而这些丰田里有四分之一都是皇冠。 但这并不代表皇冠已经能“与民同乐”,在那个时候,无论你从什么渠道买一台皇冠133(除了走私),价格都不会低于40万人民币。

  (图为一张90年代汽车价格表,但配置一栏的数据有误。皇冠从来没有使用过无级变速箱,正确参数应该是4AT变速箱。)

  在60到80后的印象中,皇冠不仅承载了庄重和典雅,还有他们的爱慕和尊敬。宝马,奥迪来得太晚,当时唯一在皇冠之上的,只有虎头奔。但虎头奔所处的高度,使得普通人不怎么可能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真正能让路人转头凝视,或兴奋或羡慕的,都是马路上那一台又一台皇冠133。

  时至今日,你依然能在路上看到一些老当益壮的皇冠133。它们有的是在一门之下服役了二十多年,踏遍数十万公里。也有的是有幸遇到好人家,被一些爱车之人回收翻新,用作收藏,偶尔遛一遛。科技日新月异,但如果论可靠,我认为现今的新车里没有一台比得上皇冠133。

  可惜的是,即便在皇冠133的名堂如此响亮,丰田却没有向中国大规模输出后续的第十代皇冠。究其原因,是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日本车企为了谋求出路,几乎一致将发展重心转移到北美市场。到了第十一代,皇冠已经完全不对外出口了,只在日本自产自销。

  (第十代皇冠)

  (第十一代皇冠)

  至此皇冠已经掉落。

  第十二代皇冠的国产看似是一条复兴之路,但终究只是昙花一现。十二代皇冠足够优秀,但为之买账的,大多是那些还怀有当年“皇冠梦”人。丰田的市场策略让中国人对皇冠的认知发生了断层——新生代不认皇冠,只认三星叉,蓝天白云,还有四环。

  (第十二代皇冠)

  再到如今第十四代,我觉得皇冠已经有点“离经叛道”,开始往运动发展,还退而求其次,将竞争对手设定成C级,3系,A4。即便车还是好车,但已风骨散尽,无人敬畏。

  (第十四代皇冠)

  133之后,再无皇冠。

  其实对于我来说,皇冠133这个名字,是近两年才知道的。因为二十多年来,我都叫它“3.0”(三点零)。车少的年代,没必要刻意去记底盘编号,排量就足以区分每一台车,而3.0这个位置,是属于皇冠的。从小听我爹3.0前3.0后地叫,便记住了这台车的名字。

  “3.0后面有冰箱,你可乐放里面啊”

  “今天有个开摩托车的蹭到3.0,被我屌到飞起”

  “3.0好久没开都积尘了,开去洗一洗”

  “3.0的波箱坏了,陪我去陈田逛逛吧”

  “你帮我念念这份东西,3.0报废要用”

  1994年,我刚学会说话没多久的时候,家里买了一台3.0。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3.0的立标老是会被人掰走。

  刚上小学时,经常会假装不舒服要回家。每当我从课室窗户看到3.0开到学校门口,我都会暗自窃喜今天又不用上课了。然而有一次演技用力过度,家人以为我病的不轻,强行去医院打了好几针,从此我在学校连个“病”字都不敢提。

  上中学之后,家里新买的一台车代替了3.0的地位。3.0越来越少开,经常一停就是一两个星期。有时下楼看看它,还会发现有猫躺在轮拱里睡觉。

  好几年之后,我爹生意失败,他又重新开回了3.0。因为他说后来买的那台车小毛病太多,万一开着开着突然趴窝,分分钟连拖车的钱都给不起。

  又过了两三年,家里的情况依然不见好转。有一天我爹突然跟我说,国家提倡黄标车主动报废,3.0能补贴差不多两万块。而当时的我正打算把兼职挣来的钱拿去交电费。

  我从来没有想过,3.0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我的生活。我不知道你们对车的理解是什么,但我的生命中,有一台车从出生就陪伴我左右。

  我风光时,它正好华融正茂;我落魄后,它也已经老态龙钟。在它身上我走过了这辈子最长的路,没想到最后走不下去的时候,是它用最后一口气,给我换来了希望。

  我的老伙计,除了陪着我爹帮你买零件修修补补,我从没为你做过什么。这一程我送得太晚,但愿你还没有走远,但愿你还能听到这首夕阳之歌。

  斜阳无限

  无奈只一息间灿烂

  随云霞渐散

  逝去的光彩不复还

  迟迟年月

  难耐这一生的变幻

  如浮云聚散

  缠结这沧桑的倦颜

  漫长路

  骤觉光阴退减

  欢欣总短暂未再返

  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

  曾遇上几多风雨翻

  编织我交错梦幻

  曾遇你真心的臂弯

  伴我走过患难

  奔波中心灰意淡

  路上纷扰波折再一弯

  一天想到归去但已晚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