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接受小威专访:赛车生涯还剩5、6年

原标题:汉密尔顿接受小威专访:赛车生涯还剩5、6年

近日外国杂志刊登塞雷纳-威廉姆斯(小威)对F1车手刘易斯汉密尔顿的专访。因为两人相同的身份以及在运动领域内的地位,这份访谈的内容与普通的记者与体育明星间的访谈截然不同,从访谈中我们可以看到汉密尔顿是如何看待家庭、事业以及未来的发展,也可以看到一位黑人车手的内心世界,因为在这对采访对象之间,不存在肤色问题。全文如下:

威廉姆斯:你好,刘易斯。

汉密尔顿:你好,小威。我刚才在Instgram上看到你使劲皱眉的照片。

威廉姆斯:我也刚刚看到你晒了一张穿圣诞老人装的照片。我知道经常被问这种问题多么枯燥。所以我试着打破常规问一些问题。有一件事我关注的事,我将其称之为“创造一个冠军”。在创造冠军的过程中会牵涉很多问题,有一种是面对恐惧的能力,我见过你开车,有什么使你感到恐惧吗?

汉密尔顿:在我的运动领域内,没有什么让我恐惧。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小时候,父亲总是说“这是我的儿子吗?因为这简直是个小疯孩”。对于那些刺激人肾上腺素的事情,我爸从来不怕。但如果你看到孩子们太疯,可能感觉会不一样。只有我们的年龄增长,恐惧才会渗入我们的内心。但对我来说,从未有这样的情况。比赛的时候,关注地总是谁愿意走得更远,谁会跨出那额外的一步。为了获胜我愿意忍受任何痛苦,对于胜利的渴望,我和你是一样的。在赛车以外我会有恐惧,比如蜘蛛。在澳大利亚的时候,我在卫生间找了又找。除此以外,我想我没有什么更让自己感到恐惧的事。

威廉姆斯:我们俩所从事的运动有很大的差别。我从来不喜欢我的生活一直处在那种状态。你感到自己被视为一位伟大的运动员,或者你感觉自己被忽视了?

汉密尔顿:为了工作,我时常关注自己的体重。为了适应今年的赛季,我训练的艰苦程度是前所未有的。但是F1的观众不会对我们应该保持如何的健壮有直观的认识。这是非常耗费体力的。今年赛车的速度更快,所以力量训练会更强,至少要提高20%-30%。人们看不到这点,他们不会把我们看成是运动员,因为他们只是认为我们在开车。

威廉姆斯:我想看到你登上《体育画报》的封面。

汉密尔顿:我正在努力呢。

威廉姆斯:你还记得首次赢得职业比赛后的感觉吗?

汉密尔顿:是的,2007年的蒙特利尔站。我记得站在领奖台上朝下看时,我看到了我的父亲。他的笑容是那么地发自内心。他是最值得尊敬的人。我感觉最终我做到的一切都是他希望的,也是他对我的期待。我的父亲想要我过上比他更好的生活。他如此渴望我们获得成功。我从未让他失望过。所以最终登上领奖台的时刻,是那么神奇。

威廉姆斯:后来每次赢得比赛的感觉都是这样吗?还是会有改变?

汉密尔顿:现在已经不同了,我在一段新的人生旅程上。你面对的困难是如何让赛车维持在现有的地位。我能够管理好自己,我自己选择了加盟新的车队。我对此感到非常满意。

威廉姆斯:你会不会有每次都被期待获得冠军的感觉?

汉密尔顿:我感觉大家都期待我失利。我期待自己能够赢。就像你一样。每个人都知道你有多棒,他们就是在等着你衰落下去。

威廉姆斯:事实上我也这样写过。这真的让人感到兴奋。赢得胜利在你的生活中占据何种地位?

汉密尔顿:曾经是全部,现在则几乎不是,你知道这是怎么一种感觉,你也受过训练,你以前也犯过错,你也知道怎么样避免,然后你又犯错了。在这种特别的方式你,你遭遇失败。失败感觉没有尽头。过去我需要几天才能缓过来。有一次我连续四天没有离开酒店房间,我的脑子中一团浆糊。但现在,随着日益成熟与年长,我意识到赢不代表一切。我的团队中有很多人,我必须关心她们。赢当然是终极目标,但我已经懂得了不是只有赢才能使我变的强大。

威廉姆斯:那是我的下一个问题。失败是否的确让你变得更好?

汉密尔顿:我不喜欢失败。不管是开车还是打乒乓,不管是什么我都痛恨失败。要么第一,要么就垫底。

威廉姆斯:想做车神?Ricky Bobby(两人都笑了)

汉密尔顿:的确如此。

威廉姆斯:你的兄弟对你来说特别重要,我喜欢你与他们之间的关系,你们是如何照顾他的?

汉密尔顿:我与两个姐妹一起长大。我总是想要一个弟弟。当我7岁的时候他来了。他是个胖乎乎的孩子,但他从不畏惧困难,他的成长也经历了不止一次的挫折。他曾经被告知无法走路,无法敲鼓,也不能去开车。但是这些他都做到了。他战胜了概率,战胜了残疾。我看着他,感觉备受鼓舞。我被他的精神和意志所激励。其实没有什么是你真正做不到的。我的弟弟证明了这点。他帮助我认识到,我要做成这些事是多么容易。对我们,能够到处走走,能够挥动球拍,能够开车,能够踢球,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他学习踢球的时候遭遇过很多挫折,但从未抱怨过。现在他在开赛车,他是一个成熟的人,也是很多人学习的榜样。这真的就是他的人生使命,鼓励正在经历同样境遇的人,告诉他们’不能’真的不是他们字典中的词。

威廉姆斯:你认为你对上帝的信仰对你的比赛和工作有帮助吗?

汉密尔顿:过去我因为自己是天主教徒因而我与上帝的关系而缺乏安全感,直到进入F1我才开始不为这一问题而困扰同时非常舒适地表达自己的宗教信仰。玛丽安那-威廉姆森曾说“不必为畏缩而感到恐惧,因为那会让你周围的人获得安全感。”我把这句话纹在胸口,她还说“我们生来就是在众人间展示上帝的仁慈,不只是在一些人中间,而是在所有人之间。我们点亮自己的同时,毫无疑问也应该给予他人点亮自己的使命。当我们从自己的恐惧中解放的时候,我们的存在也就会自动地解放他人。”

威廉姆斯:当我们处在鼎盛的时候,总是喜欢调暗心中的那盏灯,而保持心中那盏长明灯也是非常重要的。

汉密尔顿:我第一次看到你以及你的笑容时,你心中的灯立刻就把我的那盏灯点亮了。

威廉姆斯:(笑)谢谢你。回到你身上,刘易斯,你打破了赛车中的肤色的壁垒了吗?

汉密尔顿:当然是,我的父亲和我非常欣赏老虎伍兹在高尔夫领域内的成就,还有你和你的妹妹仔网球领域内的成就。我们也非常骄傲自己在赛车领域内的成就。有一次我参加amfAR赛事,看到一位非洲裔的小姐过来给我看了一张她儿子的照片,她的儿子正在开卡丁车,希望也成为我。现在参加卡丁车的不仅仅有非洲小朋友,还有亚洲小朋友。当我开卡丁车的时候,像我这样的小孩几乎没有。现在有小朋友希望学我,我非常高兴能够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威廉姆斯:在我眼中,你不是一位黑人赛车手,你只是刘易斯-汉密尔顿,一位F1世界冠军。一位音乐家刘易斯-汉密尔顿。你何时准备出专辑?你唱的真的很好。

汉密尔顿:我不知道是不是会。我录了很多音乐,但我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我有点像“这段重录,那段也要重录”的人,而别人可能会说“忘了吧,继续录下去”。当然这都与如何完美有关,只是想尽力做到最好。周一我在澳大利亚见了音乐人。下周一整周我会一边开车一边做音乐。我爱这么做,我认为如果我开始专注于释放某种东西,激情就会带走我的快乐。这有点像你。如果你每天唱卡拉Ok,这对你是一种释放。你当然也会做一些音乐。

威廉姆斯:我不知道人们是否理解,这么说吧,刘易斯是一个很棒的个体,也是一位伟大的作家,你会完全被他所震惊。你会认为这是一个成名已久的明星。

汉密尔顿:谢谢你这么说,当你为别人献上音乐的时候,你会非常忐忑,感谢你能够那么支持我。

威廉姆斯:你的另外一项爱好是时尚,你是很多时尚派对的常客,你也经常晒出席这些派对的照片。

汉密尔顿:我看年轻的时候的照片,我想,天哪,我到底穿的是什么?我肯定你也会是这么想的。我非常认真地希望了解时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喜欢参加这些秀,因为我喜欢看到创意。我喜欢见到的那些时尚设计师。你从哪里得到的灵感?当时你是怎么考虑的?有些创意是如此疯狂与张扬。我的赛车生涯大概还剩下5、6年,之后我希望避免成为一位评论家或者是经理人。

威廉姆斯:你会拥有自己的服饰品牌吗?或者是以你命名的汽车产品?

汉密尔顿:我喜欢和别人一起创造,所以拥有自己的产品线是一件令人难以想象的事。但我能够设想与不同的艺术家合作一些小东西。我认为这会很简洁。我现在正在设计一款新的摩托车。去年我做过一款限量版的。我会继续尝试。我认为在F1之外,可能这会是一种途径。我很期待当我停下来的时候会做点什么。我认为这是一个我能够进行私聊的问题,但我确信你已经考虑过了。

威廉姆斯:好的,我的建议将是现在就开始,因为你不会想停停走走。你现在还有冲劲,所以我确定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毫无疑问是将焦点放在职业上,但也尝尝其他的事务。比如类似投资这样的事。

汉密尔顿:或许我们可以成为伙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