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李仲生与现代主义绘画的发展(二)

原标题:李仲生与现代主义绘画的发展(二)

李仲生与“决澜社”

20世纪以来,欧洲的艺坛突现新兴的气象,野兽派、立体派、未来派、超现实主义等艺术风格林立,无不冲击着陈腐的中国艺坛。中国艺术界对现代艺术大潮做出了相对的回应,现代主义绘画的萌芽在中国出现了。

当时留学欧洲和日本的年轻艺术家, 几乎都多多少少有着现代艺术的倾向。1931年,偏好现代主义的画家倪贻德、庞薰琴、陈澄波、周多、曾志良在上海组成“决澜社”。1932年又有梁白波、王济远、段平右、阳太阳、杨秋人、周麇、邓云梯、丘堤等人参加“决澜社”活动。李仲生就是在此时参与其中的,他和丘堤当时都在王济远主持的上海美专研究所学画。“决澜社”是中国第一个按照法国模式建立起来的现代艺术社团,当时吸引着一批不跟时风、不随大流的新进画家,在一定程度上,团结西画家去作多方面的探索,创造生动活泼的艺术风气,并且也促进了对西方近现代绘画诸流派的研究和借鉴,为中国现代艺术开拓了一片疆土。李仲生早期偏爱毕加索的新古典主义及莱热的机械主义画风。丰子恺的《西洋画派十二讲》、《西洋名画巡礼》都为他打开了视野。由于其画风新颖,他的两幅“机械派”风格的作品参加了“决澜社”的第一回展览。同期“决澜社”的其他画家大致属于野兽派和新古典派之间广义的现代绘画的倾向。

虽然,当时社会给予这些前卫艺术家以萌生和活动的空间,但从当时中国文化艺术的整体格局看,这样前卫艺术社团只是沧海一粟。现代艺术在中国出现不多久便面临无以为继的尴尬局面,毕竟其缺少深厚的文化土壤,加上战争的复杂的大社会环境,前卫艺术家很难找到声气相投的接受者。

时代没有给艺术家留出足够的生存空间。被革命席卷的年代,不论是激进还是保守,一切纯粹的艺术趋于停顿,他们只能各觅去路。“决澜社”创始人之一的倪贻德,投身革命,放弃现代主义绘画观念,向写实主义靠拢,甚至否定自己的过去,把现代主义绘画批判成为“资产阶级艺术”。庞熏琹则转向工艺美术的研究领域,其他如林风眠、吴大羽、梁锡鸿、赵兽等也只能放弃或者在另一种绘画的形式中延续现代主义绘画的一屡游丝。

在大陆绘画创作向写实主义一边倒的情况下,中国的现代主义绘画能够得以生存,并且在海峡彼岸的台湾有了长足的发展,这是与李仲生赴台的际遇分不开的。作为“决澜社”主要成员之一的李仲生没有在清算“新派画”的斗争中被迫背离现代主义的道路,而是在政治环境相对宽松的台湾,为现代主义绘画找到了寄身之所。

李仲生作品赏析【作品041】

倾听潜意识的呐喊

李仲生创作【作品041】这幅抽象作品,容易让人联想起“炼狱”的情境。“在天主教的信仰中,当人死后灵魂进入天堂之前,因为还背负着小罪,必须经过“炼狱”的磨难,去除生前罪恶,灵魂经由此锻炼才能安然进入天堂。”本作品在沉着暗郁的色彩中,画面底部的灰、红笔触就像燃起了熊熊的烈火,无情的灼烧着,这些来自现世的苦难与罪恶,不分彼此,隐隐中堆砌成十字形结构,它们飘浮在空中接受最严酷的试炼。李仲生以干燥的笔触,凝重的涂、抹、点、画线条,让红、黄、蓝、黑颜色纠结交织,偶而在其中随性挥洒与刮除镂刻出神经质的细白线,增强了画面对比的张力,令人怵目。

【作品041】

1971 画布·油彩 90*64 国立台湾美术馆藏

注:文章《李仲生与现代主义绘画的发展》来自网络,版权属作者所有。文章配上相关图片和作品,分五次转载发布,欢迎关注交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