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滑雪不是梦 盈利才有话语权

原标题:三伏天滑雪不是梦 盈利才有话语权

██6月10日,北京市第十一届全民健身体育节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开幕,普及推广冬奥知识是本届体育节重点内容。开幕当天,由北京市体育局、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和星奥科技公司共同打造的占地2万平方米、雪道面积达1.6万平方米,亚洲最大室外旱雪场地——奥森旱雪滑雪场也正式对外亮相。

北京世奥森林公园开发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田锦秈介绍说,该雪场突破了季节、气温、地形方面的局限,是名副其实的“四季雪场”。

破除滑雪魔咒

“四季雪场”的概念并不陌生,“旱雪”这一创新产品是四季雪场能够得以实现和发展的重要基础。旱雪从字面上指的是“没有雪的雪”,将金属和塑料在特殊工艺加工下,变成仿真雪。在其发源地英国和普及率较高的日本,旱雪滑雪场大部分作为“滑雪驾校”而存在,是滑雪爱好者学习滑雪和磨练技术的场所。

██在我国,旱雪的发展从2012年就已经开始,彼时国内最早生产旱雪的公司星奥科技公司已经推出了第一代产品“尖锋旱雪”;国内另一个巨头是极速旱雪,极速旱雪在2016年全资收购了日本三菱化学公司雪毯业务的全部知识产权、工艺及设备,将其引入中国。

除了产业内公司的创新与努力,在“十三五”体育规划等相关政策中,三亿人上冰雪、冰雪项目纳入学校体育项目、北雪南移等政策导向,促使相关企业和资本对冰雪产业相关业务的追逐更加热烈。

但受自然条件限制,我国冰雪资源大多分布在东北地区和西北地区,华北地区的冰雪资源极为有限,更不用说终年见不到一次雪的南方了。

可以说,滑雪场的主要战场在东北和西北山区,除此之外的其他地域理论上来说都是旱雪滑雪场的战地,市场空间不可小觑。

极速旱雪创始人张力君曾表示,旱雪的主要用户群体99%是未滑过雪的人群,其中青少年儿童是主要用户群体。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0-14岁儿童达到了2.2亿。由此可以粗略估计旱雪的潜在用户人群约在3.5亿左右。

我国冰雪资源并不丰富,滑雪运动受到时间和空间的制约,尤其夏季,全国普遍高温,长达半年甚至更久的“空窗期”让滑雪发烧友无计可施。

有条件的滑雪发烧友只能去境外滑雪,新西兰、加拿大成了首选的热门国家。

国内很多公司也看到了这一需求,适时推出了室内滑雪场,如哈尔滨万达娱雪乐园,现已准备开门迎客。

但这些举措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实际问题,因此国内众多科技创新型公司瞄准模拟滑雪设施,各种材质的雪毯、雪道甚至滑雪模拟器横空出世,希望能够最大程度还原真实雪场。

怎么玩转旱雪?

旱雪滑雪场同样也是破解滑雪市场痛点的一个选择。现在对于北京市民来说,旱雪滑雪场已经从概念变成了现实,变成了身边触手可及的运动设施。

田锦秈说:“奥森想做的是‘城市旱雪’,把旱雪场建到百姓身边,相对于旅游项目,奥森打造的旱雪滑雪场更像是城市运动场地。”

据了解,在冬奥会刚申办下来时,田锦秈就考虑过要将奥森公园与冰雪运动结合起来,但一直没发现好的项目,直到后来接触到了尖峰旱雪,经过多方考察最后田锦秈决定,在奥森公园打造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旱雪滑雪场。

尖锋旱雪与奥森双方一拍即合,而据田锦秈透露,尖锋旱雪为奥森提供的是第四代旱雪雪毯,使用年限更长,且使用了引进瑞士的最新技术,不易沾灰变色,减震性能、仿真度等也得到了改善。

██网上盛传,奥森旱雪滑雪场的仿真度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但很多人不太相信,面对这个问题田锦秈没有回避,他说:“数据是真实准确的数据,数据的采集根据旱雪和真雪的速度值、加速度值等来计算,同时还要专业运动员来配合数据采集。”

在田锦秈眼中,由于奥森旱雪滑雪场仿真度较高,完全可以担任“滑雪驾校”的角色。当然,出于安全考虑,会先让初学者在“骑滑道”学习。

“骑滑道”类似于一条长长的条凳,一旦初学者出现要摔倒的情况可以马上坐下,这样不仅可以避免摔倒,还能防止因摔倒而造成的冲撞。此外,在学习过程中还有相应的滑雪指导员进行指导,只有能顺利从“骑滑道”滑下的学员,才被允许到更高级的滑道。旱雪滑雪场的雪道两旁都有双层护栏,也是为了防止出现滑雪事故。

目前,奥森旱雪滑雪场共设计有雪道19条,分为初级道、中级道、骑滑道、飞包道、越野道、空中技巧道等。为夏季滑雪爱好者提供了四种消费方案:VIP年卡,不限时不限次且提供专门雪具和储物柜,每年9980元;50次卡,8000元,每次4小时;10次卡,3000元,每次4小时;单次售卖,400元4小时。

田锦秈称,目前奥森公园的旱雪滑雪场是百姓身边唯一一家大型旱雪场,可能会面临客流量超载的问题。对此他给出的解决方案是,面向中小学培训开放时会选择白天,晚上下班后的黄金时间会留给都市白领。

“时间段错开,会提高雪场的利用率,充分利用既有益于全民健身,又对雪场的运营和盈利有好处。”田锦秈说。

如何盈利

田锦秈透露,整个旱雪滑雪场成本在4500万元左右,原因是雪毯单价较高,每平方米雪毯就需要1200元,1.6万平米雪面价格就几乎达到了2000万元。面对高昂的成本,如何盈利成为摆在田锦秈面前的难题。

“理想状态下,北京2000多万人口能被旱雪滑雪场吸引来的可以在30万左右,预计第一年能盈利1200万到2000万,第二年能把建造成本赚回来。”同时,田锦秈也认为地理位置对于旱雪滑雪场有一定影响。

“如果在有户外滑雪场的京郊地区,比如延庆和顺义,投资这么多建设滑雪场不太现实,要考虑回报率以及回报周期等问题。”田锦秈说。

除了足够的人口基数和合适的地理位置,运营是盈利的关键。田锦秈认为,压缩人力成本会有利于尽快盈利。

“滑雪场的在编工作人员尽量保持在30个以内,外聘的教练员之类的工作人员成本也不会太高。”他说。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田锦秈对旱雪滑雪场的盈利前景过于乐观。“北京石京龙滑雪场每年客流量7.5万人(次),客单价260元左右,每年营收也就2000万,旱雪滑雪场一年盈利就预计1200万到2000万,有点儿困难。”该人士说。

██记者拿着这份数据咨询了万科石京龙滑雪场的助理总经理程佳,程佳表示数据基本无误。程佳表示,虽说旱雪滑雪场盈利可能面临困境,但如果奥森旱雪滑雪场能增加娱乐和初学者感兴趣的东西,田锦秈的预期也并不是不可实现。

“旱雪滑雪场的发展不会对传统滑雪场的市场份额造成冲击,甚至还有可能会促进冬季滑雪场人数的增长。”程佳说。

田锦秈也认为,旱雪滑雪场的建设会对“三亿人上冰雪”起到不可忽视的促进作用。而且一旦奥森的运营模式被证明是成功的,将对我国许多大中城市起到示范作用,南方地区“上冰雪”活动,也将得到启示,找到更好的发展方向。

不过他也承认,只有待奥森旱雪滑雪场盈利之后,这一切才更有说服力。

作者:芦文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