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盾 | 你只知道他拿了奥斯卡?那些你没怎么听过的作品才是“卧虎藏龙”!

原标题:谭盾 | 你只知道他拿了奥斯卡?那些你没怎么听过的作品才是“卧虎藏龙”!

2000年,他凭借电影《卧虎藏龙》配乐

一举摘得“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

竖起了中国武侠电影配乐的里程碑

如果你只知他的电影配乐

则将无法理解,他何以成为

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作曲家之一

《卧虎藏龙》配乐,演奏:马友友

女书

没有微信的年代

在闺蜜间流传着这种古老语言

谭盾说,中国的音乐 “就像书法”

一种将近消逝的语言,他用音乐来延续

相对最广泛的听众而言,谭盾的作品《女书》明显不如《卧虎藏龙》等电影配乐一样,让人立马沉浸于优美壮丽的旋律中。但这部作品背后有着更为深厚的文化意义。

“女书”是中国湖南一种正在消失的语言,它产生于13世纪,是专门给女性使用的一种语言。谭盾 历时12年 深入到江永县收集和采风世代相传的女书故事和歌曲,以史诗般的音乐语言,创作出一部完全由西洋乐器演奏的大型交响曲,把这种古老而不可思议的女性文字,升华为一种文化现象。而谭盾创作的《女书》的全名是《女书:女性神秘之歌,为13部短片、竖琴及乐队而作》。为了创作这部作品,谭盾背着摄影机、录音设备一次次跋山涉水,记录了大量原始素材,从中获取灵感。

谭盾觉得

西方音乐是那么直接,那么响亮

我们的音乐就像书法一样

▲闺女出嫁,母亲除了会吟唱“女书”歌谣,还会用眼泪来为即将离家的女儿送行,俗称“哭嫁”

李冰冰与全智贤领衔主演的《雪花秘扇》

讲述了一个与“女书”有关的故事

▲“女书”手稿文物

在女书博物馆,瑶族阿姨正制作绘有女书文字的织带

在作品《女书》中充当独奏的西式竖琴奏出叮叮当当的声响,有如东方的弹拨乐器。舞台上方的三块小银幕,播放着

乡村女人们吟唱女书歌曲的影像.....

老奶奶的歌声.....

女人的哭泣声、竖琴与乐队.....

互相应和、互衬、交融

▲谭盾创作《女书》时的草稿

水祭

音乐里也能“玩水”

对话250年前的巴赫

2000年,“奥斯卡”大奖让中国大众认识了谭盾

同一年,一部《水祭》(又称“马太受难曲”)则让他 轰动世界

“受难曲”是一种宗教音乐体裁,一般以耶稣受难和被钉于十字架的故事为蓝本创作,作为宗教仪式中的一部分而存在。而“西方音乐之父”巴赫的《马太受难曲》被视为是“受难曲”体裁的巅峰之作

2000年,为了纪念巴赫逝世250周年,谭盾创作出另一部 震撼全球 的《马太受难曲》。这部作品的英文全称为《Water Passion after St. Matthew》,又译作《水祭》或《复活之旅》。这不是仰望性质的“致敬”之作,也并非着意摆出向巴赫“挑战”的姿态,而是一场跨越巨大地域和时空的“对话”。

以东方语言,来表达植根于西方文化最深层次的题材此前极少东方作曲家愿意作此尝试。谭盾不仅勇敢踏出这一步,他的《马太受难曲》更是取得了 全球一致喝彩 的评价。

谭盾在他的很多音乐作品中,都使用了“水声”作为音乐元素。在《马太受难曲》中,他更把“玩水”发挥到极致舞台上的音乐家在发着光的水碗中拍打,泼溅,水声与乐器、人声互相交织。

谭盾本人为此作了注解:

“水在很多文化中都具有

永恒精神与外在世界相联的隐喻,是洗礼的象征,

与出生、复兴、再生和复活关联。”

这部以水声开始,也以水声结束的作品,被谭盾营造出犹如古老祭祀般的张力,以水的隐喻回应巴赫的受难曲,神奇地打破了民族、语言、文化的隔阂,最后将听众带入一场救赎。

摇滚

所有古典音乐大师

身上都有“摇滚精神”

为什么要把摇滚和古典结合在一起?

不同的美学和传统,如何进行对话?

在创作出一系列分量极重的音乐作品之后,谭盾显然已经不惧一次又一次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7月10日,谭盾联手杭盖乐队及上海交响乐团,亮相上海夏季音乐节(MISA)上演了名为《交响摇滚:狼图腾》的音乐会。这一次,他把眼光放到了素来被认为“难登大雅之堂”的摇滚乐,他准备吃的“螃蟹”名叫交响摇滚”

“交响摇滚”是谭盾与杭盖乐队数年前开始合作的音乐形式,他们首先面对的问题是:为什么要把古典音乐和摇滚乐结合在一起?

谭盾说到:“摇滚永远都在与社会对话、跟社会叫板、‘say no’某种程度上在推动着社会进步;而交响乐队却一直在维护两三百年来形成的传统。但他们常常忘了一点:在音乐史上,每一位伟大的作曲家都渗透着一种‘摇滚精神’。比如贝多芬就是‘摇滚精神’的代表。如果管弦乐队能继承贝多芬的精神,它就一定能像摇滚乐一样,凝聚年轻的创造力、凝聚社会的参与感。”

交响乐和摇滚乐有着不同的美学和传统,很多人对两种音乐的结合,都会下意识地理解成“交响乐队伴奏摇滚乐”,或是“融入了摇滚元素的交响乐”,但谭盾和杭盖乐团的野心明显不止于此:“这种形式不够刺激,”谭盾表示,“我们要的是两个乐团、两种音乐形式的对话和互动,比如我们将会听到摇滚乐和巴洛克音乐、和瓦格纳、和音乐之父巴赫的对话。

要实现这个“对话”,则无法避免如何实现“平衡”的技术问题:这是两个乐队的对话,彼此的音场需要相对独立,又互相对比,同时也能融洽地合奏。“我们在技术上突破了巨大的难关,标志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的诞生。”谭盾不无自豪地说道,“杭盖是中国唯一一个从管理到组织都实现了‘国际范’的摇滚乐队,与交响乐团的合作,表现出非常高的专业水准。”演出当晚,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内,气氛一改往日的正襟危坐、典雅肃穆,简直能用“嗨翻天”来形容。

曾几何时音乐就如祭坛上的神像,只是祭祀的道具;曾几何时,音乐就如笼中的金丝雀,只供贵族来玩赏。而如今,音乐又应当是什么角色?是历史的纽带,是文化的桥梁,更是前进的动力

谭盾 之所以能成为

当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作曲家之一

正是因为他不断用自己的创作

来践行着音乐家应走的道路

收听橄榄古典音乐网易云电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