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昆西•琼斯起诉迈克尔•杰克逊遗产获赔940万美元

原标题:昆西•琼斯起诉迈克尔•杰克逊遗产获赔940万美元

据悉,本周三,传奇音乐制作人昆西•琼斯在洛杉矶法庭上赢得了他起诉迈克尔•杰克逊遗产管理委员会的官司。陪审团判定迈克尔•杰克逊遗产委员会欠他940万美元,而他之前声称自2009年“流行音乐之王”去世之后他有高达数千万的巨额版税被骗走。

判决结果并不是这位传奇制作人所希望的3000万美元,但这一金额也比杰克逊遗产委员会原本认为他们应付的钱更多。琼斯在周三下午的判决中身着灰色西装和淡紫色的衬衫,他看了一份裁决表,并密切关注着一切。

琼斯随后在一份声明中说:“作为一名艺术家,保持作品的愿景和完整性是最重要的。我和迈克尔组建起的团队在创造这些专辑时花了很多心思和考虑,它们总是给我极大地自豪感和安慰,因为即使在这些歌曲录制的30年后,它们仍唱响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这起诉讼绝不是针对迈克尔,而是为了保护我们在录音室里所做的工作的完整性,以及我们所创造的遗产。虽然这个判决并不是我所寻求的全部金额,但我非常感谢陪审团在这件事上对我们的支持。我认为这不仅是我个人的胜利,也是艺术家整体权利的胜利。”琼斯说。

在结案陈词结束的周一下午,陪审团的审议讨论便开始了,在琼斯长达数年的法律斗争以证明他被剥夺了至少3000万美元的版税后,这个三周的审判终于有了结果。

在判决之后,迈克尔•杰克逊遗产律师霍华德•韦茨曼和泽亚•摩大柏两人共同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琼斯不应该获得这笔金额。“虽然陪审团拒绝昆西•琼斯近2100万美元对MJ遗产的索求,我们仍然相信,现在判给他的数百万美元是错误的,在合同框架内,他无权获得这笔钱。”

“这将让琼斯先生已经遵循了30多年的合同的法律语言被重新解释、重新书写,而他在法庭上承认他从来没有读过这些合同,并将其称之为‘蒙圈合同’,并告诉陪审团他‘一点也不在乎’。任何超过他的合同中所规定的金额都是过分,这对迈克尔的继承人来说是不公平的。虽然琼斯先生现在把这描绘成是艺术家权利的胜利,但真正的艺术家是迈克尔•杰克逊,而琼斯先生正在索求的是属于杰克逊的钱,”他们的声明说道。

原告律师迈克•麦库说,他对琼斯没有得到更多的钱感到失望,“陪审团发现,琼斯先生对几乎所有项目的欠款指控都是正确的。我们对此很高兴。结果有好有坏,但总的来说我们很高兴。”

在判决之前,遗产委员会已经承认,由于会计错误,琼斯被欠了39.2万美元的版税,但遗产方认为该制作人没有资格获得3000万美元的收入。根据庭审期间的法庭证词,杰克逊去世后,琼斯已经获得了大约1800万美元的版税。

在审判过程中,陪审员听取了会计专家、律师、音乐专家、版税专家和84岁的琼斯的证词。琼斯上周在法庭上讲述了他的故事。琼斯在法庭上提及了他对杰克逊音乐目录的重大贡献,其中包括现在由遗产委员会管理的母带的所有权。

在审议讨论开始之前,法官迈克尔•斯特恩指示由10位女性和2名男性组成的陪审团考虑从合同签订的时间开始,直到争端开始这一时间段内,应该如何解释合同中的文字含义。这一指令在陪审团的最终决定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研究了琼斯、杰克逊和MJJ公司在1985年到2013年期间是如何对待商业关系的。

28岁的迪伊•温第一次当陪审员并担任陪审团主席。他说合同是陪审团纳入考虑到最重要证据,而他们判定的折衷金额是根据一个专家证词来定的。当被问及他是否觉得自己倾向于某一方的时候,他说琼斯出现在法庭上对他和其他陪审员产生了影响。

迪伊•温说:“案件中的一个名字出现确实是有区别的。”他在判决后立即接受了采访,但他补充说,许多陪审员都是杰克逊的粉丝,不过这也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判断。

但对杰克逊遗产律师来说最震惊的是,陪审团认为琼斯应该被认为是杰克逊和索尼合资协议的一部分。

“昆西•琼斯不是迈克尔的合伙人,他也不是我们的合伙人,”韦茨曼在审判结束后说。“尽管他得到的比他要求的少2000万美元,但这仍然是一大笔钱,真是不幸。此次的陪审团被放到了解释和重写协议的位置上,这是非常不寻常的,通常情况下,他们不会被赋予这样的责任。”

韦茨曼说他和律师团队对这个判决很惊讶。“我明白每个人都说,这个结果还算不错了,毕竟他们要求的是3000万美元。但我们依然很失望。”另外他说,遗产打算提起上诉。

周一的结案陈词双方律师大战“文字游戏”

就在本周一,昆西•琼斯与迈克尔•杰克逊遗产管理委员会的版税纠纷官司的结案陈词充斥着“文字游戏”。陪审团之后需要给“唱片”和“视频展现”这样的词汇下定义,才能决定制作人昆西•琼斯有没有被亏欠,被亏欠多少钱。

2013年,琼斯起诉了MJJ制作公司,声称在“流行音乐之王”去世后,他被少算了数千万美元的版税,也被无理拒绝了制作自己和杰克逊合创的歌的混音版的机会。

琼斯在审判期间出庭作证,MJ遗产律师韦茨曼问他是否意识到起诉遗产就是在起诉杰克逊本人。琼斯生气的表示不同意,“我不是在起诉迈克尔,我是在起诉你们。”

琼斯的律师斯科特•科尔告诉陪审团,此案是关于两个人和“他们创造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音乐”。他将杰克逊遗产管理委员会的辩护描述为“文字游戏、死循环和钻牛角尖”,并强调这是琼斯在长达70年的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提起诉讼。

由于争论集中在两份合同上:1978年和1985年的琼斯和杰克逊之间的制作人协议,词语的精确定义是关键。在这些合同中,琼斯有权从《疯狂》(Off the Wall),《颤栗》(Thriller),《飙》(Bad)获得一部分版税。双方争论琼斯是否应该获得一部分杰克逊1991年与索尼的合资协议的利润,以及他是否应该获得一部分杰克逊电影的净利润,还是只获得这两项中使用歌曲的授权费。

琼斯认为,据合同,《就是这样》(This is It)是一部“视频展现”,他有权获得一部分净收益。与此同时,杰克逊遗产管理委员会表示,“视频展现”这个词是指音乐录影之类的东西,《就是这样》是电影,与此无关。

陪审团还必须敲定“给一首歌混音(remix)”的精确解释。琼斯说,他的合同让他有权拒绝为杰克逊制作的任何作品进行混音,而杰克逊遗产管理委员会却表示,他的权利仅限于制作时期的由索尼(当时是Epic厂牌)所指定的混音版本。

杰克逊遗产管理委员会的律师泽亚•摩大柏和霍华德•韦茨曼分别代表辩方做了结案陈词。

摩大柏重申,与索尼的合资协议是在90年代初宣布的,而直到20年后,琼斯才对他的股份利益提出了异议。他还指出,杰克逊的去世对他来说一直是有利可图的。在2009年6月25日之前的两年里,琼斯从二人的作品中获得了300万美元的收入。在杰克逊死后的两年里,琼斯又获得了800万美元的收入。

在提醒着陪审团杰克逊此刻无法为自己辩护的时候,泽亚•摩大柏说,如果杰克逊还在的话,他会对琼斯说:“并不是你成就了我。”

当韦茨曼接手时,他把注意力转向了琼斯在证词中使用的词语。详细地讲,他质疑琼斯的说法,即他“不关心”合同,也“不是因为钱”而闹的这个案子。他还说,如果允许琼斯获得《就是这样》这部纪录电影净收益的一部分,就荒唐得像告诉影院观众,当他们买电影票时,也买了一张唱片一样。

韦茨曼还提醒陪审团,自从杰克逊去世后,琼斯已经收获了1800万美元的版税,并继续从遗产管理委员会的每笔交易中收着报酬。然后,他让陪审团给琼斯传达一条信息:“你不值得‘加薪’。你不能得到更多迈克尔•杰克逊的钱了。”

琼斯的律师迈克•麦库选择为他的团队最后出场,并指出,杰克逊遗产管理委员会自从这位艺术家去世后,已经收获了大约5亿美元的利润。“这是一大笔钱,”他对陪审团说,“大家都知道。”

昆西•琼斯有多重要?

昆西•琼斯是迈克尔•杰克逊三张经典专辑《疯狂》、《颤栗》和《飙》的制作人和联合制作人。为什么说是联合制作人?因为这些专辑里很多歌曲,杰克逊本人也是制作人和监制。但昆西一直被许多人看作是杰克逊的恩师之一,甚至说,没有琼斯就没有MJ。

但事实上,杰克逊在和琼斯合作以前,就已经和兄弟们组成乐队卖出了一亿张唱片。而与琼斯在八十年代末分道扬镳后,杰克逊也继续制作着高品质的畅销专辑。

杰克逊团队中没有人会否认琼斯的巨大贡献,但杰克逊的律师韦茨曼这次在审判期间的一个采访中说,“他(琼斯)和很多制作人一样出色,但公平地说,是迈克尔让他又上了一个层次。”

这句话的含义清晰可见。

事实上,在这次审判里,韦茨曼特意播放了杰克逊的四首样带,然后立刻播放琼斯制作的成品。

琼斯怒了,问,“你是什么意思?你想证明什么?”

韦茨曼没有明说,但言外之意,就是要让陪审团听到,杰克逊录制的样带,和昆西•琼斯制作的成品,其实差别不大,杰克逊作为艺术家,本人也贡献良多。(文/Johanna,Clickbob, Kee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