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明堂唱片李天杲:定位更都市化,品牌传播力更强

原标题:明堂唱片李天杲:定位更都市化,品牌传播力更强

你要推动行业发展,那就必须不断给听众好的音乐,听众的审美提高了反过来会鞭策厂牌做更好的音乐。厂牌需要匹配的东西很多,比如艺人培养、媒体宣传,之前最缺的就是媒体宣传。

作者 | 齐朋利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256家创公司

7月20日,在首届CMA唱工委音乐颁奖礼上,Lu1的《午夜列车上的告别》获得了最佳说唱专辑。就在5个月前,同样是这位毕业于 UCLA的说唱新星一连拿下了2016豆瓣阿比鹿音乐奖最受欢迎说唱音乐人和年度说唱音乐人等奖项。

在音乐上斩获奖项的同时,Lu1在商业代言上也有不错的表现。今年4月,Lu1与Apple合作为Beats耳机拍摄了宣传视频。6月,Lu1又受到汽车品牌威驰FS的青睐参与了街声主办的“新声代,无所畏”街声X威驰FS长沙站和广州站巡演。除此之外,Lu1还拍摄了AsicsTiger和Puma的平面。

和国内很多嘻哈音乐人相比,Lu1的发展路径显得有些与众不同。这既与Lu1的音乐风格有关,也离不开Lu1背后厂牌明堂唱片的助推。

音乐作品加品牌代言是这家位于成都的嘻哈厂牌推动音乐人发展的两条路径。其中作品是基础,而品牌代言则有助于艺人影响力的进一步扩散。在Lu1之外,明堂还签约了Kafe.Hu、夏之禹等音乐人。

在李天杲看来,目前国内嘻哈音乐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媒体支持。《中国有嘻哈》的诞生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这一不足,但只靠一档节目远远不够。这也是为什么李天杲要借助品牌的力量来推广音乐人。“我觉得在目前环境里品牌的传播力可能比媒体还要强。和品牌合作也许不是最重要的,但它是一个有效渠道。”

谈到今年的计划,明堂唱片创始人李天杲告诉三声(ID:tosansheng),之后会举办Lu1的3 场爵士乐队编制的不插电演唱会,已经发行夏之禹 的第一张专辑《太空少女》,此外也会有音乐节演出。李天杲对明堂的期望是在保持品质的前提下,每年出五张唱片。“像Lu1、夏之禹等艺人,我们希望他们能做到各自领域的第一或第二梯队。”

明堂前期的定位还是比较都市化

李天杲最早接触嘻哈音乐是在2000年前后,当时他对嘻哈音乐最大的感受是“这种音乐律动感非常好”。2008年,有朋友找到李天杲想做独立音乐厂牌,由于两人想法很契合,一年之后明堂唱片正式诞生。“当时的想法是挖到一些好的音乐,也希望更多人能够听到,其实是作为乐迷的心态来帮助音乐人做一些推广。”

在经营明堂唱片的同时,李天杲也在广告公司上班。广告公司的工作经历直接影响到了后来明堂用品牌合作来推广音乐人的思路。2011 年,明堂帮电子音乐制作人白天不亮发行了专辑《时光幻游指南》,这是明堂发行的首张专辑。“其实白天不亮的音乐不完全是电音,他的音乐的律动非常好,我喜欢听律动好的音乐。”

由于白天不亮与嘻哈歌手馒头有合作,李天杲认识了和馒头同在APlus组合的夏之禹。2013年,明堂还帮电子音乐人Keemo发行了专辑《安眠曲集》。从2014年底帮Lu1发行圣诞单曲《顽乐记忆》开始,明堂越来越向说唱靠拢。2015年明堂唱片聚集了Lu1、夏之禹等说唱音乐人,李天杲也辞职全力做厂牌。

2015年7月,明堂发行了Lu1的专辑《男孩》。2016年6月,明堂发行了Lu1和Cee合作的《午夜列车上的告别》,一个月后,明堂又发行了Kafe.Hu的首张正式专辑《27:the Code of Lucifer》。“我们会发和明堂匹配的音乐,明堂的定位还是比较都市化,我们也不会排斥做trap,但会是比较chill一些的那种,不是特别燥的。”

今年9月,Lu1会展开他一连3场的爵士乐队编制的不插电演唱会Nomad Studio Session。李天杲谈到,不插电演唱会是要做成能于听众更立体交流的嘻哈和爵士跨界的融合现场。“我们也希望通过演出突出Lu1的形象,有趣又不失优雅,从音乐上来说,Lu1也在向大众展示说唱还有更深层次更文学性的表达,代表的是另一种生活方式的嘻哈,演出会让Lu1在市场里形象更加立体,大众对他的认知更清晰。”

品牌比媒体传播力更强

事实上积极推动和品牌的合作也是提升Lu1大众认知的另一条途径,“如果我们把Lu1定位成一个品牌,他在市场上就是偏中产和精英阶层一些的品牌,我们也会推动匹配的品牌来进行合作。”正如李天杲提到的,在目前的阶段,品牌覆盖的人群可能要比媒体更广。当然,与主流媒体合作同样一条不可或缺的路径。

今年10月份,明堂会帮夏之禹发行第一张专辑。在发行地区上,李天杲选择先在台湾发行,“新人的第一次曝光非常重要,就音乐行业来说,台湾的媒体环境对嘻哈音乐要更宽容,包括台湾的一些节目在大中华区也有着不错的影响力。”

谈到成都嘻哈音乐的发展,李天杲认为,成都本身是适合各类文化发展的地区,对于不同类型的音乐态度更开放经济压力也小于北上广,这都促成了成都嘻哈音乐的繁荣。“成都人其实很爱玩,像trap这样的音乐又非常刺激荷尔蒙,它符合现在年轻人听音乐包括跳舞的需求,这就促成了trap在成都这些地方的流行。”

虽然已经在近些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李天杲认为明堂在宣传和推广上仍有不足。为此,今年明堂计划在上海开一间办公室专门负责市场。

但也并不是所有艺人都能达到和品牌合作的程度,李天杲认为,要和品牌合作首先要有知名度,“这种知名度可能是参加《中国有嘻哈》或者靠好的音乐作品建立。”但最主要的是艺人建立的形象,“你是怎样的形象匹配的是怎样的消费者,只有你的消费者和品牌的消费者是契合的,那么品牌才会为你买单。”

李天杲对于融资的态度是不拒绝但要合适。融资是为了保持稳定的产出,正如前面提到的每年五张唱片是明堂的目标。谈到《中国有嘻哈》带来的影响,李天杲认为最直观的是艺人身价的飙升,“今年很多音乐节都想要定说唱音乐人,感觉整个市场对嘻哈的需求和接受程度都在扩大。”

但嘻哈音乐的发展仍需要更多的音乐人和厂牌来推动。谈到厂牌在音乐发展的承担的作用,李天杲认为,首先要保证出品一定是好的,“你要推动行业发展,那就必须不断给听众好的音乐,听众的审美提高了反过来会鞭策厂牌做更好的音乐。厂牌需要匹配的东西很多,比如艺人培养、媒体宣传,之前最缺的就是媒体宣传。”

但就在当下,嘻哈音乐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度。李天杲承认国内嘻哈的媒体环境在好转,在他看来这与前几年韩国流行对中国的输出也有关系,“它其实帮嘻哈在中国流行奠定了一个很大的基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