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宋楠:击溃印军信念的10款人民解放军车载炮

原标题:宋楠:击溃印军信念的10款人民解放军车载炮

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横评8款我人民解放军轮式车载炮技术,研判我军重火力重创印度陆军战术。本文为电动GO网主编宋楠原创撰写和拍摄,禁止任何网站或公众号转载。

2016年10月,珠海航展期间,多家军工单位集中展示了20余款不同口径的车载炮,火炮口径从155mm至25mm。载具驱动结构从履带,到4、6、8轮驱动模式。火炮射程从3公里至40公里,尤其可不同口径、不同射程、不同载荷的车载炮综合配置在高海拔的中印边境,并可坚决的完成对非法占据我藏南一线的印度军队完成了一场漂亮的“外科手术”般的自卫反击战。

一、中印武装冲突:

批判的继承了苏联红军“大炮兵”主义的解放军,在1950年爆发的伟大抗美援朝战争中,切身感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且完全不对称的火力投射的威力。这直接导致我人民解放军对不同口径的火炮“贪婪”般的研发、装备、改进、装备、引进、国产、装备、履带式自行火炮、轮式车载炮、驱护舰载炮。。。。。。等看似“疯狂却行之有效”的一系列理性动作。

众所周知,1962年,我人民解放军就曾在藏南地区发动一场旨在打击侵略我国领土的边境自卫反击战。一方面,被美苏英等国武装的印军装备大量装甲技术装备,和火力投射武器;一方面,仍处在“三年自然灾害”、且地处高原、后勤补给困难,缺乏火力投射武器的我人民解放军。

虽然最终以“解放军1个班战士俘虏了1个排的唱歌跳舞玩愈加的印军”喜剧效果收尾,却卖下来日后50年中印边境反复冲突和危机的伏笔。

在2013年早些时候,我驻藏某部前出至距离西藏阿里地区95公里的中印边界。这一地区海拔5100米,冬天寒冷,最低气温可达零下30度,常年气候恶劣,完全不适宜人居。来自印度新德里电视台的报道指出:“中国军队一个排约50名士兵在2013年4月15日越过‘实际控制线’,搭起帐篷安营扎寨” 。

由上图可以见,数座20人的军用帐篷以及一台东风两驱5吨卡车,两台东风5吨四驱卡车(其中一台为自卸车)。四门86式122mm口径榴弹炮,呈四个角度不同高低角度布放。而在画面外,还有三台勇士指挥车两台SX250(或2150)5吨六驱卡车。与此同时,对我军形成对峙的印军山地部队后方20公里处,有10门155mm口径、105mm口径门火炮和不下20台BMP-2系列装甲车正威胁着我军。之所以会出现如此装备不均衡的对峙,也是一种无奈。在天气和地理等自然条件上,我军控制的区域都不如印军控制区域。我军大部分中/重型装甲车辆,在高原地区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动力不足等问题。这就直接导致我军前线哨所,后方集结阵地的攻击火力密度或将不如印军。如果在发生大规模战斗时,我军后方支援部队在快速反应上将会出现真空期。

2017年7月早些时候,印军入侵中国西藏洞朗地区。由于洞朗地形和地势的战略特殊性,一旦中国展开收复“藏南”的对印作战,我人民解放军山地部队即可从其展开战斗队形,利用多款轮式突击炮、轮式车载炮,在不同口径自行火炮和自行火箭炮以及前线空军的支持,完成预设的技战术。

或处于转移国内经济和政治压力,印度总理莫迪怂恿印军非法侵入我洞朗地区,妄图造成既成事实,将这一区域吞噬。

从1962年第一次对印自卫反击战开始至今,虽然在战略态势有利于我军,但是印军在此后的50年中,一直谋求在其占领的区域内获得事实上的军事存在。经历了三次印巴战争和克什米尔冲突,印军在多兵种合成作战,高原/山地作战拥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尤其是近年来引进英国超轻型钛合金155mm口径榴弹炮,从装备上提升了印军山地部队的火力投射能力。这极大的威胁着日后我军遂行对印收复边界作战的突击部队安全。

从1980年代开始,印军就建立了多支旨在警戒我人民解放军驻藏部队的山地师。在引入苏式T-90系列主战坦克、SU-35系列战斗轰炸机同时,还列装了多款自行和牵引火炮。持续近30年的印军装备革新,为的是在地处相对低海拔平原区域,对处于较高海拔我藏南边境地区进行突袭战。

2008年第三次拉萨叛乱,2009年第三次乌鲁木齐叛乱发生后,我国境内接二连三的发生多起不同派别分裂势力的恐怖袭击。大有藏独和疆独联合对我平民百姓党政军机关,展开恐怖攻击的势头。这些分裂势力不惜通过参加车臣战争、高加索战争、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反美武装来获得武装冲突的经验。更有300人左右的中国籍ISIS恐怖份子,接受了更先进的低空导弹和反装甲兵器甚至是操作大口径火炮的训练。如果这些分裂势力携带重装武器潜回新疆、西藏甚至是内地,将会对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构成极大的危害。

不可否认的是,西藏分裂恐怖份子始终以印度为基地,向我国境内渗透并刺探我党政军重要情报。甚至做好了在印军发动入侵我国西藏战争时“里应外合”,遂行破坏我军后勤补给,刺杀地方政府高级领导人的任务。

从2010年代之后,中印边境武装冲突烈度逐步提升,我人民解放军装备逐步更换为09式车载炮,92式步战车改型的105轮式突击炮、“大八轮”改型的120轮式突击炮等极具适应西藏高原区域的针对性火力投射装备。

二、解放军驻藏部队(伦军)装备现状:

在警戒印军的3线区域,多重口径牵引式火炮虽然大量装备,在印军装备提升面前,火力突袭和机动性等方面的不足逐步凸显。

列装近10年09式122mm口径车载炮,是目前驻藏打击印军部队的主要火力投射装备。这款大量装备的车在爬,由86式122mm口径榴弹炮+陕汽2150型6轮驱动越野卡车结合而来。虽然配属了简易炮瞄装置,但是老旧的载具只能在6点钟方向发射,而不具备全向360度发射效能。

基于我人民解放军陆军最新通用“大八轮”装甲车为基型改装的105mm口径突击炮,较再役6轮驱动92式步战车基础改型的105mm口径突击炮,具备更强悍的通过性、更充沛的载荷,使得单车作战和编队作战效能成倍提升。

在高海拔的青藏高原,“大八轮”轮式突击炮的服役,具备对印军压倒性优势。

时至今日!在2016年10月珠海航展期间,集中展示了超过30余款不同口径和驱动结构的车载炮、防空炮以及火箭炮。其中多款轮式车载炮已经或即将装备我人民解放军驻扎西藏对印作战的前线打击部队。

三、9款不同口径车载炮技战术解读:

1、SH05型105mm口径车载炮和SH02型122mm口径车载炮

这款车载炮其实为我军轮式车载炮的“鼻祖”之一。采用类似于“骁龙”高机动车的载具,匹配105mm口径榴弹炮而成。

SH05型105mm口径车载炮的载具,最先使用09式122mm口径榴弹炮进行整体技术标定。由北方工业公司牵头,南京理工大学与部分协作单位,联合对国内现役轮式载具与中口径火炮的结合可能性进行调研。并开始进行较为简单的技术演示项目。经过8年的研发,最终确认我军这个项目的载具为枭龙四轮驱动1.5吨级载具扩展至3吨级六轮驱动平台,火炮则采用86式122mm口径榴弹炮。

SH05型105mm口径车载炮,由SH02型122mm口径车载炮改型而来。上图为早期SH02车载炮原型车。

上图为SH02车载炮最新状态实车细节特写。

无论集成105mm口径火炮,还是集成122mm口径火炮的SH05系列车载炮,近10年都成为我国军事刊物及外军媒体的“常客”。对笔者而言,这款车载炮使用的载具最为关注。至今没有任何一家军事媒体都没有对其载具进行具体介绍。

SH05车载炮(后文简称如此)的风挡玻璃、动力舱以及进气格栅线条特征不难发现,载具全向“借用”了美军悍马高机动车的架构。

上图为SH05车载炮驾驶舱内细节特写。

白色箭头:与柴油发动机最大转速设定不超过4000转/分向呼应的组合仪表(转速表)

红色箭头:5前速手动变速器换挡杆

总体看,SH05车载炮载具采用全钢制造仪表台(内饰)间隔塑料材质饰板。正副驾驶员座椅间隔接近0.5米。副驾驶员前端仪表台设定一组多功能触摸显示屏(用于下载经北斗导航系统传输定位、目标等参数信息)。或SH05车载炮装表参数,也可以通过这组触摸屏设定。

从副驾驶员一侧拍摄SH05车载炮驾驶舱副驾驶员一侧细节特写。

红色箭头:具备10余组功能键的触摸显示屏

白色箭头:双重备份的通联系统

上图为SH05车载炮前悬架及发动机下部细节特写。

红色箭头:纵置发动机油底壳

蓝色箭头:分动器

上图为SH05车载炮前悬架转向系统技术细节特写。YES!困扰笔者十年的不确定信息终于得到准确答案。

红色箭头:采用“门式”结构整体式前驱动桥扭矩传递路径

紫色箭头:双活塞前制动分泵

绿色箭头:通风前制动盘

蓝色箭头:“门式”结构前驱动条差速器壳体底端,距离地面距离

白色箭头:前转向节中心(传动半轴扭矩输入端)距离地面距离

很明显,SH05车载炮载具的前、中、后驱动桥均采用“门式”结构。其技术或来自骁龙越野车族。应用“门式”驱动桥技术最典型的车辆为德国奔驰姆尼莫克以及G级越野车。

在此前,笔者撰写的多篇车载炮,军用轮式载具技术评测稿件中,层引用SH05车载炮载具等信息。在查阅多方资料,都为未能获得任何关于这款6轮驱动轮式载具悬架和传动系统技术资料。

为了承受总重超过XX吨的载荷,SH05车载炮前悬架进行了加强。

黄色箭头:“门式”桥两端(同轴反转轴承室)外壳加强梁1组(每组2套)

红色箭头:“门式”桥两端(同轴反转轴承室)外壳加强梁2组(每组2套)

白色箭头:转向节下球销以及制动分泵支撑座加强梁

上图为笔者从SH05车载炮,第2驱动桥左后侧先前拍摄的传动组件细节特写。画面最左侧为第1转向驱动桥、画面右侧为第2驱动桥。

黄色箭头:从分动器向第2驱动桥传递扭矩的第2传动轴

白色箭头:从分动器先第3驱动桥穿地扭矩的第3传动轴(前端)

红色箭头:从分动器先第3驱动桥穿地扭矩的第3传动轴(后端)

蓝色箭头:固定在第2驱动桥桥壳上端的过桥轴承(链接第3驱动轴前后端)

紫色箭头:第2驱动桥螺旋弹簧

绿色箭头:第2驱动桥减震器芯体

橘色箭头:画错了,懒得删除,就让各位自行忽略了

上图为SH05车载炮第3驱动桥细节特写。

白色箭头:从分动器引出的最后3组传动轴(后端)

紫色箭头:轴间减速制动鼓

红色箭头:“门式”整体驱动桥下牵引臂

黄色箭头:“门式”整体驱动桥上牵引臂

蓝色箭头:“门式”整体桥减震器(前)

绿色箭头:“门式”整体桥减震器(后)

不可否认,SH05车载炮载具为了提升通过性,采用“门式”桥驱动架构。但是,实时6驱系统采用的“发动机-主传动轴-分动器-前传动轴-第1转向驱动桥;分动器-第2驱动轴-第2驱动桥;分动器-第3驱动桥-第3驱动桥”的驱动模式,与50年前一汽CA-30A系列6轮驱动越野卡车架构一样。没有使用结构进化、驱动效率更高的贯通式多桥全轮驱动系统,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或与其研发和生产的2000年代,有着直接关联。

上图为SH05车载炮左后侧结构特写。

黄色箭头:双排5人标定驾驶舱

白色箭头:中部火炮操作平台

红色箭头:火炮装表信息操控面板(与前部驾驶舱副驾驶员控制面板部分功能叠加)

紫色箭头:载具后部弹药补给舱(拥有匹配自动装弹机预设空间和相关线路)

蓝色箭头:载具后部驻犁(长度自动伸缩、角度可调节)

绿色箭头:第1转向驱动桥、第2和第3驱动桥等距布设

用于SH05车载炮动力调节、检测以及参数输入的控制面板,左侧为控制后部驻犁;右侧为火炮高低角、方向角、攻击目标参数,自身坐标设定,上传信息控制面板。

众所周知原因,控制面板全部“东热”模式处理。

红色箭头:炮手操控火炮发射、射击角度控制面板

黄色箭头:手动操炮方向机和高低机手摇杆

绿色箭头:轻量化火炮后退缓冲区域

SH05车载炮上装为105mm口径榴弹炮,并非一款全新火炮,而是由“大八轮”105轮式突击炮匹配的火炮“牵引”而来。中距离火力投射的SH05车载炮,强调的曲射火力精度和密度。而不是“大八轮”105突击炮强调的歼灭印军装甲力量的直射精度和密度。

采用重型6轮驱动高机动性载具的SH05车载炮,从最初SH-2型122mm口径榴弹炮,强调中远距离火力支持。到换装105mm口径反坦克炮,SH05车载炮的技战术发生了重大改变。

此前推出的122mm口径车载炮,只能进行6点钟、12点钟方向全装药发射。如果进行3点钟和9点钟方向发射,可能因后坐力过大导致载具翻车。

换装105mm口径SH05车载炮,结合了“大八轮”105轮式突击炮的火力直射效能,122mm口径车载榴弹炮火力曲射效能,通过降低整套系统自重和强化火炮缓冲后座效能,在有条件下具备全向发射能力。

虽然SH05型105mm口径车载炮的载具,已经落后于2016年前后我军全面换装的不同载荷的“三代军”轮式载具。但是轴荷均衡,整车成本低廉,通过性优异的特征,可更好的在4000米海拔之上的青藏高原,进行全负载战术机动。搭载的战斗全重更小,射击精度和射速更优良的105mm口径反坦克炮,不仅简化后勤供应,更可灵活的布置在对印作战第2道战线(可随时向火线机动)。

3、SH01的155mm口径车载炮

SH01型155mm口径车载炮,与SH-5型122mm口径车载炮为同一个时期的技术和战术验证产物。至于2016年珠海航展,引入这款10年历史“老兵”,恐怕不仅仅是对外销售展示用途,而是在传递“解放军火力为王”、以及155mm口径榴弹炮车载炮依然具备改型潜力,提升高原作战全寿命周期养护费用、使用费用的综合优势。

上图为SH01车载炮(后文简称)早期技术验证车状态特写。由泰安特种车开发的载荷10吨“前双转向驱动桥,后单驱动桥”设定全轮驱动平头载具。

整套系统重心后移,火炮基座固定在第3驱动桥之后,虽然缩短了机动行驶中整车长度,提升了在丛林区域作战灵活性。但是,这种设定先天摈弃了火炮侧向、后向射击能力。

2002年前后,SH01车载炮换装全新的“前1转向驱动桥,后2驱动桥”重型全轮驱动长头载具(同为10吨级载荷)。相对早期技术验证车的火炮位置设定,定型后的SH01车载炮的载具和上装重心分布更叫合理。

SH02车载炮的载具与SH01车载炮被多家海内外军事媒体以及国内军事论坛热议,但是其载具技术细节还是谜一样。

笔者对SH01车载炮匹配的PLL01型45倍口径155毫米牵引加榴炮、发射国产155毫米系列全膛弹药,最大射程39千米。炮车携弹量20发。标配半自动输弹机,最大射速可以达到4至6发/分等技术状态并不感兴趣。唯独,这套传言为“骁龙”提供的重型载具更加关注。

长头布局,双排5人设定的驾驶舱具备一定装甲防护效能。前置动力舱整体设定,前机盖、进气格栅、保险杠采用相同材质装甲板焊装。

SH01车载炮的驾驶舱与动力舱一体化焊接而成,前风挡玻璃总成由3组防弹玻璃及快速更换的框架构成。

红色箭头:左右两侧防弹玻璃框架

黄色箭头:便于拆卸放荡玻璃框架把手

白色箭头:中央防弹玻璃翻到合页(从内解锁,便于乘员在车辆故障时,快速脱离)

SH01车载炮搭载的155mm口径榴弹炮,势必需要更强劲的载具予以支撑。SH01车载炮的载具使用传统的钢板簧+减震器的非独立整体桥架构。第1转向驱动桥与等距的第2、3驱动桥,可承载半个基数弹药以及155mm口径火炮和控制系统,在全路况的机动需求。

载具前中后车桥由重庆大江厂独家提供。

黄色箭头:大江厂提供的整体式驱动转向桥

白色箭头:7片变截面钢板弹簧(满载载荷或可超过15吨)

红色箭头:万向节式传动转向半轴

绿色箭头:摇臂式转向机拉杆

蓝色箭头:纵置发动机曲轴皮带轮

上图为SH01车载炮第1驱动转向桥后侧细节特写。

粗壮的转向横拉杆后置,降低正面行驶被冲击损坏的几率。分动器向第1驱动转向桥穿地扭矩的前传动轴可伸缩延展,并通过10条刚性螺栓固定于前差速器法兰盘。

黄色箭头:前传动轴(分动器-前差速器)

白色箭头:前传动轴伸缩延展段

红色箭头:10条刚性螺栓(固定于前差速器法兰)

上图为SH01车载炮载具分动器及前后传动轴技术细节特写。

红色箭头:第1驱动转向桥

蓝色箭头:分动器(发动机和变速器刚性连接,与分动器通过传动轴链接)

白色箭头:分动器至第1驱动转向桥的前传动轴

黄色箭头:分动器至第2去动桥的第2传动轴

上图为SH01车载炮载具,中传动轴、第2驱动桥技术细节特写。

白色箭头:分动器扭矩经过第2传动轴、第2驱动桥贯通式差速器和第3传动轴,分配至第2、3驱动桥

为了满足复杂路况全负载工况下的整车机动性要求,SH01车载炮载具的发动机、变速器和分动器被刚性固定(通过橡胶缓冲悬置装置)在车架上,前中后车桥,通过减震器“悬浮”在车架之下。

SH01车载炮配用的155mm口径榴弹炮,匹配的驻犁明显大于SH02型车载炮。为了“抵消”全装药炮弹发生时产生的后坐力,SH01车载炮只能正向12点钟方向发射。后部驻犁进入作战状态后,可形成一个人员操炮平台,便于火炮发射、人工装弹等动作的完成。

成熟的155mm口径榴弹炮,完成车载集成后,在保留方向机和高低机手动调整机构同时,匹配了电控炮瞄机构。

黄色箭头:光学电子瞄准系统

红色箭头:火炮高低机、方向机控制手柄

绿色箭头:高低机手动控制手柄

蓝色箭头;方向机手动控制手柄

SH01型155mm口径轮式车载炮,虽然与SH02型122mm口径车载炮,同为10年前研发的老装备。但是在结合不同侧重点的轮式载具,依然可以在特殊的作战环境满足人民解放军重火力投射的作战任务。

3、SM6型120mm口径轮式迫榴炮

92式步战车族最新改型,匹配120mm口径自动迫榴炮,以我人民解放军现役装备身份,部署在西藏、新疆、广西、云南、南京、广东以及东北等战区。具备行驶间对地方装甲力量进行“双向稳定”直射进攻,更可在预设阵地对敌方火力工事进行曲射攻击。

在旨在对印度陆军防御工事的火力突袭中,SM6型120mm口径轮式迫榴炮可发挥直射与曲射灵活打击效能的优势。

4、ST1型105mm口径8x8轮式突击炮

以解放军最新“大八轮”装甲车为基型,加装大后退效能和自动装弹的105mm口径反坦克炮,整合而来的我人民解放军最新高机动反坦克车载炮。

ST1型105mm口径8x8轮式突击炮载具采用8轮驱动设定,公路行驶可以8x4经济模式,复杂路况进入8x8模式。全轮独立悬架,第1、2驱动转向桥采用H型转向连杆关联,并埋设在底部装甲板凹槽内。

ST1型8x8轮式突击炮搭载的105mm口径反坦克炮,也是SH02型105mm口径轮式车载炮的上装。相对我军此前装备的120mm口径反坦克滑膛炮,具备更高的膛压、初速以及反装甲能力。

而ST1型105mm口径8x8轮式突击炮使用的“大八轮”载具,更成为我人民解放军海陆空天军通用8轮驱动装甲基型车。

5、CS/SH4轻型122mm口径车载榴弹炮

这款“骨骼清奇”的122mm口径轮式车载炮,其实就是SH02型122mm口径车载炮的轻型版。载具从之前的采用“门式”桥6轮驱动的中型载具,变更为全独立悬架的4轮驱动中型载具。长头驾驶舱换装为短头装甲防护舱室。

双排5人编制的平头驾驶舱正向宽大,三组风挡玻璃具备防破片效能。配置2组前置发动机散热格栅。

CS/SH4轻型122mm口径车载榴弹炮(后文简称CS车载炮)载具为承载式车身架构,采用可升降的“门式”桥及前后双A型摆臂独立架构。

黄色箭头:前转向驱动桥差速器

白色箭头:反向弯曲的A型下摆臂

红色箭头:1段传动半轴

橘色箭头:2段传动半轴

紫色箭头:转向机

蓝色箭头:转向机拉杆

黄色箭头:反曲A型下摆臂

红色箭头:1段传动半轴

白色箭头:2段传动半轴(链接至转向节轮芯上端)

很有意思的是,CS型122车载炮继续采用“门式”桥驱动架构,传动半轴与转向节轮芯上端关联,液压减震系统,可以升高载具高度。展示用的CS车载炮悬架处于最低状态。粗壮的反曲A型下摆臂,可以承受悬架升高1X厘米且不妨碍复杂路况高速机动的通过性。

CS型122车载炮的载具采用4轮驱动可变高度设定,122mm口径榴弹炮具备机动和战斗两种动作姿态。

上图为CS车载炮火炮进入战斗状态特写。

黄色箭头:122mm口径榴弹炮为86式122mm口径榴弹炮的轻量化版,

红色箭头:CS型122车载炮

CS型122车载炮,采用的新载具和改进的老款火炮集成而来。但是战斗模式发生的变化,为整套系统赋予更灵活和强悍的技战术。

CS型122车载炮可变高度的载具,在承载上装和部分弹药的载荷状态,拥有更强的通过性(悬架高度可提升)。机动行驶间火炮采用最小体积“收纳”于载具后部;战斗状态则被自动放到载具后部的地面。轻量化+自动化+电控化的控制策略,以及更稳定的发射平台,使得CS车载炮具备全向360度高角度射击能力,并在11点钟方向-1点钟方向具备平射直瞄射击能力。由于火炮直接后座于地面,在发生更强装药的炮弹,可有效提升射程,使得整套系统对弹药兼容性直接提升,在高海拔的青藏高原,CS车载炮具备更宽泛的作战范围以及更灵活的技战术应用。

与SH01(02)型105mm口径(122mm口径)车载炮不同的是,CS型122mm口径车载炮在更换了全新的载具后,使得火炮的作战模式、发射模式、攻击效能得到直接的提升。

这也是我人民解放军装备研发领域思维策略重大改变之一。

其实2014年珠海航展期间,就展出了了一款与CS型122车载炮相似的122mm口径空降(投)用车载炮。与CS型122车载炮不同的是,这款新技术状态的122mm口径车载跑只能从载具后部放平,先后部发射,且不具备360度全向高角度射击效能。唯独在整套系统自重有着异常优势,具备运系列多款运输机空投和空降作战能力。

6、CS/SS5型120mm口径轮式轻型迫击炮

采用东风汽车研发的1代猛士高机动载具的120mm口径轻型迫击炮系统,不但是简单的将大口径迫击炮进行车载化、自动化。而是将攻击手段灵活的高机动自动迫击炮系统,向对印作战的我山地部队的火力支持前沿化的最佳体现。

在我军火炮装备体系中,120mm口径迫击炮属于连级火力支援武器。较大的口径和适中的机动性,换来的是更多支持人员以及更烦杂后勤补给系统。将120mm口径重型迫击炮车载化,就意味着保持优质火力支持特性同时,机动性能直线提升。

采用东风1代猛士高机动车作为载具,首先提升的是复杂路况的通过性、勤务性以及后勤补给通用型。

众所周知,东风汽车制造的猛士系列高机动车,已经推出1代、2代、2.5代、3代以及3.5代改型,每代改型又形成了庞大的改型车族。相对1代猛士的1.5吨级载荷,3.5代猛士车族已经扩展出4轮驱动长轴车型,6轮驱动标准轴距车型。

7、CS/SS4型81/82mm口径轮式速射迫击炮

CS型81/82mm口径车载速射迫击炮系统依然是一款“新载具+老上装”的改型车载炮。东风1代猛士高机动车+承载全向360度方向4连发81/82mm口径高平射击迫击炮,再次提升我军驻藏威慑印军的连排级山地部队反装甲、人员杀伤火力投射的灵活性和机动性。

CS型81/82mm口径车载速射迫击炮系统,匹配的W99式82毫米口径速射迫击炮,仿制的是苏军2B9型“矢车菊”速射迫击炮(音译为瓦西里克)。这款研发于1970年代的神秘武器,被首先装备苏联红军驻东德的西部集群。作为营属火力支援武器,因为4.75公里的射程、4发弹夹供弹、120发/分射速,被秉承“大炮兵主义”的苏军所青睐。当然在整个60-80年代,西欧都笼罩在苏军的装甲洪流阴霾之下,对于这种并不能对战争起主导作用的非技术兵器的关注,反而是在苏军进行阿富汗的战争中被凸显出来。

国产“矢车菊”的计划,在填补我军同型号装备空白的初衷下得到推进。经过3年的磨合与测试,国产“矢车菊”被命名为W99型82毫米(口径)迫击炮,可以单发或速射;可以间接瞄准,也可以采取直接瞄准。然而,在仿制的同时又有改进。国产W99式国产化时,对发射药量加大、通过强化风冷散热效率以及炮管材质的进化,射程和发射速度均较原型“矢车菊”有着一定提升(初速增加到295米/秒,理论射速提高到180发/分钟)。

拖拽式的W99式速射迫击炮并即可曲射、又可平射,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来当做反装甲武器加以使用。在自重与火力平衡之间,被解放军驻守内蒙古、新疆、西藏以及云南部队所认可。

上图是,4联装82毫米口径迫击炮弹弹夹特写。经过近10年的装备演练与近乎实战的特殊“军演”中的测试得到这样一个结论,这款速射炮性价比极高,可是近0.6吨的自重近唯有车载化才可发挥最大作战效能。

以“铁鹰”为载具的W99速射迫击炮,在射击时要将后部两条液压千斤顶放下,才可以进行12点钟方向射击。否则快速射击所产生的后坐力会将非12点钟方向射击的载具掀翻。从另一个侧面也证明了,“W99上车”所使用的载具被其性能所制约。完全不能发挥,拖曳式W99在固定战位上能够进行全向射击的优势。

“铁鹰”载具为陕西某公司在“国产五十铃”庆铃四驱皮卡车基础上改型而来。

2014年早些时候,作为解放军现役装备的CS型81/82mm口径车载速射迫击炮(PCP001型轮式火力支援系统)被官方公布。在随后的3年中,CS型81/82mm口径车载速射迫击炮已经批量部署在驻扎在云南、西藏、新疆等边疆区域的主力作战部队。

8、SH09型120mm口径轮式迫榴炮

采用东风2代猛士高机动车(4轮驱动装甲版改型)为载具,集成120mm口径迫榴炮的SH09型120mm口径车载炮,几乎就是SM6型120mm口径轮式迫榴炮的简化版。

在满足一定火力直射和曲射性能同时,弱化载具的自重,强化了载具的通过性和灵活性。可遂行3车编队组成小规模前沿火力覆盖战术。

9、PG87A型轮式弹炮合一系统

东风2代猛士高机动车(4轮驱动装甲版改型)为载具,匹配双25mm口径高平两射机炮+前卫(飞弩)系列对空(地)轻型导弹武器基站。

PG87A型轮式弹炮合一系统还是一款“新载具+老上装”的改型车载炮系统。上装的25mm口径双联机炮为87式双25毫米口径防空火炮,研发于于文革时期的1970年代晚些时候,原本计划替补老旧过时的陆军用65式37毫米口径高射炮。但这种源于二战时期的老旧防空武器在射速射高等技战术指标上,都不能满足面对苏军前线航空兵强力攻击的防御。在此契机下,我军开展了多型号的防空火炮的研发,包括采用装甲底盘的双37毫米口径的自行高射炮等项目。

作为牵引高射炮,采用集群作战用密度换精度。该炮采用导气式工作原理,炮闩为立楔式,身管装有消焰器;两根自动炮通过卡箍和后导轨各自向内倾斜1.8度安装在摇架上,身管还由摇架前方的可开合套箍托住,身管和套箍间留有均匀空隙,以减少射击时身管产生的振动;火炮由弹链供弹,每个弹箱容量为40发炮弹;炮架采用大耳轴结构,上架两侧的弹箱及弹箱支架随摇架同时俯仰,推式平衡机装在上架正后方,高低机和方向机均为齿轮传动结构,分别装在托架左右两侧;击发机构可分别实施电击发、脚踏击发、手动击发和单炮击发。

上图为笔者2013年9月拍摄于南京理工大学兵器官,PG87A型轮式弹炮合一系统原型车。

以“铁鹰”四驱皮卡作为载具,也是CS型81/82mm口径车载速射迫击炮原型车的载具,在一定程度上简化了新装备的后勤维护压力。

制造于1980年代的“铁鹰”四驱皮卡(五十铃皮卡原型车)内饰与民用车型几乎无异,两幅面方向盘不具备主气囊、副驾驶席一侧的仪表台也没有安装副气囊。5前速手动变速器和具备4驱高速、4驱低速、空挡和2驱高速的手动分动器。

前悬架为由A型下支臂、减震器和前稳定杆组成的独立悬架系统。前减震采用扭杆弹簧+减震芯体。经过局部加强的A型下支臂可为前驱动转向桥提供超负荷的承载能力。

显然,采用“铁鹰”载具的弹炮合一车载系统已经被载具的性能拖了后腿。作为连排级山地部队前沿阵地的复合防空、反装甲、人员杀伤综合打击系统,提升载具的通过性,降低后勤维护压力是最简单且直接的突破口。

PG87A型轮式弹炮合一系统采用东风2代猛士高机动车作为载具,无疑就是一种“治根又治本”的解决方案。

尤其是PG87A型轮式弹炮合一系统的原型,“铁鹰双25弹炮合一车载炮”具备丰富的越境打击新疆分裂恐怖份子作战经验。换装更牛逼的高机动载具,提升高海拔、复杂路况、养护周期不确定的中印边界全线,部署机动灵活、火力打击多样化、弹炮合一防空反装甲车载炮尤其必要!

10、“山猫”小型伞兵突击车族

2014年、2016年珠海航展,长安工业体系的“山猫”小型伞兵突击车族,逐渐扩充成丰富的可批量空投、空运车载炮车族。

如上图所示,集成不同口径的火炮“山猫”小型伞兵突击车载炮,几乎全部成为我人民解放军陆空部队制式装备。

红色箭头:120mm口径车载炮

白色箭头:81/82mm口径车载炮

黄色箭头:107mm口径多管火箭炮车载炮

绿色箭头:12.7mm口径机枪车载炮

CS/SM10型全地形车载120mm迫榴炮,属于典型的“小车抗大炮”形式。基本上完整集成了苏联红军“大炮兵主义”的解放军陆军,120mm迫榴炮集成了一定直射攻击力的与较高的曲射能力,集成在“山猫”这种3吨级载具上,其主要技战术应用为支援伞兵突击、步兵突进、抢滩登陆,以及在恶略环境下精准打击。因此,降低后坐力为首要需求,火力与机动及防护性能退而求其次。

榴弹模式发射状态:直射火力主要对装甲目标和土木工事攻击,射击角度不超过20度,产生的后坐力不仅要考载具吸收、更要依靠驻犁与支架缓冲。

炮击模式发射状态:曲射火力多用于步兵攻坚支援,尤其是对丘陵山地区域,即可隐蔽自身又可快速发射。不排除在高角度榴弹炮发射状态,射击角度具备更大范围。

“山猫”车族载具通过驾驶舱副驾驶员一侧外接12V取电口,可以与通讯电台、北斗2代导航系统以及连拍级通信终端相关联。120mm口径车载炮“全系标配”数字瞄准系统。

黄色箭头:射击控制终端

红色箭头:控制摇杆

军品级LCD屏幕+全天候多防键盘+高精度摇杆,构成120mm口径车载炮控制终端(输入分系统)。截止2016年,中国制造的“北斗”2代导航系统(由1X颗卫星组建),已经完全覆盖中国、东北亚、南亚次大陆、中南半岛、以及包括台湾、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在内的全部区域。而配备可“北斗”2代导航系统和指挥终端的120mm口径车载炮,可以在遂行突击北朝鲜的多山地、收复被印度占据“藏南”高原、登陆台湾及南沙和西沙群岛的作战中,与无人飞机配合,获取实时视频资料、派发的目标坐标等综合信息,对敌进行精准攻击。

在1X秒钟内,即可单人手动完成火炮射击角度从0度-XX度,方向机角度从X度-XX度的调整。笔者相信,在训练有素的战斗人员操控下,火炮高低角和方向角,在更短时间内由单人完成全战斗模式的姿态调整并进入发射状态。

上图为120mm口径车载炮火炮被放平,并身管固定在前机盖锁具时,进行高速机动的特写。正副2名驾驶员即火炮发射班组。

红色箭头:机动时火炮驻犁向上折叠“收入”载具后部

进入战斗状态时,正副驾驶员1人从信息终端获取坐标数据和发射种类(具备连续射击多发炮弹几种同一目标),1人或进行角度调整以及与补给车进行供弹准备。

红色箭头:用于直射攻击的光学瞄准镜

白色箭头:控制终端

第1种技术状态“山猫”载具,因为后置动力单元、限制了改型潜力。

第2种技术状态“山猫”车族及众多改型车,构成了全新的“山猫”小型伞兵突击车族。无论120mm车载炮,还是综合保障车,都可以使用俄制米-171系列直升机、直-20系列中型通用直升机进行舱内空运、舱外空运、以及运-20多批次空运。

120mm口径车载炮全服战斗状态(含2名乘员和0.5基数炮弹),由米-171直升机内部空运状态特写。

从2015年开始,官方媒体开始流出第1种技术状态的“山猫”的基型车(运兵版),成建制的在西藏军区服役并进行机动的信息。2014年之后研发并定型的第2种技术状态“山猫”小型伞兵突击车族,不仅具备丰富的武器基站改型能力,动力总成的后置改前置平衡了车桥的载荷,虽然整车高度并未发生明显改变,可是全系列车族的空降和空运作战效能成倍提升。

在运-20(大型运输机)和直-20(中型通用直升机)即将服役之时,机动性、火力输出以及战术灵活性均衡的“山猫”小型伞兵突击车族,将成为解放陆海空军下个5年中,在西藏高原、云贵热带区域、东部沿海、以及群岛区域拥有局部战役绝对优势的重要组成部分。

笔者有话说:

以上提及的10款(14型)车载炮系统,大致可分为以火炮为主的改型、以载具为主的改进、和以适应全新技战术的正向研发新系统。

以火炮改型为主:

SH01和SH02以及SH05车载炮,采用的都是研发之初确定的载具。根据实战需求结合实战需求,综合SH01和SH02车载炮出口和装备使用经验,通过换装105mm口径反坦克炮改型旨在加强反装甲为主的SH05车载炮。

以载具改进为主:

CS/SH4轻型122mm口径车载榴弹炮,用全新的可调节悬架高度的载具,替代老旧的6轮驱动载具,将火炮射击角度提升至340度。2个版本的122mm口径车载炮,即可满足火力前沿投射、又可满足空运空投的突击与火力兼顾的需求。

而以1代猛士和2代猛士高级动车族为载具的120mm口径、81/82mm口径、25mm口径火炮和防空反装甲导弹一体化的车载炮系统,更是完善了在高原区域作战的我山地部队对不同口径火力和机动需求的机制化!

正向研发新系统:

长安工业体系下的“山猫”轻型空间车族的全系列火炮车载化,是我人民解放军在海岛争夺战、对印作战、对越作战、对南朝鲜的二次抗美援朝战争中空地一体化全向进攻的手段更加灵活。展现的火力、机动平衡性能,将成为我人民解放军重要的突击力量。

有钱真特么好!今年来我人民解放军陆海空天军通用装备越发车族化。从设计之初,即确定了满足不同军兵种(作战单位)技战术需求。我国汽车工业、重工业、基础工业及材料行业逐步强大,从以往的逆向仿制为主的“技术牵引”研发模式,全向转为正向研发的“型号牵引”研发模式。

通过研判最近1个月我军驻藏部队编制的变化、装备的变化、士兵演习内容的变化,或许不难获得如下信息:

在我党绝对指挥下,在全新作战思想指导下、在基层官兵坚决完成任务敢于牺牲的态势下,在更适合更优势的装备支持下,有我人民解放军陆海空天各军兵种能力赢得任何敌对国家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战争。

文/电动GO网主编宋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