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不合群的妈妈,不怕培养一个不合群的孩子

原标题:我是一个不合群的妈妈,不怕培养一个不合群的孩子

小豆是在美国出生的,当时是我读研究生的最后一年。从他出生以后,我原本坚定回国的心开始变得犹豫不定。直到去年,老公在国内的项目忽然形势变好,回国的时间越来越多,我们都觉得两地分居无法接受,终于在去年6月,决定了全家“海归”,回到了北京。

我们在北京租住在东四环外一个还不错的小区,住户普遍年轻,整体氛围我很满意。可能因为在美国乡下呆了太多年,我觉得回国新认识的朋友都特别的洋气、特别的热情,再加上生活忽然变得很方便,刚开始的几个月真是爽呆了,对新生活充满兴奋。

01

小豆回国的时候刚过两岁,在此之前他已经在美国上了一段时间幼儿园。一回国,我的首要任务就是给小豆找新的幼儿园。由于他的年龄还不够上公立,我们经过多方比较,最后让孩子入学了一家性价比和口碑都还不错的私立幼儿园,每月大约六千块。

没想到,我的“不愉快”自此拉开了帷幕。

最先出现的问题是“规矩”。幼儿园开学第三天,老师发微信问我:“XXX是不是听不懂中文?”我说不会啊,我们在家都是跟他说中文的。结果老师说:“他非常不合群,也不听老师的指令,不跟随集体活动,很没有规矩。你这几天能抽空在下午来一趟吗,我想和你谈一下。”我看完信息顿时心跳加速——孩子被请家长,比我自己小时候被请家长的压力还要大。

第二天去了幼儿园,老师的态度比微信上冷冰冰的文字看起来稍好些。她说,最大的问题有三个,一个是经常无缘无故脱鞋子和袜子,让他穿上会犟嘴说“No”,第二个是不合群,自由活动时总是自己玩,第三个问题最严重,就是不服从集体安排,大家在室内做手工、画画的时候,他一定要去户外玩,不让他出去就自己扒着门哭,非常倔。

我听完立刻明白这是因为国内的幼儿园和美国的幼儿园风格不同导致的。美国幼儿园里很注重行为规范和礼貌,但是完全不在意“整齐划一”和“服从管理”。其实我对小豆幼儿园的做法也没有异议,国情不同,无所谓对错,只是一个两岁的孩子到了新环境,难免会不适应。我和老师恳谈了自己家的情况,解释了小豆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没想到老师说:“人应该适应环境,不能让环境来适应人,你这样惯下去,以后受苦的是孩子。”

02

我能做的只有积极配合幼儿园的各项作业,什么环保手工作品展啦,亲子DIY绘本啦,每项都带着小豆积极去完成;然后主动结识了他班里另一个同小区的小朋友的妈妈,希望小豆有了朋友以后,能更快地适应新环境。但是,我和老师的关系一直不咸不淡,交流得也很少。

幸运的是,大概过了半个月,儿子的状态变好了,开始喜欢幼儿园,哭得也少了。但接下来的事情,却开始让我越来越难受。

幼儿园的家长群是一个有老师的大群,全班家长都在里面。然后我们小区同班的几个妈妈又开了一个小群,最开始是为了互通有无、方便约着一起带孩子下楼玩,后来的话题主要就是吐槽幼儿园、买买买和各种早教班。

平时在幼儿园的大群里,无论老师说什么,哪怕是通知明天带个什么东西,都有一群家长在后面发各种活泼的表情表示响应,然后转头就在我们的妈妈群里吐槽:幺蛾子怎么这么多。

我在大群里的发言不算太多,除非确认老师的要求,很少说话。在小区的妈妈群里,一开始客客气气的就还好,熟了以后,第一次和大家出现分歧,是因为买玩具。

小区里的孩子大部分都互相串过门,小豆的玩具是最少的,装不满一个透明的塑料整理箱。因为平时如果没有特殊节日和理由,每个月我只同意小豆买一个新玩具,他的每个玩具都是自己亲自去商场认真挑选很久、和我反复商量后才决定的。

所以家里每一个玩具对小豆来说都很重要,都非常爱惜。

03

小豆的小朋友来家里玩的时候,虽然他会把所有的玩具都拿出来摊在客厅,但是玩的过程中,如果有小朋友摔了他的玩具,他就会抢回去,护着不让人家再碰。出于尊重孩子的物权意识,我没有干涉过他的规则。

后来有一次,孩子们在小区里玩,我和一个妈妈坐在花坛边聊天,她忽然说:“你们家玩具太少了,小豆那么护着自己的玩具,就是因为有匮乏感,我们家XX从来不介意别人玩他的东西,上次他表弟来看上一个小火车,直接拿走了他都没意见。”我:“买多了就开始乱扔了,收拾起来太麻烦,我还是希望他能珍惜自己的东西。”结果她说:“你买得多了他才能懂得和别人分享。小孩子的玩具值多少钱啊,你别太抠门了,多买一些,小豆就不会这么护他的玩具了。”

因为小豆护玩具的问题,妈妈们带孩子来我们家玩的次数越来越少。接着,我又在关于教育的话题上和大家起了分歧。

从经济条件上来说,每个月拿出一两千块钱来报班,对我们家来说,不算是大问题。但是考虑到孩子回国以后,户外活动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以及相比美国,这些早教班动辄几万块一年的价格,性价比实在太低了,我就决定,干脆等再过两三年,孩子大一些,看他自己对什么东西感兴趣,直接去上更专业的培训班。

所以,妈妈们关于早教班的讨论,我从来都没有插过话。

后来有一天,大家忽然在群里讨论起孩子以后上哪个小学,主要是对比附近的国际学校、私立学校,也顺带讨论了搬到附近更好的学区、甚至搬到海淀的成本,每个人都卯足了劲,分享自己打听来渠道和可能性。有个妈妈问我,小豆以后准备上哪个小学?

我只好说出自己的想法:“小学不重要,小豆就上XX(我们小区对应的公立学校,在朝阳区算中等),主要入学不太难。”结果群里热火朝天的讨论,瞬间安静了下来。

04

后来,我在妈妈群里参与的话题越来越少。有个妈妈开玩笑,说我是“话题终结者”。

转眼孩子上幼儿园大半年了。小区里这七八个总在一起玩的孩子,凡是过生日都会请所有的孩子,几乎每个生日Party都是10个孩子以上的规模。我只带小豆参加过和他关系最好的那个小女孩的三岁生日会,是在小区里一个私房烘焙课的教室举办的,进门就吓了一跳——那种充了氦气的粉色气球填满了房间的天花板,还有一个专门设计的背景板。因为是Peppa Pig主题,整个房间就是一片粉色的海洋。不仅如此,烘焙课的工作人员还全都穿上了Peppa Pig的卡通服。只是孩子们太小了,烘焙基本都是妈妈们完成的,虽然大家的确都玩得很开心、都吃了很多甜点,但是出门以后我还是忍不住感叹,真的是太劳民伤财了。

05

于是上个月小豆三岁生日,我对他说:“你可以点三个班里最好的朋友来家吃饭,给你过生日。”小豆点了两个我们小区的孩子,还点了另外一个小男孩。

生日当天我和老公一起炒了几个菜,还烤了一个生日蛋糕,给儿子开了人生第一个、但是也很温馨愉快的小派对。

隔了几天,我在楼下和那个来给小豆过生日的小女孩的妈妈聊天,她对我说:“你要么不办生日派对,要么就把所有的孩子都请上,就请三个人,你让别人怎么想啊?”我说:“因为家里就那么点儿地方,孩子多了确实跑不开啊。”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因为我觉得没必要啊。

后来我辗转得知,原来小区的妈妈们没有料到我只请了她们中的两个,所以没被邀请的妈妈也参与了给小豆买什么生日礼物的讨论,直到临近生日前,才发现我家的派对只准备请三个孩子来家里吃个晚饭,有一个曾经跟我关系还不错妈妈,因为这件事非常不高兴,对我屏蔽了朋友圈。

再然后,这个妈妈群也没有人说话了。再迟钝我也明白,她们应该是拉了新的群,废弃了这个有我在的、画风不和谐的群。

就这样,我被妈妈群踢了出来。

06

要说我完全没感觉,肯定是假的。我问老公:“我是不是情商特别低?是不是能把这些事情处理的更圆滑?”

老公安慰我说:“我觉得国内的环境,把情商看得太过重要了,大家都在费劲琢磨别人怎么想、别人怎么看,活得多累啊。做你自己,别judge别人的生活,就好了嘛。”

小豆后来和幼儿园另一个不是我们小区的好朋友关系越来越好,而我正好也和那个妈妈聊得来。我常常带着小豆走很远的路去找他玩,并不觉得辛苦。

其实那也是个卯足了劲给孩子提供最好条件的妈妈,大环境如此,人人如此。只是,她从不把自己的理念强加给我,人各有志,在其它的事情上,我们还是有很多的话题。

平时和小区里妈妈们遇见,大家仍然是和和气气的。孩子们不懂大人的变化,还是和从前一样,凑在一起就疯玩。

我不是个“各色”的人。我只是觉得,孩子有权利做主自己的事情。而且,我是多么怕我自己跟风在微信群里拿老师的评判和情绪当圣旨、跟风买了玩具、跟风上了某个早教班、跟风给孩子办了奢侈的生日派对以后,慢慢就变成“凡事都要比较的焦虑妈妈们”中的一份子。

儿子班里的很多小朋友,生病了都还要哭着坚持去幼儿园,就是为了拿到“全勤奖”,每当看见这些妈妈发朋友圈庆贺的时候,都提醒着我,从众的心理有多可怕。我也很庆幸,儿子现在已经明白,不舒服就得乖乖呆在家里,不能去公共场合传染别人,带病上学不感人,全勤奖不重要。

在为孩子花钱的这件事情上,我和老公都笃定地认为,像我们这种尚未实现财务自由的家庭,目前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努力给孩子“最好的自己”,让孩子看见父母的勤奋和平和。

踏踏实实地挣钱,做好长远的财务计划,等孩子自己将来想上特长课、想出国、想上昂贵的大学昂贵的专业的时候,我们能做好准备。这是我们做父母的选择。

至于小豆将来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那是他自己的事情。考名校、挣大钱,很好;普普通通,也能快乐。做一个有主见、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最重要。

更多育儿知识,关注微信号:小小麻麻的日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