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的共享热,万能的炼金术

原标题:奇葩的共享热,万能的炼金术

1978 年,当美国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 Felson)和琼·斯潘思(JoeL.Spaeth)发表那篇拗口的论文——《社区结构与协同消费:一个常规方法》时,也许做梦也没想到,他们提出的一个概念会在 30 多年后的中国大陆,开出遍地奇葩。

这个概念叫做“共享经济”或者“分享经济”。

自滴滴伊始,共享经济仿点石成金的魔法般把汽车、房屋、充电宝等一个又一个毫不起眼的名词推进了创业的风口浪尖。当我们还在讨论共享单车的颜色是否够用、迟疑充电宝的前途时,共享雨伞、共享床位、共享冰箱……打着“共享”大旗的创业项目早已目不暇接。

泥沙俱下,一个个“奇葩”的共享生意映入我们眼帘。他们长什么样,未来有通向何方?我们今天就一起来盘点一下。

1、共享篮球

共享篮球是在充电宝之后的又一个“噱头”项目,充电宝一样,一家曝出,蜂拥而至。

包括 在内,市场上还有“一元体育”、“891 共享篮球”和“敢拍共享篮球”数个玩家。猪了个球”已经在全国二十几个城市中布下了数千台共享篮球机柜,而且刚刚还拿下了千万融资;“一元体育”机柜试点也在逐步铺开;“891 共享篮球”以及敢拍共享篮球”同样也有动作。

不过,疑虑依然明显。如果深究其模式的核心,支付押金,按时支付使用,依然是租赁。同火爆的共享充电宝一样,共享篮球通过给使用者提供相关资源来获取一定的回报,以解决当下某些人群遇到的相关痛点和问题。

即便是一些看好共享服务的人士也对共享篮球表示怀疑。他们认为,篮球只是偶尔使用,因此租赁的需求并不高。而押金只是为运营方提供了一次性资金缓冲,如果运营方迟迟不能盈利,那么这些资金从长期来看并不足够。

质疑还是一样的质疑:成本、模式、需求……打法也还是一样,速度、规模。看起来,又是一个强行“共享+”的故事,但投资人买单,谁又知道,共享足球、共享羽毛球不会很快出现呢?

2、共享睡眠

谁也没料到“共享睡眠舱”会火得这么突然,就像谁也没想到它会突然被关停一样。

手机轻轻一扫二维码、无需身份登记就可以低廉的价格享受私密睡眠空间。最近出现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共享睡眠舱”颇吸引人眼球,然而刚刚推出不久,这一新鲜事物就紧急暂停运营。北京中关村共享床铺“享睡空间”大门紧闭,一办公人员表示,该公司的共享床铺已被警方查封。

最新的情况是,北京公安机关透露,针对近期出现的 进行调查发现,其中存在诸多治安和消防等隐患。享睡空间在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公安机关监管、消防安全技术标准等多方面都不具备相应的经营资质。随后,全市设立的 16 处太空舱经营点全部停运。

也许政策并不会成为一直制约“共享睡眠仓”的因素,因为政策在变,就像滴滴刚出现时面对的严格管控一样。但有意思的是,“共享睡眠仓”同样没有清楚的商业模式。据负责人说,未来会通过精细化运营降低成本,但具体的营收方式还没有想好。

同样也有投资人不看好这个项目——虽然共享睡眠舱有需求,但规模不会特别大,难以产生 VC 追求的裂变效果和杠杆效应。

3、共享冰箱& 早餐机

这是动点科技记者在朋友圈看到的一个项目。见多识广的我们本来已经对此并不惊讶了。

具体来说,“共享冰箱”就是把装满商品的冰箱放在人流聚集的办公楼,扫码付钱取货。商业模式倒是清晰可见,但仔细一想,这不就是自动贩售机么……而共享早餐机倒真有点共享的意思,比如你可以扫码付钱烙个饼、煎个蛋,生活瞬间中产了。

由于这家公司特别低调,我们辗转多次也没联系到项目团队。创始人透过第三方给动点科技带话:“商业合作可以谈,报道就免了,我们很低调,现在时机不成熟。”

吊诡的是,帮其进行推广营销的第三方公司负责人也不看好“共享冰箱”:“这有什么稀奇的,其实跟共享没什么关系。要么就是公司给员工的福利,要么就是小打小闹,格局太小了。不如你报道一下我们这个项目,肯定是个颠覆性的产品……”

实际上,说福利也并不为过,因为“共享冰箱”刚出来的时候,就是个公益概念——居民都可以把多余的食物放入冰箱,供有需求的人免费领取。

此外,福建还真出现了一批投放市场的“共享冰箱”。创始人说,共享冰箱和自动售卖机的区别在于,自动售卖机产品单一,大多只有饮料,共享冰箱食物品种多,且可以做到私人订制,这就是把缩小版的“零售超市”开到办公室。

这家叫做鲜喵网络的福建公司透露,已布点数百台,目前每台冰箱月营业额 2000 多元,利润可达六七百元,数量超过 400 台就能盈利。

4、共享珠宝

据不完全统计,自 2016 年至今,包括幸福纪、一起戴、易戴易美、梵星学等在内,全国已上线了近十家共享珠宝平台。这之中,不少共享珠宝平台标榜“高端珠宝不再遥不可及”或“零压力换戴轻奢品牌珠宝”。

动辄几万、几十万元的珠宝,听起来就像是遥不可及的梦想。通过共享珠宝平台,用户真的能花一点钱就“任性换戴”吗?没那么简单!

目前的共享珠宝平台实质上仍是珠宝租赁,用户除了要交纳几百元至上千元的年费外,还要交纳跟珠宝价值等额的押金。而法律人士指出,在这种模式中,珠宝的卫生清洁、押金等环节都存在问题,若不加以重视,后续或将引发多种纠纷。

不少业内人士均认为,珠宝属于特殊品类的商品,并不适合共享,但也有声音认为,只要能解决珠宝的损耗、鉴定、赔偿标准等问题,共享珠宝还是能开辟出一片市场的。此外,非标品的特性也是珠宝不适合共享的最主要原因——它的真假、品质、损耗等都需要专业的鉴定机构来鉴定。无论是共享还是租赁,平台在每一次交易中,承担的风险都很大。高额的成本,再加上珠宝本身易损耗的特性,使得共享珠宝很难做成一个大的商业模式。

有媒体调查发现,在 360 手机助手、华为应用市场上,一起戴的下载次数分别为 50 万次、不到 1 万次;而易戴易美的下载次数分别为 7 次、不到 1 万次。

如果总结一下上述“共享经济”,商业模式不清晰是他们重要的共同点。如果把这一波的共享热放到更广阔的互联网历史长河中,你会发现更像是“互联网+”的一种延续,并没有太多创新的地方。它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不断出现,其实正是市场缺少一个切入点对尚未完全消退的“互联网+”热情的一种释放。

简单相加不是共享经济,共享经济应有更多创新。如果说网约车、共享单车至少改变了我们的出行方式,那共享冰箱、共享珠宝又改变了什么?如果没有,何不像朱啸虎一样洒脱一点:“我们不关心它叫不叫共享,只关心它是不是高频刚需,能不能挣到钱。”

本文 来自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