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岁的哥大中国青年,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在非洲做卧底?

原标题:29 岁的哥大中国青年,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在非洲做卧底?

我和大学同学们的工作都很普通

只有 29 岁的黄鸿翔是个例外

他在非洲冒着生命危险做“卧底”

只为改变中国人的海外负面形象

毕业 7 年后,我第一次去了解他的选择和生活——

中国人去非洲会做什么?

去旅游、去援建、去挖矿、去做义工……

汕头小伙子黄鸿翔,从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之后,也去了非洲。

“其实那个时候我非常地不理解,非洲的野生动物保护问题,为什么要特地招一个中国人?

但是当我到了那边,我就明白了——当你走进非洲卖象牙的市场,其实这些东西平时他们都是装在箱子里面,不会公开售卖的。

但是当他们看到中国人过去,就会非常热情、两眼放光,简直就像看到了移动的钱包走过来。”

虽然并没有明确的数据证明,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象牙买卖市场,但在非洲人眼里,只要是中国人,都会被当成潜在象牙买家。

黄鸿翔作为卧底调查员与走私贩接触,并帮助警察逮捕他们的事迹,还被电影《象牙游戏》(The ivory game)记录下来。

《象牙游戏》

这部由“小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微软联合创始人的保罗·艾伦担任制片,与Netflix联合打造的记录片,揭露了从大象在非洲被屠杀,到精雕细刻之后出现在一家中国商店里,卖出数十万美元高价的贸易路线。

片中黄鸿翔装成是一名倒卖象牙的中国商人,与非洲走私犯各种周旋,其中更不乏遇到危险的状况。

“在越南某个村子,我们曾经在一个走私犯的家里偷拍交易过程,一位走私犯突然抓住我们的包并打开了。

包里藏着我们的摄像机,我们特别害怕。整个村子都在从事象牙和犀牛角交易,我们知道如果出现意外,没有人会前来救援。”

“他如果朝我开枪,这瓶辣椒喷雾应该没什么用”

现在,黄鸿翔不仅是第一位在非洲深度调查象牙贸易的中国记者,还是社会企业“中南屋”的创始人,一年中有一半时间驻扎在非洲。

在前不久《一席》讲座上,他分享了一个自己做卧底时最惊险的故事:

2014年年初的时候,奥菲尔(野生动物保护组织EAGLE network的负责人)他们盯上了乌干达的一个走私贩大哥,这个人是一个参与了多次国际犯罪的走私贩。

他们派了一个非洲卧底的调查人员去跟他接触,号称是在帮中国人采购象牙。但是这个走私贩非常狡猾,他觉得这个非洲人很有可能是当地警察派来的一个卧底。

这个时候,奥菲尔找到我。他跟我说:“你知道吗,只要他听到你那带着浓重中国口音的英语,他一定会放下他的警觉性。”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夸我,于是我就去了乌干达,帮他做这样一个调查。

到了乌干达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这个人打电话,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因为我扮演的是一个香港的大走私贩。我跟他打电话,说我现在派兄弟过去,你赶快让他看货啊。还有几十个人等着跟我们做买卖呢,你想不想做这个生意了?如果想,就别废话那么多,赶快带他去看货。

通过这样一个做法,他的信任度已经提高了很多,然后他就带我们当地的卧底人员去进行一些接触。但是这样子是不足够让他真的放心的。所以后来我又到了乌干达的一个购物中心,去跟这个人吃饭,跟他直接面谈。

去见他的时候其实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奥菲尔也给我分享了很多调查经验。比方说,我到了现场要表现得比他还紧张,我站在那里东张西望,生怕有警察出现。话没说几句我就开始质问他了:我凭什么相信你不是卧底调查的呀?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是真的想要做这个生意呢?

奥菲尔跟我说,如果你不想被人怀疑,就要先怀疑对方。他看到我表现得特别紧张,就越来越放松了,然后开始不断地安慰我。他笑得很开心说:“哥们,你不用这么害怕。我们做这个太多年了,整天跟你们中国人做生意。你放心,一切都没有问题的。”

后来我们约了一天,各自开着一辆车。我带着钱,他带着这些象牙、犀牛角,我们到一个小巷口去交易。其实那个时候我还挺紧张的,因为你不知道当警察出现的时候这个人会干吗。而这个时候,你是离他最近的一个活物,你不知道他会不会拿出一把枪向你开枪。

奥菲尔看出我很紧张,于是很郑重地给了我一瓶辣椒喷雾。我当时看着这瓶辣椒喷雾内心有点崩溃:他如果朝我开枪,我拿这瓶东西出来对他喷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但是非常幸运,这个人太相信我了,以至于警察出现的时候他完全就懵逼了。他根本就没有想象到,保持着这个表情就被抓了。

黄鸿翔参与的走私犯抓捕视频片段(时长01:02)

为什么一个二十几岁的中国年轻人会想到跑到遥远的非洲,冒着生命危险做野保调查呢?

黄泓翔1988年出生于广东汕头,在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读书期间,他跟多数同学一样在广告公司实习。

他发现广告公司“美女”之间聊得最多的,就是“包”“化妆品”,以及一些“谁约会了”“谁轨了”“哪个明星干嘛了”之类的话题。

“这难道就是我想要的正常生活吗? 肯定不是。”

到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念了公共事务管理,他遇到了各种名人后代、投行员工、政府官员等,同学平均年龄超过30岁。与他们的交流中,黄泓翔发现几乎每一个人都去过非洲、南美,还不仅仅是旅游,而是各种项目。

他自费前往厄瓜多尔,在亚马逊森林,见到了食人鱼,还亲身经历了当地环保人士针对建立铜矿向中国大使馆的抗议事件。这件事后来被他写出来,发表在了《南方周末》上。

正是因为这篇报道,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成了《南方周末》《中国新闻周刊》《南风窗》等多家媒体的撰稿人,每一个假期都往南美跑,调查当地中国企业的环境和劳工问题。

2013年毕业的时候,他放弃了全球顶尖咨询公司波士顿咨询的Offer,而且找到去非洲的机会,开始了野保卧底调查员的生活。

“中国人走出去了,但没走进去”

“野生动物保护问题可能是中国人在海外的主要负面形象之一”,这些经历,让他越来越多强烈意识到这个问题。

非洲人、西方人都觉得中国人是象牙买家,而中国人则觉得非洲、西方的野保工作者别有用心,利用这个话题来抹黑中国。

甚至仍然有大量中国人不知道为了获得象牙,大象会被杀死,因为三分之一的象牙是长在脸里面的。

除此之外,当地中国企业封闭、不愿意交流的态度,也导致与当地人存在巨大的隔阂。

也就是所谓的“走出去了,但没有走进去。”

2014年黄泓翔与他的伙伴在肯尼亚内罗毕创立了“中南屋”(China House)一家帮助中国人和中国企业走进非洲、走进发展中国家的社会企业。

鸿翔与著名动物学家珍·古道尔

他没有拉任何的投资,第一年连房租都付不起,靠的是大学同学父亲的赞助。

“2015年终于能交上房租,2016年发上了工资,我们拿到的都是自己赚的钱。”

他不断强调,中南屋是一家企业,而不是公益组织。

“我们不接受任何的捐款,也不想依靠捐款,我们希望通过自己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来获得收入,由此把这个机构发展壮大。”

中南屋活动

“中南屋”的业务主要分为两块,一是向在非中国企业提供诸如企业注册、法务、调研等服务,二是面对国内想要了解非洲的学生,提供到非洲学习体验的项目。现在整个团队只有四个全职人员,每个人都要身兼数职。

黄鸿翔可以说是“没有生活”。自从读研究生开始,他的工作已经就是生活的全部,并没有业余时间。

每年他有一小半时间待在肯尼亚,一小半时间在国内,还会抽出时间继续做野保相关的项目或者研究。

现在单身的他,把中南屋当作目前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创业不易,黄鸿翔也有遇到过很多困难,被别人质疑。

我问他,创业三年,你有过想放弃的时候吗?

他的回答轻描淡写:“经常有啊,习惯了就好。坚持过来了就会发现,哦,其实也没什么。”

文 / 编 _ 阿作

图片来自网络/黄鸿翔提供

已授权“快版权”(www.kbanquan.com)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