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3个小时听不到枪声!抗日战争时期不为人知的石牌血战

原标题:3个小时听不到枪声!抗日战争时期不为人知的石牌血战

图为陈诚(背立者)视察鄂西抗日部队,官兵们振臂高呼:“血战到底!”

三个小时没有枪声的拼杀后,白刃战落下了帷幕,1500名中国士兵静静地躺在中国最美的江山中。 (资料图)

从宜昌乘大巴到石牌,地图上直线距离不足20公里,但蜿蜒曲折的山路,却使距离翻了数倍。在汽车的迂回,长江一次次地出现在眼前,从高高的西陵峡上方俯瞰长江,壮美的山河令人胸襟澎湃,这大好的河山,怎容外敌来犯!

1943年5月,日军试图夺取石牌天险,打开溯江西进、攻占战时陪都重庆的门户,但在长江天险面前、在守军愤怒的炮火面前碰壁而返。70多年过去,山河依旧。滚滚长江淘不尽的,是延绵五千年的民族气节、铮铮铁骨。

当年的明碉暗堡已被埋江底

汽车来到了长江边上的胡金滩码头,而对岸就是石牌码头。

长江在石牌这里转了个大弯,而石牌就位于这个大弯的外角上,溯江而上的舰船将面向石牌行驶数公里。若有重炮据守,想要越过这一江段西进重庆几乎不可能。

早在1938年冬,中国海军就已在石牌构筑了十余座炮台,并配备漂雷队、烟幕队和百余名官兵。1940年宜昌失守后,海军又从船舰上拆下来上百门舰炮,安置在两岸开凿出来的山洞中,共分为4个总台,12个分台。

年过半百的村民老陈在石牌码头边开了家小旅馆,他对于石牌江防的明碉暗堡有着深刻的印象,“以前有很多碉堡、炮台,葛洲坝修好后,水位抬高了四五十米,都淹在水下了。”老陈说,印象中那些碉堡异常坚固,钢筋密度大。石牌村后的山顶上,一座防空高炮台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不过炮台中堆积了淤泥,几丛清瘦的野荷顽强地挺立着。

半山腰的石牌村小学已废弃多年,离学校不远处有一座约5米长、3米宽的池子,壁上长满青苔,池底堆积了厚厚的落叶。老陈说这是“浴血池”,当年前方牺牲的战士有一两百人被运到这里进行清洗,换上干净的军装后入殓。

不过,尽管石牌要塞严阵以待,但并没有发生战斗,保卫石牌的战斗都发生在它的外围。

武汉、宜昌失守后,日军曾试图拿下石牌这一江防门户,沿江西进直取陪都重庆。1941年3月上旬,日军以重兵从宜昌对岸进进攻石牌下游不远处的平善坝,并以另一路进攻石牌侧翼的曹家畈。结果两路都铩羽而归。从此,日军放弃从正面夺取石牌要塞。

1943年,再攻石牌时日军已不敢贸然从正面进攻,驻守武汉三镇的日军第11军10万人从石牌背后迂回进攻。整个鄂西会战从1943年5月4日持续到6月14日,而石牌保卫战则从5月28日打响、31日结束,只进行了4天,但却是整个鄂西会战最惨烈、伤亡人数最大的一战。

守军师长战前连写5封遗书

胡琏

奉命守卫石牌的是18军第11师。师长胡琏决心与石牌共存亡,他把师指挥所推进到离火线很近的蚵蚂包,坐阵指挥。5月26日,胡琏一口气写了5封遗书,在给父亲的遗书中他写道:“儿今奉命担任石牌要塞防守,孤军奋斗,前途莫测,然成功成仁之外,当无他途。而成仁之公算较多,有子能死国,大人情亦足慰……”

在给妻子的遗书中他写道:“十余年戎马生涯,负你之处良多,今当诀别,感念至深。兹留金表一只,自来水笔一支,日记本一册,聊作纪念。接读此信,勿悲亦勿痛,人生百年,终有一死,死得其所,正宜欢乐。匆匆谨祝珍重……诸子长大成人,仍以当军人为父报仇,为国尽忠为宜。”

5月27日正午,胡琏率万名官兵剃光头,饮烈酒,慷慨激昂地高声宣誓:“我今率堂堂之师,保卫我祖宗艰苦经营、遗留吾人之土地,名正言顺,鬼伏神钦,决心至坚,誓死不渝。汉贼不两立,古有明训,华夷须严辨,春秋存义。生为军人,死为军魂。后人视今,亦尤今人之视昔,吾何惴焉?今贼来犯,决予痛歼,力尽,以身殉之。然吾坚信,苍苍者天,必佑忠诚,吾人于血战之际,胜利即在握。”

5月28日,日军第3师团从长阳高家堰进入宜昌县境,向守军第11师第一道防线南林坡阵地发起攻击。同时,右邻18师阵地也受到日军的袭击。一场争夺石牌之战在西陵峡展开。

一度与日军拼刺刀持续3小时

南林坡阵地是日军对第一道防线的主攻目标。守军第11师31团3营官兵奋勇抵抗,战至黄昏时分,日军接连发起5次冲锋。右翼九连阵地首先被攻占,左翼八连阵地继而也被敌突破,连长阵亡。然而,配有重机枪排和迫击炮排的七连阵地始终坚守,并以猛烈炮火向敌射击。第29日黎明,日军又向七连左、中、右三方进行夹攻,均被击退。日军对南林坡正面阵地屡攻不下,于是用飞机对七连阵地狂轰滥炸。尽管掩体和工事被破坏殆尽,但七连余部仍顽强坚持。5月31日战事结束,七连奉命撤离南林坡时,全连仅剩下70多人,伤亡达四分之三。

由于石牌一带山岭层叠,险峻的地形、狭窄的战线迫使日军只能分成若干小股向守军阵地猛攻,一旦打开空隙,即以密集队伍冲锋,作锥形深入,因此多处阵地均出现双方短兵相接的场面。

5月30日,日军在多处进攻点孤注一掷狂攻。曹家畈位于石牌外围的第三道防线上,战斗最激烈时,附近的大小高家岭阵地曾3小时听不到枪声,并非因双方停战,而是双方在进行最原始、最血腥的冷兵器搏杀——拼刺刀。

攻击三角岩、四方湾的千余日军再度使出惯用伎俩——施放毒气。守军无防化设备,用血肉之躯与敌相拼,竟奇迹般将日军歼灭。而八斗方作为石牌的最后一道防线,这里的战斗最为激烈。敌人每一寸土地之进展,必付出同等血肉之代价。两军反复冲杀,最后日军抛下近2000具尸体退去。

当战斗激烈时,陈诚打电话问胡琏:“守住要塞有无把握?”胡琏斩钉截铁地回答:“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其英雄气概可见一斑。

由于守军意志坚决,日军久攻不下,士气完全丧失。5月31日晚,日军掉头东逃,守军则乘胜追击,扩大战果。这场历时4天的石牌保卫战,打死打伤日军达7000人,缴获器械无数。

石牌保卫战的胜利,挫败了日军入三峡西进的美梦,粉碎了日军攻打重庆的部署,遏制了日军的侵略铁蹄,是抗日战争重大的军事转折点,被西方军事家誉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来源:深圳晚报2015年9月4日A10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