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葫芦花开紫颤颤

原标题:水葫芦花开紫颤颤

“水葫芦花开紫颤颤。”

刚一想到,小二黑就迫不及待地脱口而出,得意之情溢满胸膛。

“作诗,俺也可以啊。以后三角眼再嚣张的话——”

“说你呆,你还真是个瓜啊,哈哈哈,水葫芦、水葫芦。。。。。。”

冤家永远路窄,狭路总是相逢。

马都督摇着折扇晃晃荡荡地踱了过来。

“水葫芦,水葫芦怎么了?”小二黑不明白,一脸的懵圈。

“明明是凤眼莲,怎么到你这就成了水葫芦?真是土气。”

马都督在水缸前立定,凝神注视。

紫色花朵正迎风招展,刚被雨露打湿过的花瓣脆嫩可人。浅黄色的瓣心与周遭的深紫色交相辉映,一眼望去,正如孔雀羽翎尾端的花点,夺目耀眼。

“看这花儿,是不是如凤眼一般?”马都督摆开指点江山的架势,准备好好教导一番小二黑。

小二黑默不答话,只是一个箭步上前,右手伸进水缸中。“哗——”的水声中,一串绿色的藤茎摆在了马都督面前。

绿鼓鼓的藤茎,当腰收束,正是小葫芦的模样,葱翠怡人。

“这不是葫芦是什么?”用事实说话的小二黑瞪了马都督一眼,“就你知道的多。”

“这真是凤眼莲,你爱信不信,我马都督从来都不会错!”

“这就是水葫芦,馆里年年种,我小二黑岂会不知?”

二人的争吵被在院子里遛弯消食的蓝毛毛听了个正着。

“雨过天晴日,观复赏花时。你们自己不赏花,还吵得别人也没法赏花,”蓝毛毛嗔怒道。

“毛毛,你知道的多,你说这是什么花?是不是凤眼莲?”马都督赶快安抚毛毛。

“是凤眼莲——也是水葫芦,就像你是马都督,也叫三角眼一样。”蓝毛毛最看不得马都督欺负小二黑,顺势做了个比喻。

“哈哈哈――”会意的小二黑大笑起来。

“凤眼莲,意乃忠贞不渝,如此高贵纯洁的花儿,居然被不识相的人等唤作水葫芦,悲哉悲哉。”

为了转移视线,马都督拽起了文。

“怎么不识相啦?!虽然凤眼莲在美洲是观赏类花卉,可她被引进国内却是为了补充猪宝宝们的口粮,水葫芦的称呼亲切又可爱。后来,当她疯长成为湖泊杀手的时候,就真谈不上高贵纯洁了。”

博学多识的蓝毛毛,三言两句就讲清了水葫芦的前世今生。

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马都督飞快地抖了抖三角眼,摇起折扇,拖长声调道:“我们不是为了赏花才种的么?赏的不正是凤眼莲吗?”

“当然不是!”直奔售票处的麻条条生生折转过来,走到水缸前面。

“条条,你不害怕啦?!”马都督意外得很。

“有什么可怕的?水葫芦的浮力这么好,看着――”话音未落,条条平地跃起,一个利落的后空翻,稳稳地落在了水葫芦丛中。

“为了帮条条克服心理障碍,马霸霸特意种的水葫芦。”毛毛欣喜地看着条条,竖起两个大拇指,“给条条点赞,条条太棒啦!”

小二黑郑重地抱拳,开心地笑着。

马都督已经看愣了,连扇子都顾不上摇摆了。

条条拱手作揖,欢快无比:“其实水葫芦于我,还有更重要的意义:老话说得好,有水就有财;葫芦,乃福禄。水葫芦,自然是财富大大滴喽!”

说着,条条举起左手,掌中是一枚翠绿的小葫芦,“这是根据水葫芦制作的玉葫芦,我要赶紧把它摆到售票处去!”

“啊?!!”

“哈哈哈――”

“好一个运营馆长!”

PS:观复博物馆(北京馆)的水葫芦开的正旺哦。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