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最后的对决|中国对日最后一战,相当惨烈

原标题:最后的对决|中国对日最后一战,相当惨烈

山河喋血,民族同仇敌忾;巍巍中华,天佑华夏儿女;回首抗战,共盼祖国复兴。

70年前,中华民族以血与火的惨痛代价迎来抗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全面胜利,在这个特殊的年份和日子里,我们,南阳,要铭记一段属于民族也属于这片土地的特殊历史。

在八年抗战中,史学界普遍认为,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共进行了22次会战,其中一次叫“豫西鄂北会战”。

关于“豫西鄂北会战”,在不同的著作中,分别被称为“鄂北豫西会战”、“鄂西会战”、“荆江两岸战斗”、“老河口会战”、“西峡口战役”和“南阳会战”。

笔者认同“南阳会战”之说。

何也

在这场会战中,中国投入兵力14.8万人,日本投入兵力7万余人,而中国军队用于南阳的约10万人,日本用于南阳的约5万人(用于宛西4万、南阳1万);这场战役,不仅始于南阳地区的南召县,也终于南阳地区的内乡县的马鞍桥。且是,它的主战场就在内乡和淅川,重点是西峡口。

这场会战,始于1945年3月22日,终于1945年8月19日,历时将近5个月,时间之长、战斗之激烈,“为八年抗战史所罕见”,“较之台儿庄战役毫不逊色”。

南阳会战的直接参与者黄润生,在其《八年抗战最后一役——西峡口之战》一书中说“西峡口战役是会战(豫西鄂北会战)中最激烈的一个战场,也是身为中国军人最值得骄傲的一仗”。

在南阳会战之西峡口战役中,有四次大战——重阳店、豆腐店、大横岭、马头寨(缶本卷山),我中国军队打得非常英勇,非常顽强,战果也很辉煌。

一、重阳店之战(4月1日-4月7日):中日激战七日夜,“最后我军力保奎文关,前后曾歼灭日军110师团以下官兵(包括139联队队长下枝龙男、大队长国本正次、代理大队长小矶以及大尉松在内的)4000余人。此歼敌数字,被日军防卫厅战史室编辑的《日军在华作战纪要》一书收录,很显然,这是详实的史实”。“此次空前胜利,较之台儿庄战役,毫不逊色。”

二、豆腐店之战(5月3日-7日):攻击豆腐店之日军,乃110师团163联队,该联队是日军训练出来的山岳作战部队,我方作战之主力部队,乃第85军之110师,该师师长是廖运周,以作战勇敢而著称。双方经过激战,日“大队长稻垣少佐负重伤,两位中队长阵亡”,丢下大批死尸及武器逃往霸王寨,“前卫突围之官兵,到达后方时皆有死后复生之感”。我方清扫战场时,“发现敌弃尸1130具、死马289匹、山炮3门、轻重机枪3挺、步枪173支、骡马41匹”。

三、大横岭之战(5月6日-5月9日):攻击大横岭之日军,乃日军110师团之139联队;我方主力部队,为第9军之28师。事后,第28师师长王应尊,撰文回忆当时的作战情况如下:我军在“空军炮火的协助下,官兵奋勇前进,不顾牺牲,猛冲猛打,迫使敌人节节后退……(日军)阵地上死尸遍野,森林中吊死多人,遗弃的马匹枪支弹药及衣服不计其数。最令人惊奇的是在敌人遗弃的包袱中尽是敌人的右手,手上挂着一个写着死者姓名的牌子,事后知道敌人被击毙后,必须要把死者的右手送回日本交死者家属”。这次战役,歼灭日军1000余人,而“我们也付出了很大代价,阵亡营长2人,重伤副团长1人,伤亡连排长以下官兵4000余人”。

四、马头寨(缶本卷山)之战(4月14日——5月18日):日军“攻击马头寨时,特由老河口调来15公分榴弹炮一大队,对该寨猛烈轰击,山上千余树均被炸成数段,炮弹轰成无数坑洞和尘土”。“我官兵在敌炮轰时,则隐蔽于山后掩体内,待敌炮击停止,其步兵向山上爬时,即集中投掷手榴弹及拉法滚雷,歼灭半山腰之敌……敌伤亡枕藉。我官兵将山上尘土打成细灰,倾倒在山坡上,敌兵爬山时,两腿竟陷入此稀松尘土中动弹不得,被我机枪当人靶击毙。”此役,日军战史——“《日军在华作战纪要》中文译本《投降前后之派遣军》中《老河口作战之拼斗》一章”,第496页是这样记载的:“我军虽一再实行夜袭,但徒劳无功……‘山井眼(即马头寨)难道无法攻克吗’一语,遂成为官兵的暗语,亦成为痛苦的代名词。”4月27日,139联队之第“一、三两大队在十五榴弹炮掩护下猛攻马头寨,但遭中国军手榴弹攻击,伤亡甚多,仍未攻下。到5月增援兵力,复行攻击,仍未能攻下,而大队长以下负伤者甚多”。

以上四次大战,毙伤日军达15000人。

以上四次大战,乃西峡口之役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后期最有影响的一次战役……西峡口的安危,对于当时作为抗日后方的西安至关重要。此役的胜利,阻止了日军西犯的企图,彻底粉碎了日军‘打通豫陕公路,进逼西安,威胁重庆’的梦想”,“用最后一枪打败了日本侵略者称霸东亚的美梦,使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的西线战争在这里落下了帷幕”。反之,若非中国军民把日军挡在了南阳,其“极可能沿豫陕公路西窜,进而越秦岭侵我西安,甚至分兵直趋汉中,威胁我成都。去年冬,桂黔战局即其一例……”如果日军越过南阳西进,中国的抗战历史就可能重新改写。

南阳会战,就时间来讲,是所有会战中最长的一次。而战争之激烈,也是史所罕见。大家都知道,在战场上,日军是从不遗尸的,而这一战,他们不仅遗了,还多次遗。起初,尚把死者斩下一肢,带回国交给死者的亲属。到后来,连一肢也顾不得斩了,“只能取一个拇指充数”。再到后来,连伤兵也不顾了,因害怕他们做中国的俘虏,败退时干脆把一些伤兵集中一地活活烧死,且一烧便是600多人!

且是,日本是一个不肯轻言失败的民族,连举世公认的台儿庄战役,他们败得那么惨,还不肯言输,反说成是战略收缩。但在八年抗战中,有一场战争日本承认输了,这就是南阳会战。

南阳会战之“重阳店之战”,日军在华作战记录中《昭和20年之派遣军》书内第613页第11行是这样写的:“4月1日开始进攻的步兵第139联队,未达到预定的目的地——西坪镇,并抑制住急躁的心情,在重阳店——桐树营之线停止了进击,假设遽尔急进追击至西坪镇的话,则非但步兵139联队要全军覆没,即整个110师团,亦恐难逃悉数被歼的命运。”上述这一段记载,是所有日军战史中未说过的话。

南阳会战之“西峡口战役”,日本顾问范健在其所著的《日军在中国方面的作战纪录》中,不但坦承此次作战艰苦,而且首次吐出“损失惨重”的苦水。这在其他战役中是少见的。

南阳会战之“豆腐店之战”,日军战史亦坦承,“山井眼(即马头寨)难道无法攻克吗一语,遂成为官兵的暗语,亦成为痛苦的代名词”。

不可一世的日军,苦战将近五个月,未能突破南阳的防线,原因固然很多,但最重要的原因有以下五点:

一、源于中国军队的坚强抵抗,且能利用有利地形血死拼战。

二、中国军队上自最高指挥官信任不贰,下至三军将士至信不疑,担任该战场指挥官者,得宁静专一,发挥果断及时处置,造成我军有利战机,予敌重大之打击。

三、空军与陆军密切配合,创自抗战以来,在陆空联合作战上之新纪元。此外,战车防御枪的使用,在对日作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四、军民空前合作。西峡口之役的实际指挥者王仲廉如是说:“在抗战八年当中,经过12省份之战役,惟有宛西内乡、镇平、淅川各县,军民合作无间,精诚团结,抗战到底。”

五、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游击队,发挥了重要作用。国民党抗战之主力部队110师的师长廖运周,本身就是共产党员。

南阳会战的胜利,写下了我国近代史上抵御外敌侵略最光辉的一页,但由于政治等方面的原因,以往出版的一些战史,大都把“芷江会战”作为八年抗战的最后一役,而真正的最后一役,是南阳。

也许是天命,也许是偶然的巧合!

抗日战争始于1937年7月7日的宛平县卢沟桥,但很少有人知道,抗日战争结束于1945年8月19日的宛西芦沟村马鞍桥。

1.卢沟桥,打响了抗日战争的第一枪。

2.马鞍桥,结束了抗日战争。

3.从地点而言,抗日战争发生于宛平县卢沟桥,结束于宛西马鞍桥。从这一首一尾的地名来讲,大的方面,都有一个“宛”字,即宛平、宛西;小的方面,都有一个“桥”字,即卢沟桥和马鞍桥。再扩大一点讲,宛平县卢沟桥、宛西芦沟村马鞍桥,不仅都有“宛”字,也还都有“卢”(芦)字和“桥”字。

且是,日军进攻西峡的主力是110师团,而中国军队抗战的主力之一,是110师。

天命也罢,巧合也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研究这段历史,如果我们到现在连八年抗战最后一役的地点都弄不清楚,岂不有愧于那些抗战的勇士和先烈!

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对于南阳会战和西峡口战役,全国和省内各界都给予了高度重视。尤其是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和中原出版传媒集团,对南阳在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一直给予密切关注和跟踪报道研究。近日,这两家省内最大的文化事业单位联合派员前来南阳,做深入调查研究,走访了多位南阳会战亲历者和专业研究人士,并召开座谈会,取得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他们还和日本、台湾的专家学者,参战老兵以及中央党史办、人民大学、国防大学、军事科学院的专家学者联系,获得了大量珍贵资料。没有他们的前期工作,我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编出这么一部近三十万字的“南阳会战”。对此,深表感谢!

南阳会战是抗战结束前中日双方最后一次会战。南阳会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将与喜峰口战役、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长沙会战等一道载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史册!

这是南阳人民的光荣,也是全中国人民的光荣!

我们应当记住荣誉,但也应当记住耻辱。

列宁有一句名言:“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对南阳、对中国的侵略,给南阳人民和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

据不完全统计,日军侵犯南阳期间,烧杀奸掠,无恶不作,致使16425人受伤,49651人死于非命,逃亡人数达504491人;荒废土地6198371亩,占总耕地的12%;损失房屋873679间、农具4940542件、牲畜1122520头、衣服13443628件,至于奸淫妇女方面,更是令人发指,他们每到一地,就肆意奸淫妇女,连七十多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至于遭到日军蹂躏的南阳妇女的具体人数,没有确切的统计,仅据邓县(州)城关的统计就达500人。我们要牢记耻辱,振奋精神,努力发展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科技,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