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限制了网约车竞争 出租车涨价势不可挡

原标题:限制了网约车竞争 出租车涨价势不可挡

摆脱涨价思维 出租车管理需要与时俱进

文丨令狐卿

近日,珠海市就出租车涨价举行听证会。据不完全统计,福州、秦皇岛、遂宁、桐城、长治等地已经上调了出租车运价。南京、济南、济源、襄阳等地也在征求意见,或组织涨价听证。可以想见,出租车运价将迎来一次全国范围内的涨价行动,势头不可阻挡。

分析这一波的涨价理由中,有两点原因很有意思。一是将出租车与网约车相提并论,将涨价与后者的浮动运价相挂钩。二是用物价上升来论证出租车涨价的合理性,同样回到网约车的定价机制上,赞成与网约车看齐。网约车成为出租车涨价的对标产品。

这是很讽刺的现象,当网约车发展初期,势头正猛,冲击出租车市场的时候,出租车行业是将网约车作为死对头来斗争的。出租车司机围攻网约车,有些地方甚至对网约车钓鱼执法,直至用倾斜性政策将网约车排挤出大众市场,可到了想涨价的时候,网约车竟然成为可供参照的“香饽饽”。

不是说出租车不能涨价,而是说这种为涨价编织的理由过于随意。实际上,在网约车冲击出租车当初,人们谈论最多的是出租车公司对出租车司机的压榨,比如连社保五险一金都要司机承担,还有各种潜规则的份子钱,更是让出租车司机成为利益集团盘剥的“车奴”。

换句话来说,各地在漫谈提高出租车运价的时候,最应该的不是将涨价理由转嫁给网约车和物价上涨,更应该算算出租车公司内部的成本是如何核算的。有没有大量冗员存在?有没有转嫁成本给司机?等等。不能在维护交委、出租车公司既有利益的同时,哭着喊着要涨价。

实际上,如果将出租车公司盘剥司机的那部分返还司机,净化份子钱等潜在的压榨,司机的收入或许可观。网约车尚未被政策挤出大众市场的时候,出租车司机转行干网约车,看重的也是相较于出租车公司更轻的“剥削”。只不过,现在的出租车司机已经被捆绑到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战车上。

换句话说,出租车行业这次联合对发改委提出涨价诉求,是认准了市场竞争对手已经撤场,网约车不再构成威胁,出租车公司重新“垄断”大众市场,议价能力大大增强——加之出租车公司与各地交委明显的利益盟友关系,更容易获得保护性政策,所以涨价已经势不可挡。

即使这样,我们仍要揭批的是,出租车涨价的部分,并不能全部由出租车司机占有,大头部分仍会变成出租车公司的收益。出租车公司在维持既有高成本的情况下,通过对网约车的非正当压制及熟稔的政策运作,会将涨价作为既得利益的增量肆意收割。

网约车兴起时,出租车司机要么在公司压榨与新技术不稳定的未来间摇摆,要么横下心来去做网约车。随后,出租车司机作为被公司裹挟的棋子,参与到对网约车的攻击进程;等到用完出租车司机冲锋陷阵后,出租车公司再代表司机出面议价,整个过程中都看不到出租车司机权益被尊重的可能。

从更大的层面说,网约车的出现并在市场初期发展迅猛,其基础恰恰建立在出租车的缺陷上,比如拒载、服务差等。等到出租车公司以强大的势力打败网约车,重新夺回街头的地盘,更加无视那些曾被一一指责的缺陷,却将全部精力用来盘算涨价的计谋。

总的来说,在无法清算出租车公司实际运营成本的前提下,一切指向且指责外部的涨价理由,都会将提升运价演变为出租车打败网约车的“血酬”。出租车的既得利益丝毫未被撼动,涨价也就成了继续维持高收益的漂亮借口。不信,等着看涨价后司机的状况吧,谁吃肉谁喝汤是注定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