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艺术】他用“剽窃”颠覆了艺术界的认知丨理查德·普林斯

原标题:【绝对艺术】他用“剽窃”颠覆了艺术界的认知丨理查德·普林斯

Richard Prince, Self Portrait, 1973–2013

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以“盗用”闻名,被染指这个名号对于艺术家无疑是致命的一击,但理查德似乎对此并不感到担忧。他的很多作品是对别人拍摄照片或绘画的再加工,然后署上自己的名字,像是一个赤裸裸的宣告:嘿,我征用了你的作品!

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

艺术界的“剽窃大王”:理查德·普林斯

理查德的大部分艺术作品不能用“抄袭”或“挪用”来定义,而是一个更为直截了当的词汇“剽窃”。理查德本人则是一个艺术品再加工的“推手”,尽管他因此争议不断,但依旧我行我素。

Untitled (original), 2009,One original illustration and one book

这与时代背景必然相关,上世纪70年代末期,美国开始盛行“剽窃艺术”,艺术家们从流行文化中“剽窃”,或彼此之间互相剽窃,但理查德被视为“剽窃艺术”的开创者。

Even Lower Manhattan, 2007

Poetry, 2007

Untitled (three women looking in the same direction)

1980 Ektacolor photograph

在理查德的早期作品中,最著名的是一幅女模特的合影,她们看向同一方向。实际上,她们是三个广告中不同的女模特,理查德将她们摘取出来,拼接并置为一张照片,摇身一变成为理查德的作品。

Untitled (Cowboy), 1989,Ektacolor photograph

Untitled (original), 2008,One original illustration and one photograph

让他成名的作品是“牛仔”系列。这是普林斯从1983年开始推出的一组照片,照片上是头戴毡帽、骑着马、脚蹬马刺的美国西部牛仔,背景是广袤无垠的荒漠等极具美国西部的典型特征的风景,它的原型是美国万宝路香烟拍摄的广告。同样,他将广告中的文字去除、翻拍、放大,这一作品就变为理查德专属。更令人惊奇的是,2005年11月,普林斯这幅“牛仔·无题”照片拍出124.8万美元的天价,成为有史以来第一张售价超过百万美元的照片,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2008年1月,普林斯的另一幅“牛仔”系列照片拍出了340万美元的价格,创造了新纪录,这一结果让人咋舌。2003年,普林斯谈到创作“牛仔”系列的创作过程时,谈道“在摄影方面,我的技巧很有限,实际上,我根本没有什么技巧。我就是在玩相机。我在一个很便宜的冲洗店放大了那些照片,而且做了两个版本,我从来没有进过暗房冲洗底片。”

Untitled (Original), 2008,Original illustration and book cover

Nurse Kathy, 2006-08

Mission Nurse, 2002

无一例外,理查德的“护士”系列也受到抨击,这一系列作品共12幅油画,每幅画中的护士都戴着口罩,且都有一个不同的形容词给予定义,“温柔护士”、“疯狂护士”、“淘气护士”等。这些护士都来自流行小说的封面,经过扫描、再加工后呈现,理查德提及初衷:“之所以创作护士,是因为我环顾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海啸、战争、地震,灾难时有发生。我想,每个人都需要护士,于是我就为大家创造出护士。”这系列在艺术市场中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2006年,《温柔护士》拍出230万美元;2008年,在苏富比伦敦拍卖会中,理查德于2003年创作的“护士”系列作品的成交价为850万美元。

“艺术的问题在于,它和高尔夫比赛不一样。在高尔夫球场上,你要么将球打进球洞,要么打不进。但在艺术界,没有裁判,没有法官,没有规则。这是一个问题,但也是艺术的伟大之处。”

——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Prince)

左图为 Patrick Cariou 的摄影作品, 右图为理查德的作品

2014年,理查德·普林斯在高古轩画廊(Gagosian Gallery)举办了一场名为《新肖像》(New Portraits)的展览,一共有37张大照片(167 x 123.8 cm),这些照片都来源于Instagram里的截图,每一幅都是自拍照,它们被打印在画布上,写上留言当作自己的作品,每张的价格高达10万美元。

RICHARD PRINCE, Untitled (portrait), 2015

Untitled (portrait), 2014

争议与荣耀一体的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

尽管理查德的“剽窃之路”看起来顺风顺水,但理查德也曾被告上法庭、“被剽窃”,在争议和讥笑中,他的艺术之路略显坎坷,当然,这也是他“自找”的。

高古轩画廊展览现场

2009年,理查德和高古轩画廊遭到摄影师Patrick Cariou的诉讼,问题的源头在于理查德在高古轩画廊展出的一个名为“Canal Zone”的展览中呈现了多幅盗用他摄影图片的作品,作品中瑞斯塔人(Rosta)的照片出自一本已出版的摄影画册“YesRosta”,与之前剽窃匿名商业图像不同,这些照片是摄影师在牙买加山区进行几十年的拍摄并得到当地人认可后精选的照片,但理查德未经允许就“引用”了。于是,向法庭提起诉讼。不久后,摄影师丹尼斯·莫里斯(Dennis Morris)也将理查德和高古轩画廊告上法庭,诉由同样是普林斯在“Instagram“系列中“不当使用”了他拍摄的摇滚明星席德·维瑟斯(Sid Vicious)的一幅照片。

Gomper, 2007,Fiberglass, wood, acrylic and bondo

He Ain't Here Yet, 1987

I Changed My Name, 1988

理查德经常为自己的剽窃行为辩解,但有意思的是《Vogue》杂志的一期封面照片“剽窃”了理查德在上世纪90年代拍摄的“女友”系列照片,理查德不输气场的回应“他们是从我这里偷走的,我会把它偷回来的。”不过,他的“女友”也是从别的地方“偷”来的,他的那些照片都是对美国摩托车杂志封面女郎的翻拍。让他颇为介意的是:以前是他“偷”拍别人的作品,现在竟然轮到自己的作品被“偷”了。

The Legend, 2010

The Moon, 2007

Untitled (Publicity), 2000,5 publicity photographs

Untitled (original), 2010,Original illustration and paperback book

理查德的作品常让他麻烦缠身,也让他名声大振,他的“剽窃”行为引发了艺术界的广泛争论,众多艺术批评家和艺术家对他的讨伐不绝于耳,但也不乏有支持者。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摄影馆馆长玛利亚·莫里斯·汉姆博格评价他的“剽窃艺术”:“对于今天的一切,他绝对是个重要人物。他以一种非常早熟的方式,领先于其他人领会到媒体如何普遍渗入影响我们的生活,它不只是我们生活的一个方面,而是我们生活的主导方面。”

Untitled (Tiffany), 2005

Untitled (Tiffany), 2006

被称为“后现代主义之父”的杜尚已颠覆了人们对于“现成品”的定义,并将现成品进行创作纳入自己的创作体系中。理查德更为凸显的是,他不仅颠覆人们对于艺术品的定义,还用“厚颜无耻的行为开创了一个全新的艺术流派”,正如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馆长南茜·斯派克托所说,“理查德改变了现代艺术”。

Dude Ranch Nurse #2, 2002-2003

Surf Safari Nurse, 2007-08

Debutante Nurse, 2004

The Crush Two, 2008

The Fountainhead, 2010

Town Without Pity, 2007

(图片来源于网络)

编辑:《绝对艺术》Anny

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