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探·城│千里骑行(五),来到了内蒙古图书馆,听了一场王蒙先生的讲座。

原标题:探·城│千里骑行(五),来到了内蒙古图书馆,听了一场王蒙先生的讲座。

我叫河西

一名退休的沈阳人

我有一个计划:千里单骑旅行

起点:谋克敦浩特

终点:西域敦煌

从沈阳出发

一个人的千里骑行之旅

(↑戳上边链接查看前篇↑)

时间:2017年7月8日上午10:30

地点:内蒙古自治区图书馆二楼多功能

内容:我与王蒙先生的对话片段

以下是河西先生(Q)和王蒙先生(A)的对话

Q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题材可以写吗?

A

没有什么题材不可以写。文学题材无禁区。关键是你要写好,要写出水平来。不是写什么助人为乐的先进事迹,也不是仅仅写那些遭受各种迫害的个人遭遇。而是站在人文的角度,站在历史的高度,写出悲天悯人的情怀,写出人性的丑陋与光辉,写出对未来充满希望和信心,达到人类精神文明的高度境界。如果写的不好就会使人沉沦。

Q

文革是一个敏感题材吗?

A

在文学上面,没有什么敏感题材或是顿感题材之分,那是医学界的名词,与文学无关。你什么题材都可以研究,都可以拿来写作,但是要有深度、有高度、有免疫力。

王蒙,男,河北南皮人,祖籍河北沧州,1934年10月15日生于北京。中共第十二届、十三届中央委员,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当代作家、学者,文化部原部长、中国作家协会名誉主席,任解放军艺术学院、南京大学、浙江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新疆大学、新疆师范学院、中国海洋大学、安徽师范大学教授、名誉教授、顾问,中国海洋大学文新学院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青春万岁》、《活动变人形》等近百部小说,其作品反映了中国人民在前进道路上的坎坷历程。

这是我在内蒙古自治区图书馆,偶遇并聆听王蒙先生文学讲座时的提问和他的回答。

是根据我个人事后的记忆和理解写成的,如有错误,与王蒙先生无关,是我的记忆出了问题,您就当闲话,那么一听一过,别太认真。

王蒙先生还说,他不会外语,非常遗憾。五四运动以来,许多作家都会外语,并亲自翻译文学作品。他们是作家,也是翻译家。我不是翻译家,非常遗憾。

如果你会外语,就像二郎神一样,多了一只眼睛,连孙悟空也惧怕你几分。

最后这句话,不是王蒙先生说的,是我说的,是我夹带点私货,借题发挥。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那位穿橙红色连衣裙的女主持人。是她,把最后一个向王蒙先生提问的机会,给了我,让我今生有幸,斗胆与王蒙先生对话,并与大家分享。

骑行还在继续,故事不断更新。

记录从沈阳出发,一路向西的精彩故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