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谁是俄语文学大师背后的男人?

原标题:谁是俄语文学大师背后的男人?

眼神犀利的列夫·托尔斯泰

与英、美、日等国文学不同,俄罗斯文学在我们的印象中,向来以艰深和不亲近读者闻名。上世纪的知识分子在战火之下,或是书籍匮乏的年代,手边但凡能抓到一本有字的读物都要欣喜不已,一门心思地沉浸其中。

到如今,还没翻开书看具体内容,复杂而冗长的人名就已令年轻一代的读者望而却步。

豆瓣网友调侃

当“卡拉马佐夫三兄弟叫什么”成了著名的文学幽默时,我们忽而记起,另外一部俄语文学经典有一个著名的开头——

“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

简单的一句话,直击人心。

俄语文学的魅力即在于此。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手稿

《安娜·卡列尼娜》《卡拉马佐夫兄弟》《罪与罚》《静静的顿河》……这些国人心中的俄语文学经典,是如何被带到我们面前的?

一切都在于这么多年来一代代俄语文学译者的坚持与传承。

“四代”俄语文学译者

按照学界看法,俄苏文学翻译有四代:

第一代俄苏文学翻译家们起于五四时期,以鲁迅等人为首,主要翻译活动集中在二三十年代;

第二代翻译家紧随其后,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掀起过翻译的小高潮,以曹靖华、草婴等人为代表;

第三代翻译家多是五十年代留学苏联归国人员为主,翻译引进了苏联一流、二流、三流的作品;

第四代翻译家是文革之后上学的这批人,遇上了80年代外国文学翻译高潮,又经历了苏联解体,繁华散尽,译著无人问津的荒芜,现在是译界支柱。

来源:《就是他们,曾翻译了俄苏!》(俄罗斯文学)

但其实代际划分并无多大意义,很多译者的翻译历程都跨越好几代,且老当益壮。

往前追溯到五四时期,鲁迅先生称翻译俄苏文学为“为起义了的奴隶偷运军火”。俄语文学翻译道路上涌现了瞿秋白、查良铮、草婴、汝龙、非琴、余一中等等诸多翻译大家,历经数代更迭,新一代俄语文学译者也逐渐崛起,成为译介俄语文学中坚力量。

1996年译林版《安娜·卡列宁娜》(智量 译)封面

获得“俄罗斯友谊勋章”的译者

2015年11月4日,在克里姆林宫的乔治厅,俄罗斯总统普京亲手将一枚“俄罗斯人民友谊勋章”佩戴在翻译家刘文飞胸前。这个奖可以说是俄罗斯能给一个外国人的最高礼遇

普京与刘文飞在授予仪式上

刘文飞,应该算是经历过“文革”的第四代俄语翻译家。现在任俄罗斯研究会会长的刘文飞,对自己踏上俄语翻译之路颇有感慨。

在《我的翻译》一文里回忆:

“我的翻译尝试几乎是与我的外语学习同时起步的。1977年恢复高考后,一个俄语字母也不识的我却鬼使神差地被分到俄语专业。我像当时绝大多数 ‘知识青年’一样爱好文学,而俄语又是一门‘文学语言’,我们的俄语课文大多是俄国的名家名作,爱好和专业相遇,于是,初通俄语后我便情不自禁地翻译起来。”

大二开始的各类俄语课上,刘文飞说自己大都在“开小差”,老师在上面讲课,他只顾在下面埋头“翻译”课本。课程结束后,刘文飞的课本上每一行俄语下面都有了对应的汉语。大三开了翻译课,刘文飞终于找到着力点,每次翻译作业几乎都能得到翻译课老师张本桂先生的赞赏,被他当成“范译”朗诵给全班同学,这更助长了他的翻译野心。

《萨宁》【俄】阿尔志跋绥夫

刘文飞 译

学步翻译时的

搀扶者

翻译是一门需要坚持与的艺术。老一辈翻译家把他们对待翻译的热情与执着传递给了新一代的译者,这样俄语文学翻译得以薪火相承。

对刘文飞来说,翻译课的张本桂老师和学校里的另一位著名俄语翻译家力冈先生,可谓是翻译道路上的引领人和搀扶者。

接受界面文化的记者采访时,刘文飞回忆,自己的旧译稿上还有许多张本桂老师仔细批改的红色笔迹。

“先生在道别时给我的嘱托仍是:‘把翻译搞下去!’

力冈先生也是俄语文学翻译大家。他的学生吴笛回忆力冈时,提到先生在病重期间,心中仍然牵挂他只译了三个多月,约十万字的篇幅,看来他今生今世已经来不及完成的《罪与罚》的翻译

“以前在心目中那些出过书的翻译家都是神一般的存在,而现在我的老师让我们觉得当一个翻译家其实并不遥远。他们在那个偏远的地方给了我们翻译的自信。

这是刘文飞心中大学的恩师给予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也是一代代俄语翻译家坚持传承的美好品质。

作者:【俄】 米哈依尔·肖洛霍夫

译者: 力冈

出版年: 2010-9

定价: 98.00元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44713917

“译者是文明的驿马”

俄国伟大的抒情诗人普希金,1830年在笔记中写下这样一句话:“译者是文明的驿马”。在汉语中,译者的“译”和驿马的“驿”不仅同音,而且在词源、词形和词义上也很相近。

诗人普希金

“用在驿站间往复奔波的马儿来形容译者,这里面能品味出某种艰苦和辛酸,甚至是束缚和无奈”,刘文飞在一篇文章中感叹译者这匹“马”的艰辛,“既要有出众的能力还要有忍辱负重的秉性,日复一日的奔波只能换得微薄的粮草,还得时刻提防路途中遍布的坑洼与沼泽”。

这恐怕是所有翻译界人士的心声。而能够对俄语文学里高难度的长句子驾轻就熟,确实非一日之功,但也自有其中乐趣:

“驿马自有驿马的生活和使命,以及随之而来的甘甜和欣悦,它毕竟是在不同的文明、不同的文学之间游走,行程本身已然精彩纷呈,更何况还有它们经年累月搬运、堆积起来的一座座金山呢。

作为“第四代”俄语文学翻译者,刘文飞传承了老一辈翻译家的坚持与用心,也道出了自己身上新的使命感。

俄罗斯文学宏大,是在凛冽冰原、原始森林中才能生长出来的参天大树,有其野蛮生长、旺盛而坚韧的生命力。正是这些在困苦时期“盗来了军火的人”,也正是这些十年如一日下苦功的“文明的驿马”,我国读者才得以进入这片森林中,去领略世间另一片壮阔神秘的风景。

参考文章:

武靖雅 《刘文飞:俄罗斯民族的文学创造精神还没有枯竭》| 界面文化

刘文飞 《我的翻译》| 俄罗斯文学

文文《就是他们,曾翻译了俄苏!》| 俄罗斯文学

刘文飞翻译,俄罗斯当代最重要的诗人之一德拉戈莫申科作品《同义反复》即将出版,敬请期待~

如果选择一本书作为体会宏大的俄语文学开端,你会选择哪一本呢?

欢迎留言与我们交流。

如果你不知如何选择,不妨从经典入门——

永远的托翁经典

——翻译名家草婴译本——

作者: 【俄】列夫·托尔斯泰

译者: 草婴

出版年: 2014-4

页数: 764

定价: 49.00

丛书: 经典译林

ISBN: 9787544740883

本期编辑:冯一兵 西子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