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他走过玉门、白银、祁连山,拍摄这些小城人们的生存面貌

原标题:他走过玉门、白银、祁连山,拍摄这些小城人们的生存面貌

艺 术

ART

庄辉,艺术家。

1963年,出生在甘肃玉门一个小镇。

庄辉系列摄影作品《一个与三十个》局部

横划欣赏更多局部图

1976年,

13岁的庄辉和家人一起来到河南洛阳,

16岁高中毕业之后进了东方红拖拉机厂,

做了17年的工人,

历经造型、酸洗、制管、搬运等工种。

在这期间,他四处游历,

来自底层社会的经验

和他对艺术家身份的独特认识,

使他的作品直接切入社会现实,

而他的创作方式也好像在某一个历史时刻被打开。

庄辉展会现场

1992年,庄辉创作了第一件作品《为人民服务》,

1995年,他开始创作了《一个和三十个》系列、《集体照》系列等,

庄辉的艺术一直持续关注个人身份和集体主义的关系。

庄辉在拍摄现场

他曾说:“当我和农民在一起时,

我感到自己就像农民一样;

当我和战士在一起时,

我又感到自己像战士一样。

更明确地说,我的个体身份感不再那么强烈了。

庄辉奔走于街道、乡村、

工厂、医院、学校和部队之间,

以艺术家的身份,为这些机构的成员拍照,

记录下二十世纪最后几年里人们的精神面貌。

庄辉系列摄影作品《一个与三十个》

在创作了《集体照》之后,

庄辉继而创作了《公共浴室》,

这是一系列在公共浴室里偷拍的照片。

这些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就像纪录片一样,

记载了每一个中国人一生中极为重要的一段经历,

而且关于这种经历的记忆可能很快就会消失殆尽。

庄辉系列摄影作品《一个与三十个》

庄辉不断延伸和拓展着

他对于中国社会变化的表达方式,

并转向有关社会政治问题的更大层面。

譬如作品《东经109.88,北纬31.09》,

还有他关于纪录自身随性而非常规生活的摄影作品《十年》。

2000年后,庄辉继续创作一系列雕塑、装置,

例如作品《茶山镇》与《带钢车间》,

来影射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

玉门人家照相馆

2006年,庄辉与出生于陕北的女艺术家旦儿合作,

开始了长达3年的“玉门项目”。

他们在当地开了一家货真价实的照相馆,

创作了在一个衰退城市中居民的社会肖像,

这些鲜活的个体,

还在继续着自己的生活,

这里有他们的梦想、期待和妥协。

庄辉个展现场

通过玉门项目,

庄辉又跑了石嘴山、白银、

茂名、大庆等等更多资源枯竭型的城市,

这使得他对人类文明产生了新的思考,

产生了一个特别深的怀疑。

资源枯竭城市现状

2009年,玉门照相馆项目结束后,

庄辉遇到了很多困境。

这种困境来自社会变迁过程中,

作为人的状态朝着欲望愈发膨胀的方向发展,

而他对此无能为力,十分沮丧。

玉门

从2011年起,

庄辉每年都会进祁连山一次,

并不带有任何具体的创作目的。

在5年对祁连山地区的观察与体验中,

庄辉逐渐与这片在文化上哺育他、

并在他的意识中沉睡多年的土地,

建立起了某种个人关系,

也带他走出了过往生活和创作中的困境。

庄辉说,选择祁连山,

一方面因为那里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

此外他也渴望回到更自然的状态来看待自己和世界,

为艺术的生长提供更丰富的想象力和线索。

玉门照相馆人像作品

“我想把祁连山作为自己工作的一个空间,

我不想再待在工作室,

我想自由地行走、游荡。

在庄辉看来,

今天人的欲望和膨胀的情绪已经到达了极点,

人觉得自己可以驾驭所有的东西,

但是我觉得No,不可能。

我们生活在一个人造的城市空间里,

很少有机会再仰望一下星空,

想象我们高楼大厦之外的那个空间的存在,

有时候我们都忘掉了。

天冷我们加一件衣服,

天热脱点儿衣服、开点儿空调,

久而久之我们跟自然世界的关系失掉了这个联系,

而且膨胀的愿望,已经遮蔽了我们的眼睛。

对我来说,我当然是希望找到这样一个空间,

去认识它或者是感受它。”

-fi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