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来自北大图书馆的阅读鉴定

原标题:来自北大图书馆的阅读鉴定

  毕业季时,朋友圈里热热闹闹的,即将离开校园的朋友们都晒着自己的毕业合照和感想。其中一份特别的毕业礼物十分引人注目。

  这份礼物来自北大图书馆。在每个毕业生去图书馆办相关离校手续时,他们会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张印有他们在校期间读书成果的鉴定书。

  “亲爱的xx同学:在你离开母校之前,我们为你整理了一份清单,希望成为你大学时代的美好回忆。2012年2月24日,第一次见到在书架边认真选书的你,带走了心爱的书《小姨多鹤》。这些年,你常来常往,手不释卷,共借了177本书,战胜了93.75%的2017届毕业生。经鉴定,你是一位文艺青年、思辨哲人、语言大师。——北京大学图书馆。”

  这张充满人文情怀的毕业礼物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同学们的关注和讨论。“好喜欢图书馆的毕业礼物”,“这个好棒!!希望明年我毕业的时候也能给我一份儿,好戳泪”,“越来越高级了”,“洋气极了!”......北大学生们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表达着自己对这份毕业礼物的喜爱。

  一份来自官方诙谐幽默的鉴定书,一段朴实美好的光阴流年记录,让过去的岁月一下子鲜活起来。在那些平常的日子里,学校替毕业生们记载着他们在燕园里的阅读时光。图书馆团队低调地做着这些促进学生阅读的事,直到学生们自发地在朋友圈晒出来。记者特意前往北大图书馆采访了设计团队,和他们一起聊了聊这份美好的毕业礼物。

  北大图书馆别立谦副馆长介绍说,其实这份毕业礼物从2014年就开始推出,至今已将近四年的时间,这也是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读书是一辈子的事,如果能在学生毕业时唤醒其阅读的意识,也是很有意义的。

  

  “刚开始,我们团队看到有些学校会给毕业生拉一份读书清单,上面详细记录着整个在校期间他们都读了哪些书。后来我们认为不如做得有趣一些,用一种更易被学生接受也更有纪念价值的形式呈现出来,才有了这样一个创意。”图书馆学习支持中心的赵飞老师说。

  创意虽好,但在具体实行过程中却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首先各个院系要将毕业生名单报给图书馆,图书馆要根据这些名单统计出每个学生第一本借阅的书籍,在校期间读书总量,然后根据其读书门类来综合分析,最终统计出学生的阅读偏好,这才有了最后例如“文艺青年”、“思辨哲人”、“语言大师”这样的称谓。

  任务十分繁琐,但图书馆的设计团队一致决心做好这件有意义的事。不是书目的简单罗列,这份毕业礼物运用科学的统计和有趣的设计,让毕业生拿到手时都颇感惊喜,会心一笑。比如“战胜了xx%的毕业生”这样的表述,就是借鉴了淘宝支付宝活泼的话语体系。而文字的整体风格从2014年开始,也在逐年改进,使它更贴近学生的用语习惯,更易被他们接受。

  “那如果读书很少呢?看到上面的统计数据,会不会很尴尬啊?”记者笑着问。“我们也观察到,宿舍同学一起来拿这份毕业礼物,也会相互作个比较,读书少的同学就尴尬地笑了,但只是对比,学生普遍的阅读量还是很高的。我想,数据的展现只是一个参考要素,这也有助于他们以后更加认真对待阅读这件事。”赵飞老师说。

  当很多毕业生在自己的朋友圈晒出这份特殊而又珍贵的礼物时,当图书馆工作人员收到学生们的感谢时,整个设计团队也觉得付出都是值得的。“当他们离开校园多年后,如果再次看到这份毕业礼物,能勾起他们对在北大阅读时光的回忆,那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这几年受到互联网的冲击,纸质书的阅读量呈现下滑的趋势,很多实体书店也在接二连三地倒闭,这让社会上不无担忧的言论,认为会影响到大学生的阅读情况。别立谦副馆长递给我一份《2016年北京大学阅读报告》,报告用数据详细地展示了在校生的阅读情况。

  

  比如,读者的年度到馆人次从2014年到2016年,3年时间整体下降了9万多人次。同时纸质图书年度外借量也从2012年到2016年,5年时间下降了约15.5万册次左右。与此同时,电子资源的年度利用情况在不断攀升,电子资源的全文下载篇次2012年到2016年增加了1053.6万次。数据表明,纸质书的阅读在电子阅读的冲击下确实有不断下滑的趋势。那么,是否表明纸质书会失去其在年轻人阅读中的位置?高校图书馆以后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又在何处?

  别副馆长却认为事实并非如此。“据我的观察,来图书馆看书的学生依旧热情不减,学习起来非常认真。”在她看来,实体图书馆并没有像一些人想象得很快消失,而是纸质资源和数字资源长期并存。

  在促进学生阅读的众多活动中,提到“未名读者之星”的全校评比,赵飞老师印象深刻。“以前获得‘未名读者之星’的学生,同时也可以获得我们准备的奖品。但后来,学生主动提出,能否将奖品换成进出北大图书馆的‘特权’,就是即便毕业离校也能凭借这个称号,可以再回来借阅读书等。因此活动开展得很成功,同学们参与的热情非常高。为了获得随时进入图书馆阅读的权利,读书的氛围比之前更浓了。”

  而定期举办的北大读书讲座,更是座无虚席。“我几乎每场都会去听,但很多情况下,去得晚了只能站着听了。毕飞宇的‘走’与‘走’——小说内部的逻辑,还有美国独立高级研究员Charlotte Harris Rees的《山海经》与古代中国人的美洲探索——从落基山出发寻找答案,这些讲座印象都很深刻。”学生李琳告诉记者。

  高校图书馆在未来将扮演何种角色?别副馆长认为高校图书馆不同于公共图书馆,它要继续扮演好它作为高校教学科研服务的角色。北大图书馆正在努力转型,从以前以文献流为主线的运行模式,逐渐转向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的服务模式。未来,我们除了要采集与学校各个重点学科相适应的文献资源,保障和促进学科建设,而且要创新各种服务,通过不同层面、不同类型的服务,为在校师生提供更好的教学与科研支撑。而阅读推广活动,就是众多服务中的一个。

  翻看阅读报告,《利维坦》、《法哲学原理》、《全球化进程中的人》、《中东欧国有银行产权改革研究》、《全球视角下银行私有化研究》......这些书都排在了阅读榜单的前列。很难在实体或网上书店占据排行榜前列的书籍,在图书馆中却具有名列前茅的借阅量,事实上高校图书馆在促进学生深度阅读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当我们大量碎片化时间都只能锁定一些浅显易懂的读物时,那些需要大块时间和精力去阅读的经典也在不断为碎片化知识腾位。而坐在图书馆,借着这里完美的读书氛围,啃一些硬骨头,多读一些经典,不失为一种很好的选择。

  节选于《中国青年》2017年第15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