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无现金”惹争议:支付宝、微信双双被泼冷水,蚂蚁金服被约谈!怎样才是“非现金支付”的正确姿势?

原标题:“无现金”惹争议:支付宝、微信双双被泼冷水,蚂蚁金服被约谈!怎样才是“非现金支付”的正确姿势?

8月初,本应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正面迎战“无现金”消费的大日子,但是这场筹备已久的活动,却最终以“雷声大雨点小”的方式收场。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央行武汉分行曾就此事约谈过蚂蚁金服,明确提出三点要求:

一是在无现金城市周活动中去掉“无现金”字眼;

二是撤掉所有含有“无现金”字眼的宣传标语;

三是公开告知参与商户不得拒收人民币现金、尊重消费者支付方式的选择权。

而《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在7月底召开的央行2017年分支行行长座谈会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曾脱稿谈到上述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提高非现金支付比例、减少现金的使用,一直是央行所提倡的目标之一。但是相关企业在商业推广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违法行为和误导公众的现象,“挑战了相关部门的底线”。

“无现金”争议

“无现金”这个词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早在2015年,微信支付就推出了“无现金日”的活动。

今年,支付宝高调入局,和商家一起打造“无现金城市周”,并宣称要用5年时间把全中国推进到无现金社会。

那么,为何“无现金”三个字在最近拨动了监管层的神经呢?

“原因可能是最近出现了一些极端的现象,比如某些商家拒绝接受现金。这个是违法的行为,那么相关部门不能不表态。”董希淼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去年,北师大珠海分校一家面馆谢绝现金只接受手机电子支付,不刷卡不收现金,引发了媒体的关注。人民银行珠海市中心支行迅速派员赴现场调查并督促涉事面馆整改,随后面馆撤下了“谢绝现金”的告示并已经接受现金付款。

根据《中华人民币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第二条、第三条规定,“本条例所称人民币,是指中国人民银行依法发行的货币,包括纸币和硬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以人民币支付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债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

因此,商家拒收现金的做法,已经违反了《人民币管理条例》相关规定。

董希淼同时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无现金”这样的提法是不严谨和不科学的,容易误导公众以为现金会消失。此外,此种提法还可能与现在普惠金融的目标不吻合,没有考虑到不会用移动支付的群体的需求。

“从现实看,当下还有不少人依赖现金支付。对于中老年人和农村地区,现金支付还将是重要的支付方式。在我国大部分地区,现金支付和非现金支付仍将长期并存。”董希淼撰文指出。

给消费者选择权

事实上,对于非现金支付,监管层其实是持鼓励态度的。

1988年出台的《现金管理暂行条例》明确提出,“国家鼓励开户单位和个人在经济活动中,采取转账方式进行结算,减少使用现金”。

这是因为现金支付不通过第三方,往往难以追踪资金流向,大额现金交易更容易滋生灰色交易、非法交易、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

而“无现金社会”所引发的争议在于,应该将选择权交给消费者。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如果商家保留现金支付通道,但在现实中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使用的是移动支付手段,监管层是乐见其成的。但是如果一刀切不接受现金支付了,“那么会引发很多想象”。

薛洪言认为,对于小额零星交易,现金则具有不可替代的优点,最大的优点便是高度灵活性和场景普适性,不需要依赖第三方设备和网络,可随时随地用于交易,适用于一切群体和几乎一切小额场景。

董希淼也指出,在我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多种支付结算方式将继续共同存在。因此,在非现金支付体系建设过程中,一方面要肯定非现金支付的意义;另一方面,要充分尊重公众支付结算习惯,由公众自主选择适合自己的支付结算方式。

谁的“无现金社会”?

其实,在国外,“无现金社会”的提法早已有之。

最近的案例来自印度。2016年11月,印度政府宣布“废钞令”。当时,印度总理莫迪突然宣布,500卢比和1000卢比面值的钞票不再是合法货币,并称此举是为了打击印度猖獗的黑色经济。

而在北欧地区,“无现金社会”的脚步越来越近。根据瑞典央行的数据,2016年瑞典现金交易只占所有交易的2%,该行预测,预计到2020年这个数字会进一步下跌至0.5%。丹麦央行更是从2014年开始决定停止印刷纸币,取而代之的是电子支付。

“欧洲和亚洲监管部门对‘无现金’的态度不同,欧洲政府的干预更少,如果消费者有这样的需求,那么可以顺其自然过渡到非现金支付。在亚洲,比如印度政府的干预会更多。”全球支付解决方案提供商Ingenicoe Payments亚太区总经理尼克·塔布(Nick Tubb)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不过,与中国不同的是,北欧国家“无现金社会”的主导者是传统银行,而非新兴的互联网巨头。比如,丹麦流行的支付应用Mobile Pay由丹麦主要银行共同推出,瑞典主要银行联合开发了“Swish”的支付应用。

董希淼认为,相关支付机构不应该将“无现金”支付等同于自身的支付产品。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支付体系发展报告(2016)》列明“非现金支付工具”共有四种:票据、银行卡、结算方式、网络支付。该报告同样显示,2016年我国银行卡消费额占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48.47%。

董希淼指出,非现金支付涉及货币流通和支付清算体系建设等多个方面。依照相关法律,中国人民银行不仅负责发行人民币,管理人民币流通,还要制定全国支付体系发展规划,统筹协调全国支付体系建设并负责支付清算系统正常运行。

董希淼表示,“下一步,应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商业银行、支付机构、清算组织等共同参与,进一步完善支付基础设施,规范发展支付服务组织,健全社会信用体系,逐步提高非现金支付结算比例。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要维护好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切不可越俎代庖。”

记者 唐逸如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