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名家专访|张忠新:书法远远超越写字本身

原标题:名家专访|张忠新:书法远远超越写字本身

张忠新,别署“翼昊”,男,1968年出生于抚顺。

现为

沈阳青年书协副主席

辽宁省侨联书协副秘书长

辽宁书法家协会会员

沈阳胡魁章笔庄首席书画师

自幼酷爱书画,9岁起学习书法。

12岁作品入选抚顺市青少年书法展并获奖.。

2005年获第七届文华杯全国硬笔大赛优秀奖。

2012年以来,作品入展激情十二运精彩在辽宁书画展、辽宁首届青年书法展等,参加第二至第五届全国九城艺术联展并四获“最受欢迎艺术家”称号。

2013年,他被评为沈阳十大青年优秀书法家。2017年被评为沈阳十大杰出青年书法家。

凝脂般的白瓷砚,朱砂墨在其上缓缓划出朱红弧线,少顷,红色覆盖于白瓷之上,鲜艳如血。熏香缭绕,执笔研墨者将这一幕慢慢呈现于眼前,夕阳从玻璃窗外斜斜铺进室内,时光凝固,岁月悠然。

这美好的一幕,出现在盛夏之季的沈阳,胡魁章笔庄首席书画师、书法家张忠新的工作室里。

一笔不苟、字字隽秀的朱砂小楷,在他的笔下如水般流淌,书写出他的心境和人生。

小时候的“墨汁”之惑

成了他书法人生的开端

张忠新生于抚顺,父亲是饱学之士,从小嗜书如命,忠新幼年每每看到父亲书不离手,更是从父亲的讲述中接触到了《三国》《西游记》《古文观止》等古文作品。

不过那时候他还是书写的陌路人。当时,他热爱的是画画,小孩子常常拿着粉笔,在家里的水泥地上涂出自己的世界。然而由于家境所限,他一直没有机会学习绘画。

也是机缘巧合,有一年在家里无意发现了一瓶老式墨汁,玻璃瓶装,他指着瓶子上的“墨汁”二字问年长自己两岁的姐姐:“这是‘黑计’吗?”

姐姐犹疑地答道:“不,这是‘黑汁’!”一段童年趣事,自此在张忠新的脑海里留下了浓浓墨影,但他仍旧不知书法为何物。

直到上学之后,有一次叔叔带着他的孩子来家里串门。“当时叔叔家的孩子在抚顺市内找了书法老师,专门学习书法。来串门的这次,他当场表演,我看到父亲眼中的那种渴望、喜悦和羡慕,那眼神让我暗下决心,我也要写出漂亮的字来。”

自此,临帖勤学、昼夜苦练便成了小忠新的日常。两年后,叔叔再带着哥哥来串门,两个孩子再写字比试,之后叔叔便不再提写字的事了。张忠新知道,自己已经超越他了。

回忆起自己年少学写字的经历,他说,最早选择书法字帖都太难,碍于家庭条件限制,只找到一本颜真卿《多宝塔》选字本,没皮没尾,只有十五六页,就拿着这本字帖,开始漫长的临摹。

笔墨纸砚的世界

诱惑他热爱痴迷

曹植诗云“墨出青松烟,笔出狡兔翰。”笔墨纸砚被誉为文房四宝,在书法的世界里,每一个信徒都绕不开这四宝的诱惑。

张忠新的故事,由“墨汁”开始,并一路继续向前。

11岁时他参加了一个抚顺市的少年儿童书画比赛,张忠新带着毛笔和一个小墨块,又在家附近买了一个三毛钱的小砚台,便跟着姐姐一起坐有轨电车去参赛了。

当时,条件好的学生带的都是盒装的中华墨汁,很高级,张忠新抖着胆子去问:“墨能借我一点吗?”对方直接回答,“不能”。

无奈之下,他只得拿着墨块进去赛场,别的孩子倒墨时他举手示意,“老师,我得研磨。”最后,是老师给他倒的墨汁,成就了他的第一个一等奖。

一个年代造就一种观念,时过境迁,想法也会改变。

如果当年那一幕再重来一次,张忠新理当骄傲地拿着自己的墨块和砚台,在那方寸的比赛场上,慢慢砚开自己的梦想。至少,在此后的书法之旅中,张忠新传承的都是原汁原味的书法传统,不仅仅是书写本身,还有对书写工具的痴迷与热爱。

他对笔挑剔,直到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沈阳胡魁章毛笔相逢,才算找到了满意的笔,从此他成了这家笔庄的首席书画师,为传承这门工艺尽一份绵力;

他对纸挑剔,要“韧而能润、光而不滑、洁白稠密、纹理纯净、搓折无损、润墨性强”的宣纸,才能留住他的笔;

他对砚挑剔,“端溪古砚天下奇,紫花夜半吐虹霓”,要下墨如油的端砚,方入得了他的眼,而甚是珍贵的白瓷砚,他甚至不舍得用黑色的墨,只有使用朱砂书写时,才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一点点砚开;

他对墨挑剔,当代制墨大师冯宜明出品之墨,一段不足10厘米要5000元,他毫不吝惜,好墨要以松树根部的油脂烧制成烟灰一年,以鹿角熬胶,又加冰片、熊胆、麝香,这样的墨才有超强的渗透力,能扎到纸的纤维里,而麝香提神开窍,研墨的过程才是神清气爽的享受。

小楷如顽童

艰辛之路充满乐趣

有一种观点认为,楷书文化是当下缺失精神的挽救。在张忠新的书法世界里,他最终为自己选择了小楷,作为毕生所求。

“在书法界小楷就是力工。”张忠新的这个比喻,把他的学生们都逗笑了,他自己却甚是严肃。

少年时,临完了那本颜真卿,他又找到一册比他年龄还大的《赵孟頫小字帖》,这才是让他真正着迷小楷的文本,他开始对小楷情有独钟,并开始了更加漫长的临帖苦旅。

楷书之鼻祖为钟繇,小楷则又是楷书之鼻祖,由隶变楷的阶段,书体并不稳定,也不很规范,中间夹杂着篆隶和魏碑的味道,到了晋时,则有了自己的风格和趣味。“楷书是一种追求极致完美的书体,唐楷达到了楷书的顶峰,标准、平正的楷书是大众和书家可同受的艺术造化。”张忠新说,“写小楷最重要就是调整气息,心无挂碍,气息平和才能流畅完美,气息流畅的前提则是‘好情绪’,可好情绪不会时时都有,而书写者却能拥有一颗平心。”

于是,小楷成了他的基本功,也成了伴侣,即使出门在外,他也会随身携带行囊砚、行囊笔和手工小墨块,别人看手机刷朋友圈打发时间的当儿,他便又一头扎进小楷的世界。

艰难而相看两不厌,便是张忠新与小楷之间的缘分。他说,小楷就像个小孩儿,活泼生动又可爱有趣,但又少年顽皮,像太阳在跟云朵捉迷藏。

在张忠新看来,书法中有无尽的宝藏,书法并不单一,其中包含对汉字、诗文甚至儒家伦理的探索和理解。

谈及给年轻人学习书法的建议,张忠新端起一盏茉莉清茶,缓缓回忆起当初自己学习在毛笔上刻字的经历:为了练习,几乎将身边能刻字的东西都用过了,还是觉得难度很大,几次三番都想放弃,但真的放下又总是心有不甘,于是又第二次、第三次再拿起笔。

“在想放弃的时候,再徘徊一下,再犹豫一下,可能前路的大门就开了一条缝。练习书法也是一样,以为走到了墙便不再向前,可能便错失了一位能陪伴一生的正能量朋友。书法远远超越写字本身,书法是用灵魂和底蕴来写字,是用一种精神在审视这个世界。”

文/华商晨报记者 高 巍

图/华商晨报记者 张诗尧 、艺术野疯狂

开幕时间:2017年8月19日10:00

展览地址: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