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有奖举报违章因激发人性之恶而可恶

原标题:有奖举报违章因激发人性之恶而可恶

舒圣祥

通过微信公众号进行实时举报交通违法行为,查实后除获得微信红包奖励外,视违法情形差异还能获得交通违章“减分券”,在举报人交通违法时可以抵扣。近日,浙江省台州市交警部门推出的举报违章奖励“减分券”,引发争议。

鼓励市民随手拍举报交通违章,很多地方都搞过,最终大多不了了之。因此出来的新闻,不是哪里的交通违章行为,突减了多少多少,而是职业拍违章的人,每个月能领多少多少奖金。当然,交警部门是否也增加了多少多少罚没收入,完成了多少多少创收任务,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调查取证是公安机关的行政权力,是行政处罚权的一部分,不可委托个人行使。鼓励市民随手拍,本身就是违法的。让所有市民都成为公安机关的“临时工”,负责为公安部门“兼职工作”,这种“共享思维”在严肃的执法问题上行不通。发放现金或者红包奖励,本质上就是一种交易行为,它让执法变了味。

而且,一码归一码,自己违章被扣分,跟举报他人违章,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地方公安机关没有权力随意向“对自己有功的人”发放“减分券”,因为“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律只规定了扣分,没有规定减分和抵分,自己违章了就该依法接受处罚,而不是用举报另一个违法行为,来抵扣自己的违法行为。

很多人倾向于认为,地方交警部门这么做,是“为了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出发点并不坏,甚至“初衷很好”,我却不这么看。人性是复杂的,好的制度约束人性,引导人们向善,坏的制度放纵人性,诱导人们作恶。人性中的恶,是要小心提防的,公权部门不该以任何理由来实施引诱,那让人不禁想起白色恐怖的时代。

人是自私的,人们当然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但前提是不要伤害别人的利益;我不为别人而活,也不要求别人为我而活,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而有奖举报违章的制度设计,核心要义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之上:我违章被罚了,我也得让你被罚,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只有举报你,我才能得好处。

这套逻辑,不再是个人对个人负责,而是要求别人为自己负责,甚至是为自己埋单,大家都在玩寻找替罪羊的可怕游戏。这可不是“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这是“只有你死我才能不死”,细思极恐。这样的制度设计,明显在激发人性之恶,让人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伤害别人,好像身边所有人都成了自己的敌人,这种感觉很不好。

或许有人会自辩,举报违章不算对他人的伤害吧?如果你不为任何好处这么做,确实不算;但你为了红包为了减分,当然要算。倘若拍违章的人和车主正好遇上了,肯定是要打起来的,这是在人为制造社会矛盾。事实上,这样的制度设计,让那些原本基于良好社会责任感而做事的人,也跟着丧失了仅有的自豪感。

无论为了什么目的,都不要随意激发人性之恶;以激发人性之恶为代价的激励政策,肯定是恶政。

微信公众号:书生香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