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被骗入了一个传销窝点,逃跑后又把拉我进去的朋友救了出来

原标题:我被骗入了一个传销窝点,逃跑后又把拉我进去的朋友救了出来

王锋

绿皮火车去天津

时间回到2008年国庆节。一个近一年没见的好朋友联系我,邀请我去天津玩,他告诉我什么都不需要准备,这边全有,非常热情。此前,我只知道他去天津工作了,在一个建筑行业。我一直纳闷北京这么多工作,而且家也在北京,为什么要去天津呢?正好这次去玩问问他,一起喝酒聊聊理想和人生。

为了省钱,我坐上了北京站出发的绿皮火车,颠簸了几个小时才到天津。出了火车站,按照朋友指示转了一趟公交车,一个多小时后抵达了一个叫做咸水沽的地方,这时候天色已黑,阴风瑟瑟。

朋友来车站接我的时候身边还带了一个人,说是他的同事,人很热情,看起来很憨厚 —— 当然只是看起来。我提议一起去吃饭喝点,这时候朋友说要不就先随便吃点吧,改天再喝。我跟着他俩走进一家小饭馆,一人吃了一碗拉面。后来我才知道,对他们来说,这顿拉面已经很奢侈了。他们平时吃的东西,没经历过的人可能都无法想象。

陷入传销窝点

吃完饭来到他住的地方,环境很差,一个破旧的两居室,各种东西杂乱堆放着,屋里人很多,大概有8、9个。我一进屋各种嘘寒问暖,还说知道我喜欢弹琴,特意准备了一把吉他,非常贴心。只不过我没弹一会就被打断了,然后开始了一系列小表演。具体话术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两个细节记忆犹新:一是我要去刷牙,发现那个憨厚的哥们已经把牙膏挤好了;我刷牙回来,他把水接好端过来,就差给我洗脚了。然后他不断强调这里都是家人,大家互相帮助互相信任。

我当时一下感觉不对 —— 这可能是传销窝点。但那晚我竟然睡得挺香,可能是心太大又无知,也可能是对朋友的信任,或者是对自己的自信。

第二天起床,这帮人正式进入状态,不再掩饰。洗漱完我以为就可以吃饭了,没想到要先上课,也叫 “晨会”。一个人站在黑板前面开始写写讲讲,其他人把我围着,配合主讲人,时不时鼓掌、回答问题,还问我 “哥你听懂了么?明白了么?了解了么?” 讲课内容我记不太清了,和网上的传销视频大同小异。

他们传销是有实体产品的,大概3700一套。现在很多新型传销,都没有实体产品,直接投钱,号称 “资本运作”,“国家重点工程”,广西北海等南方的传销派基本都是这样。当然现在借助移动互联网和微商,又出现了很多新套路,比如有主打白领人群的各种外汇期权操作,神奇少女王凯歆玩的就是这个,还有比较火的环球捕手、零食传销等等。可谓是花样频出,防不胜防。

上课的时候印象最深就是他们举的俗不可耐的例子:“哥,一个月30天,我第一天给你1分钱,第二天给你2分钱,第三天给你4分钱,以此类推。或者每天都给你1000块钱,你选哪个?” 我装作很难抉择的样子,没有回答。他继续说道:“如果你选择第一种方式,最后你会得到1000多万,这就是我们的模式。” 我装作震惊的样子:竟然这么多!然后讲师又噼里啪啦一堆,终于可以吃饭了:白馒头、粥、白菜叶。

每天的时间规划得很满,无论去哪,那个憨厚的家伙都跟着我,他算是我的导师。在休息间隙,我给媳妇发了个短信,说这朋友可能被骗入传销了,不过没事,我会想办法逃出去,应该不会有事,让她放心 —— 这个窝点还算相对人性化,没有没收我的手机。

中午吃完差不多的一顿粗茶淡饭,我被带去遛弯,结果到了另一个窝点拜访。一开门,场面就把给我震住了。这伙人的精神面貌明显更好,上来就是一个强有力的握手,紧接着自报家门。我叫 XXX,来自 XX。我不敢怠慢,迅速回礼,模仿他们的语气来了一遍,一种仪式感弥漫在这间小屋里。

聊起来才知道这个屋的领导是一个小头目,管着几家下线。领导说话当然不一样,不会直白地聊产品和洗脑那一套。他自称是人大毕业,张嘴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国社会发展的弊端,如何突破自己的阶层获得财富,吐沫星子喷了一屋。我连连点头,心里涌出一句话:我去你妈了个逼。后来朋友告诉我,我上这些小课,和他之前上的课比起来,简直连根毛都算不上,那种疯狂他自己都无法相信。

听课完回到自己的窝点,继续各种洗脑。这时我觉得没必要和他们耗着了,也有点生气,决定直接摊牌,就和朋友说:我明天得回家了,回去有事。朋友没说话,憨厚小伙开始劝了:“再玩几天,过完十一再回去吧。” 我说明天必须走,不然女朋友该担心了,态度很强硬。

这时候,窝点老大开始说话了。怎么判断他是老大呢?因为屋里只有他和我能睡床上。我是新人所以睡床,他睡床就是行使老大的权力。其他人只能睡地垫上,其实屋里还有床,但是就不能睡。

他开始威胁我:“你要是敢走信不信捅你一刀,我这人说话说一不二如何如何,给我一个面子,待够七天,听懂了、了解了,绝对不留你。” 一般来说,七天是传销机构的一个洗脑周期,我朋友就是这七天沦陷的。同时屋里另一个大块头也走了过来,摆弄几下头,秀秀肌肉,装装黑社会。

当时的我,社会阅历尚浅,哪见过这种架势?不认怂不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打不过,只能默默接受。同时,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逃跑。

坎坷的逃生路

第三天早起,我装作很乖很淡定的样子,继续听晨课和饭前的寓言小故事。吃完后熬到运动时间,机会终于来了 —— 根据我之前的观察,从篮球场回来的时候会路过一条相对繁华的马路,路边有出租车,是逃生的最佳时机。

当时我走在前面,他们跟在后边。看到路边出租车后,我瞬间加速,跑到出租车前拉开门就冲上车,和司机说:“师傅快走,后边这帮人是传销,追我呢。” 这时候这帮人也跑了过来,感觉有点懵圈,一边叫我回来一边打电话汇报。

司机师傅说了一句 “这边传销多着呢,不用怕他们”,然后一脚油就走了,这帮人也没敢拦车。后来我知道,这些人威胁骗来的亲戚朋友是一套一套的,实际上都怂得不行。平时没钱买菜,就去菜市场捡剩菜叶,卖菜大妈就骂他们:“你们这帮傻逼传销,干点什么不好,非要干这个”,他们头都不敢抬,捡完菜就回去继续做发财梦了。

开车的路上我和司机也聊了聊,他说这边传销很猖狂,没人管,他见的很多,我能跑出来算不错了。之前见过父母过来找孩子,跪地下求,孩子都不走,还骂父母耽误他们赚钱。我和司机商量了一下,随便找一个地铁站,转地铁去火车站。到了火车站,有警察,应该就安全了 —— 结果问题就出在这个 “应该”。

后来回想,当时最优的选择应该是什么呢?

  • 直接让出租师傅把车开到警察局报警。

  • 让师傅把车开到北京,开到家里。

  • 去找一个网吧,玩一晚上,隔天再去火车站。

  • 求助亲戚朋友,开车来天津接我。

但是当时出于各种原因,这些选项我都没有选。我在天津站的广场上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感觉这里的每个旅客都不简单,看谁都像是要来把我抓回去的人,于是便迅速往一个广场的警察岗亭移动。到了警亭,长出一口气,感觉自己终于安全了。我喘着气对那个微胖的警察说:“您好我报警,有传销追我,能帮忙把我送上火车吗?我要回北京。”

胖警察听完歪着头一张嘴:“传销?嘛传销?什么传销?”

这三连问真的一下就把我问懵了,让以为找到希望的我一下陷入了绝望。我知道现在只能靠我自己了。就算他们在大厅堵我,大厅那么多人,难不成还敢公然绑架我?

结果我刚到二楼售票大厅,就看到了这群熟悉的人,同时也看到了警察。

我跑向警察,他们跑向我。

虽然已经绝望,但还是得求助,所以我还是抓紧向警察说了一下我的情况。这帮人也对警察解释说我们认识,“没事,就和他说几句话”;我说我不认识他们,你一定要把我送上火车。警察站在我这边,说:“你们干吗的,完事赶紧走人。” 于是,当着警察的面,他们又对我进行了一番威胁。当然这次他们也知道没法把我带走,所以主要威胁我回去不要乱讲,不要告诉我朋友的家人,不然 “小心找人弄你”。

我当时只想赶紧回北京,到北京就安全了。威胁完之后这帮人也不走,我排队买票,警察站在大厅看着我,他们坐在椅上看着我,我也做好了随时大喊的准备。

还好没再发生什么意外,我终于坐上了回北京的动车。

制定营救计划

回到家过了大概一周,我终于平静了下来,开始思考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事情为何会发展到如此地步?传销为何会让人如此疯狂?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被洗脑了呢?带着这些困惑,我开始去天涯、贴吧看各种帖子,这时候接触到了中国最大的反传销联盟,也和创始人利剑联系上了。而随着我对传销、洗脑的深入了解,对我朋友的仇恨就越来越浅,一下就心软了,觉得他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决定还是救救他吧。

我直接去了他家,见到了他妈妈,一聊才发现她其实对儿子的经历一无所知。除了中间给儿子打过两次钱外,她认为儿子这8个多月 “在天津过得挺好的”。

这时我把在天津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话还没说完,他妈的眼泪就掉下来了,走到电话前就要打电话,被我拦住了。我告诉她,如果想救人,必须全听我的 —— 我的计划其实很简单,不要有任何废话,直接骗回来,绑起来软禁。传销这东西,就是利用封闭的高压环境给你洗脑,让你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和空间;而一旦脱离环境,绝大多数人都会清醒过来。

我让他妈给他打电话,说他爸被车撞了,腿折了 —— 而且一定要带着哭腔说,让他赶紧回来看看。然后,叫几个男性亲戚,找一个面包车,在医院门口等着;人只要一到医院门口,立刻绑上车,带回家看着,给他看那些反洗脑的资料,有事随时电话我。交代完这些,我就回家了。

我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我不可能冒着危险带着他家人去天津救他,何况也不一定能成功 —— 我听过太多去现场营救失败的案例了。

还好,我这个朋友虽然被洗脑了,但还算有点人性。打完电话,第2天就回来了,在医院门口直接就被家人给绑走了,比电影还写实。至于他在现场是如何反抗,到家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如何和家人争吵等等这些具体细节我都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把我大骂了一通,说要抽我,而且把我打印的那些反洗脑资料都撕了,并且发誓一定要回天津,“谁他妈也别拦着我”。

过了大概两周左右,他竟然主动联系我了。这时候他已经清醒了一点,应该是环境的变化及家人的作用,至于彻底没彻底我并不确定。不过,这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他联系天津传销的同事,发现那个窝点竟然解散了。一部分人自己回了老家,一部分人继续转战河北。这时候,他才是彻底清醒了。

被洗脑的人就和一个神经病差不多,你说你会和一个神经病的朋友或者亲人计较吗?我虽然委屈,不过还好也算救了一个人,做了一件好事,人生多了一段经历。后来,我给他推荐了反传销联盟和利剑,给他们联盟捐了款,也给他推荐了一些书,同时他自己也开始找工作。现在一切稳定,一切正常。

现在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讨论生活的问题和困惑。那件事像没发生过一样,没有影响我们的友情,也可能还间接的加深了感情,让我们在对某些事情的价值观上达到了一致,传销这个话题就算偶尔提起来,也都不会介意 —— 直到这两天看到大四毕业生李文星在天津静海传销窝点死亡的新闻,让我想起了往事。

经问询朋友,得到他的许可后,我决定把这段经历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传销其实离你不远,也许就发生在你身边。

如何防止被骗?

如果说不想让悲剧发生,那么就要在危险出现之前扼杀,我简单总结了几条。

  • 如果有同学或者朋友很多年没联系你,突然电话或者微信你让你去她(他)那玩,说这边挺好的,过来看看吧,那就要注意了;

  • 如果你这个同学或者朋友在以下地点:广西北海、南宁、河北燕郊、天津静海等等,要留心。网上有中国的传销地图分布,大家可以自行了解;

  • 如果你在朋友圈或者 QQ 签名感慨生活苦闷、工作不顺利,世界不公平的时候,有人突然要给你推荐工作,或者说有发财机会,过来和你聊的时候,你就要小心了。

另外你也要反思一下,为什么传销会盯上你?

答案就是:穷!

基于我的经历和我对传销的研究发现,他们绝对不会拉有钱人过去洗脑,因为他们的理论体系都是为穷人家孩子、或者所谓的 “老实人” 量身打造的。说可以让你通过自己的奋斗发财,然后孝顺父母之类的,这种扯淡对于大部分有钱人来说,基本免疫。

所以这个世界真的太残酷了,穷已经够惨的了,还要被骗子算计。

顶部图片来源:新华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