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燕子李三和大碗茶,哪些您不知道的事儿

原标题:燕子李三和大碗茶,哪些您不知道的事儿

号称燕子李三的曾有多人,但真正的燕子李三姓李名景华,1895年出生在河北涿州。他家境贫寒却又好逸恶劳,凭借身轻骨瘦和肉腱筋强,练就一身腾闪弹跳能直壁攀缘的轻功,专门昼伏夜出,入宅行盗,成为京津地区有名的飞贼。

他不畏强暴,越难偷越偷,多次行盗官权豪宅,获赃银成千过万,除了自己吃喝嫖赌和吸毒,时而也慷慨济贫,故而又被称“义盗”。

李景华本来在北京右安门外的关厢有房子,却很少去住。他冬天逛窑子泡澡堂,夏天就睡在瑞蚨祥的房顶上。瑞蚨祥的伙计防盗,曾经惊扰过他。他一气之下,竟神不知鬼不觉,一次就偷走了瑞蚨祥10身价值昂贵的皮筒子,使得正与洋商竞争的瑞蚨祥,频于周转,损失不小。

瑞蚨祥大掌柜孟觐侯,得知后不但不报官,还让伙计悄然在房顶放些被褥和吃食,感化李景华。从此,李景华再没做对不起瑞蚨祥的事。

一个夏天的初夜,李景华发现瑞蚨祥门前有一贫妇,带着个半大的闺女,跪街乞讨,求声不断。

李景华站定,凝神看了一会儿,便蹲在了贫妇面前。并对妇人说:“这前门外不干净,歹毒的坏人很多,还有八大胡同儿。你带着个半大闺女在这儿要饭,会出事的。”

贫妇看了看瑞蚨祥的门脸儿,边擦眼泪边告诉李景华:“这家的大掌柜关照过,每天关门上板儿以后,准我们娘儿俩到门里边的墙旮旯儿,寻休一宿。”

李景华笑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呀。”他又想了想,“我给你出个主意。听吗?”

贫妇立刻跪直了身子:“您说。”

李景华掏出十几块现大洋,摞着放到了贫妇面前的地上。他说:“找个小地方先住下。然后买炉子和煤,再添把大铁壶、一个大瓦罐、十几个粗瓷碗、二斤便宜茶叶、两个箩筐、一副扁担。今后你们娘儿俩,就担着挑子沿街卖水。大栅栏周围人来人往,口渴了没地方找水的多了!这买卖儿,准挣钱。”

“我们听您的!”母女俩伏地便拜,连连道谢大恩。

很快,在大栅栏和廊坊头条一带,就出现个半大闺女担着挑子在前边走,后边跟着个妇人大声吆喝着:“喝来吧,大腕儿茶,一分钱一碗……”

在中国,沿街卖水的自古有之。但北京前门外的大碗茶,却始于民国初年,燕子李三的一次济贫。

北京人喝起茶既那么讲究,也不那么将就。不管经济条件如何,北京人总能找出一种适合自己的茶文化来。只要有口饭吃,肯定得弄壶“高末”喝。

还真有不少的北京人,至今保留着当年的老作法,早清儿起来先得闷上壶茶,一直等到喝满足了,这才能吃了早点,出门上班去。所以当年北京城里才能出了茶馆这个行业,而且作为一种地域文化扬名天下。

大碗茶多用大壶冲泡,或大桶装茶,大碗畅饮,热气腾腾,提神解渴,自在舒坦。这种清茶一碗,随便饮喝,无须做作的喝茶方式,虽然比较粗犷,颇有“野味”,一张桌子,几张条木凳,若干只粗瓷大碗便可,因此,它常以茶摊或茶亭的形式出现,主要为过往客人解渴休息。

大碗茶,风靡于老北京,茶有两种,一种是煎茶,即把茶叶投入开水直接煎熬;还有一种是特有成茶,是由大碗盛有煮好的茶加盖上玻璃等待过路口渴的行人。

早年间北京卖大碗茶的都是挑挑儿作生意。什刹海海沿上、各个城门脸儿附近、天桥一带,常能碰见挑挑儿卖大碗茶的,一般都是老头或是小孩,挑子前头是个短嘴儿绿釉的大瓦壶,后头篮子里放几个粗瓷碗,还挎着俩小板凳儿。一边走一边吆喝。碰上了买卖,摆上板凳就开张。

在老北京时代卖大碗茶是本钱最小的生意,即没本钱又没体力的人才做的生意,也赚不了几个子儿,另外大碗茶属于坐地摆摊,大多没有门面,喝茶的人多是些扛大个的、卖菜的......

卖大碗茶的现在也还有,不过全都改成茶摊了,名声赫赫的大碗茶集团公司就是从这儿起的家。

1979年6月,大碗茶青年茶社正式开张。茶社一开业,二分钱一碗的大碗茶备受欢迎,过往游人纷纷驻足,喝茶休息。

逐渐的大碗成为京味儿的一个代表,但“老二分”的价格始终没有变。

作者:钟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