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历史冷知识大搜查

原标题:历史冷知识大搜查

Hey~

我们又见面啦~

你还好吗?

历史冷知识大搜查

黄瓜为什麽从胡瓜变成黄瓜呢?唐人街的“唐人”由来又是什麽呢——河北的唐山与中国这座唐山?转盘桌子的英语竟是“lazy Susan”!周代起已经有刺身出现?30年代竟流传东北军阀连皮吃香蕉的故事,“咕噜肉”与“糖醋排骨”之间的神秘关系⋯⋯

历史=一件沉闷的事?

那是你还没找到有趣的

官话与方言篇

“白话”原指方言

地道的北方人,想必觉得听广东人说普通话是一件可怕又高难度的事,小编身为一个香港人也是深以为然,想到我们系里某些专业课,必须用普通话汇报,就是一件苦事,台下听的人无不憋笑憋得躲进洗手间,台上的人犹不自知。

清朝的京城人流传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讲白话。”可见不仅是现代人怕了广东人讲普通话,就是古代的时候也一样,南方的语言常是说官话的人最头疼的一环。19世纪,90年代,新术语“白话”被创造出来表示当时口语的书面形式,可是“白话”一词本来却是没有这个含义的,这词曾经被赋予不同意义,譬如说是“地方方言”;张之洞在1875年写到:“读四书宜用白话,指实事,道俗情”(《輶轩语》“学究语第四”)。

古代版の一分钟笑话

“好笑:平民说官话。”是清代的一句俏皮话。晚唐也有相似的话:“难容,武人村夫学书”。可见从古到今说地方方言的人都常被调侃其说官话的咬字发音,在晚明和清代的通俗文学中,更有很多因普通人尝试学习官话而闹出笑话的情节,以下介绍一则古代的一分钟笑话:

有兄弟经商,学得一二官话。将到家,兄往隔河出恭,命弟先往见其父。父问曰:“汝兄何在?”弟曰:“撒屎。”父惊曰:“在何处杀死的?”答曰:“河南。”父方悲恸而兄已至,父遂骂其次子,“何得妄言如是?”曰:“我自打官话耳。”父曰:“这样官话,只好吓你亲爷罢了。”(《笑府》第585则)

虽然是低俗了点儿,但是小编自己在办公室里看的时候都憋笑了憋很久,想到那个广东人学普通话的笑话——我孩子(鞋子)不见了。读者们也有类似的笑料提供吗?

年岁篇

虚岁,实岁,傻傻分不清楚

若众读者们也有在关注日韩的综艺节目,会发现他们计算年龄的方法跟我们不一样,那样的算法大家可能都知道那是称为“虚岁”,可大家知道“虚岁”又是个什么的算法?其实从战国时期到20世纪,人们一直以为,人一生下来说已经进入了人生的第一年(可能是因为以前没有“零”的观念?),按照同样的逻辑,不必到生日(出生满一年),只要下一个阴曆年开始,就进入了人生的第二年(跨年),这种计算的方法又称之为包含算法,而我们现时通用的计算年龄的方法则为结果算法。换言之,古代计算年龄的方法计算的是一个人经历过的曆(历)法上的年头

譬如说苏轼生于宋仁宗景祐三年十二月十九日,11天之后,景祐四年的时候他就两岁了。放到今天来看,就会显得非常怪异:他生于1037年1月9日,到1037年1月19日变成了两岁,1038年2月7日就成了三岁,可是这时候他实际上只活了一年零29天。所以若你们也想算算看自己的虚岁为何,必须先了解自己出生的阴历日期喔。

只有在偶尔的时候需要指一整年的时候,比如官府差役或者计算税收的时候才会使用“周岁”“足岁”等的字眼,这跟现在说自己或别人“满XX周岁”的用法不甚相同,变化成一种与虚岁相对的意思。

发型篇

辫子

小编最喜欢绑不同的辫子了,什么三股辫、鱼尾辫,对小编来说就是手到拿来。不过原来以前有一段时间辫子可是让人鄙视的一种髮型呢。

“猪尾巴”(Pigtail)作为比马尾巴略长的辫子的俗称,最初是指18世纪晚期及19世纪早期流行于欧美的男士及男孩发式,并在欧洲军队中普及(18世纪英国海军废除了这一发式),19世纪中期,这个词的用法延伸到中国人的辫子,而几十年之后,“猪尾巴”开始偶尔被用来讽刺那些迂腐或者守旧的人们(a pigtail professor),还有中国人(“pigtails”)。这种说法具有明显的讽刺意味,儘管对当时是的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留辫子不可耻,可耻的是剃了光头。

不过时至今日,在标准的英语当中,pigtail就只是单纯的指辫子,侮辱性的意味已经没有了呢。

各位妹子,珍惜你们的长发

相信不少的女孩子都是留著“披头散发”的发型吧,可是散发对古时的华夏民族来说,是野蛮的确证,因为散发与华夏民族的正常发式恰恰相反,因此,对想自我放逐或是表达抗议的人来说,散髮发就是一种理想的方式。经典人物就是我国的屈原,以披头散发表达对统治者的不满,经典例子更有嵇康阮籍等等。从前的萨满也会用长而凌乱的发式来启发神示,表明他们对长发世界与鬼神的熟稔。1851年洪秀全与其号令的太平军也一样的剪断辫子,放任头发生长,于是“长毛贼” “发贼”等的词汇也相继出现。

到上世纪60年代后期,留着小平头的红卫兵们把留著长发的男男女女赶到理发店去、甚至干脆自己下手剃光,这么做是因爲他们视长发为西方资产阶级影响的标志(长发披肩的摇滚乐队“Beatles”正当红,音译“披头士”),而这种做法其实也反映了千百年来中国对当众披头散髮的厌恶。基本上全世界的军人政权和右翼政府都有长发歧视,在同一时期,苏加诺命令印尼警察剪掉那些感染了“披头士神经病”的男子的长发,新加坡及马来西亚更是禁止长头发的“嬉皮士”入境,而到了2005年,朝鲜仍然禁止男人留长发。所以各位妹子们,珍惜你们的长发啊!(若是男子正在留长发,也要珍惜喔!)

唐人街的由来

唐人与我

“唐人”最初是一个外来名称,至少从宋代开始,东南亚人和日本人用来称呼中国和中国人,后来被海外华人(尤其是广东人)用来称呼自己。他们多是在明清两代时期移居海外,採用外国人熟知的名字“唐人”来表明自己的身分,而这个习俗一直延续至今。海外的华人(尤其是广东人)称呼他们的中国城为“唐人街”,称他们(广东人)的食物为“唐食”,旧式中国衣服为“唐装”,且称中国为“唐山”(所以李小龙的《唐山大兄》讲的可不是来自河北唐山哥们的故事喔)。

广东人沿用这样一个已经存在的名字来表达自我认同是有原因的,因为广东是从唐朝逐渐开拓出来的,广东话更是残留了不少唐代文言文的痕迹,但“唐人”最早是东南亚人用来称呼北方的中国人,而不是海外华人的自称

食物篇

刺身——商代到明代权贵的最爱

相信不少人都吃过日本料理中的刺身,大家又知不知道刺身原来早已在商代时期已经流行了呢?从商代到明代,中国的上层权贵都十分喜爱吃生肉和生鱼,典型的吃法是切成细丝而为“脍”,而脍生最好的佐料就是芥酱,就是今日日本人依然在吃用刺身和寿司时的调味料。

大家有听过“金齑玉鱠[脍]”(后又改名为“松江鲈干鱠”)吗?这道菜最早出现在《齐民要术》中,后因隋炀帝食用松江进献的这道菜后所发的感叹而声名鹊起,它是中国东南部特有的菜餚,用海州香薷调味的晒干的鲈鱼薄片——白色的鲈鱼片像肉,辗碎的香薷叶呈金色。

那麽除了鲈鱼,还有什麽能成为“脍”的食材呢?野生动物有:鹿、熊、野猪、野兔、狐狸、麝猫和竹鼠;家蓄有:牛、羊、猪、狗、马(猪羊更可用其肝和肚);禽类有:鸡、鸭、鹅、野鸽;水产有淡水鱼和咸水鱼、贝类、虾蟹、牡蛎、蛤蜊、海蜇等等。是不是种类繁多呢!不过到了明代中期,人们已经不会再生吃鱼肉了,可是生拌的菜品仍然是当是时对热菜的补充

黄瓜的由来

大家到日本台湾时见到“胡麻”这个词会感到疑惑吗?例如胡麻酱、胡麻饼干等等,但是它们的味道又的是芝麻的味道,嗯嗯想必这是芝麻在日语中的汉字了,其实不是哦,胡麻就是芝麻的本名!还有黄瓜的本名是胡瓜,香荽、麻饼、核桃、油菜、开心果的本名分别是胡荽、胡饼、胡桃、胡菜、胡榛子⋯⋯

后来又为什麽会从胡麻、胡瓜改成芝麻、黄瓜呢?那就要从十六国时期的一位叫石勒(274-333年)的国君说起。石勒是一位羯人(一支匈奴后裔的汉名),在年轻的时候常常遭到汉人的蔑视,后来覆灭东晋并建立后赵国后就禁止使用“胡”字(匈奴、蛮族)。这裡有一则关于禁用“胡”字的轶事:一天晚上,一队喝醉的匈奴人闯进了他宫殿的前门,石勒走出来看为何如此喧闹,又质问门卫闯进宫门的是何人,为何不报。接下来据《晋书》记载——

“翥惶惧忘讳,对曰:‘向有醉胡,乘马驰入,甚呵御之,而不可与言。’ 勒笑曰:‘胡人正自难与言。’恕而不罪。

据一些流传下来的故事当中,石勒改变了一些“胡”字开头的食品名称,而石勒讳“胡”而产生的食品名称变化,更被隋炀帝更为广泛的推广开来。

作为奢侈食品的香蕉

相信不少读者都喜欢吃水果,可是你们都知道香蕉、橘子又剥皮才能吃的吧,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上世纪人们闹的几则笑话,1930年代,香蕉在中国北方还是相当罕见,所以发生过东北军阀连皮吃香蕉的故事;在文革期间,北方来的红卫兵在广东第一次看见橘子时,也有类似的笑话

中国的南方供应热带水果,大多伴随其越语的独特名称,比如荔枝、金橘、枇杷、龙眼等等,唐代时荔枝首次传入东南亚与印度,而欧美等地区的人们更是到20世纪的时候才初次见到荔枝、龙眼,但是这时候在同一个国度的北方人却大多都未见过,更遑论是尝过它们了。因为从周代起这些南方水果即是为贡品(如橘、柑、金橘、柚子),在唐宋时这些水果在南方开始广泛种植,这些水果中更包括从东南亚而来的槟榔、香蕉、椰子、佛手柑、洋桃等等。所以今日我们能吃到各种不同的水果都要感谢科技的发达啊,古时候的人们就没有那么好的口福了!

转盘的发明

大家在中餐馆吃饭的时候一定用过转盘,你知道它是哪裡来的吗?其实它的原型是18世纪美国的一项发明,目的就是使安坐在桌边的人可以不靠侍者,自己取用桌上的食物、调味品、葡萄酒等等,所以转盘在英语中又叫“lazy Susan”,最初的意思是“笨侍者”。1920、30年代,旧金山的中餐馆采用“lazy Susan”,而这种器具又从那里传入中国南方,而更新型式的“lazy Susan”是一个中间能转的圆形餐桌,称为“圆转桌”,可以让吃饭人更容易的从餐桌上取得菜肴。

拾壹

“糖醋排骨”与“咕噜肉”

小编在香港的中餐馆,常遇见点了“糖醋排骨”,可是来的却是“咕噜肉”的情况,在我们那边两者常常混淆。事实上“咕噜肉”与“糖醋排骨”的确有着莫大的关系,据说是19世纪广东人为了迎合西方口味而发明的菜品。外国人不喜欢广东的旧有菜品“糖醋排骨”中的骨头,但又喜欢它的味道,所以一种新的没骨头的菜品就被创造出来了。那咕噜又是什么呢?咕噜其实是将肉放入汤汁时发出的声音,所以这菜品最后被命名为“糖醋咕噜肉”,即我们现在吃的“咕噜肉”啦。

七天一周篇

拾贰

礼拜日

今天是星期日,又是周日,又是礼拜日——对小编来说,广东话讲礼拜日其实是最顺口的(没有之一),不过由于说习惯了,倒也没有去细想“礼拜日”这个说法的由来。原来基督教中七天的概念是由新教传教士在17世纪早期传入中国南部的,而“礼拜”一词在马礼逊(Robert Morrison)的《广东话土话字汇》(1828)中被用作“week”的中文解释,而传教士和信徒遵循圣经《旧约》中的习惯,将一个星期的七天称为礼拜一、礼拜二、礼拜三⋯⋯其实意思即是礼拜后的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所以作为“休息日”的星期天又被称为礼拜日,多是信徒进行礼拜的日子

拾叁

行星周

有在关注日剧或日漫的读者们一定知道他们的一周七天是有好多星星的,什麽金木水火土星都有,小编又要问一句,你们知道它的由来吗?不知道吧不知道吧不知道吧,那好让小编告诉你吧(强行解释)——其实是唐代时由摩尼教带入中国,更可能是最早一个将星期天这个概念带过来的源头。一个行星周的开始是太阳日,然后是月亮日,接着是肉眼可见的五曜(五颗行星):火水木金土,中国称为七曜系统,行用于陈代最后30年的官方曆历日,不过后来到唐代时期就禁用了

《宿曜经》在公元806年由一位佛法大师空海(弘法大师,774-835)带到日本,而行星周在那裡的使用主要也是用作占星目的的,直到1876年七曜系统才由官方採采用为一星期中七天的名称:日曜日(星期日)、月曜日(星期一)、火曜日(星期二)、木曜日(星期三)、水曜日(星期四)、金曜日(星期五)和土曜日(星期六)。你们觉得七曜系统是更麻烦一些呢,还是觉得它唯美呢?

延伸阅读

《中国历史研究手册》

:[英]魏根深(Endymion Wilkinson)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2016年8月

小编平时就最爱看有关历史的有趣知识了,也常被一些有关历史知识的推送给吸引进去,没想到这次自己有机会做写帖子的人,以上这些就是小编自己看了以后会:“哦⋯⋯原来是这样!”(夸张的念这句话)感叹的几则小知识,小编觉得若是你们看了这本书后一定会有跟小编不一样的观点喔,还不快来一起讨论!多谢阅读,鞠躬。

更多阅读:

来自香港的实习生小编

九五后,香港城市大学大三学生,中文及历史学系,中文专业,喜欢阅读、旅游和胶卷摄影!

微信号:boyabook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