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为了救国救民!80年前打响了抗日空中战场的第一枪

原标题:为了救国救民!80年前打响了抗日空中战场的第一枪

本文作者为烦恼的爱,主编为萨沙,如果转载请务必注明

萨沙和烦恼的爱:这才是中华民族当之无愧的英雄们。

1937年“7.7”事变后,日本由华北南下,开始了全面侵华战争。日本海军同时也在上海挑起事端,中日双方在上海大打出手,上海“8.13”事变就此爆发。我空军为支持陆军攻势,于13日下午颁布了《空军作战命令第一号》。8月14日,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书》,自此全面抗战的战火从华北烧到了华东,历时三个多月的淞沪会战拉开了序幕。

8月14日这一天,由于上海战区形势的变化,航空委员会发布了《空军作战命令第二号》,决定不等所有空军部队集结完毕,利用现能调集的部队先行对上海的日军展开攻击。根据命令,空军第2、第5大队当日出动76架次的“新可塞”侦察机、诺斯罗普2EC轻型轰炸机、霍克Ⅲ战机,分9批次集中轰炸上海敌军司令部、弹药库、登陆码头等重要军事目标,并对黄浦江上的敌舰进行多次攻击,击伤敌驱逐舰一艘,炸死炸伤敌军无数,给敌人造成了较大的打击。

与此同时,根据《空军作战命令第一号》命令,空军第4大队正在从周家口向杭州作700千米距离的转场飞行,21中队中队长李桂丹率领全队9架霍克Ⅲ率先起飞。当日天气异常恶劣,雷雨交加,能见度极低,这种天气进行长距离的转场飞行是极其危险的一件事,但前线告急,别无选择,第4大队只能冒险继续前进。李桂丹命令全队采用“单机追踪队形”飞行,他自己在大雨中进行领飞,利用飞机上简陋的指南针、速度仪和钟表,在生死一发间按照盲目飞行要领将全队安全带到了笕桥机场上空,此时飞机的副油箱已经没有油了,只有主油箱的油料还能维持40分钟飞行。

正当李桂丹准备降落时,却看见地面上已经摆出布板表示有敌情。先期抵达的大队长高志航和笕桥总站站长邢铲非此时已冲到起飞线上,向他们急打手势,示意连续飞行,并大喊“敌机就快到了,飞机不要停车,一半起飞警戒,一半加油待机出击”。原来日本海军“特设航空队”根据当日台湾海峡、温州地区天气状况转好的情报,决定由驻台北机场的鹿屋航空队派遣2个96陆攻轰炸机9机编队,偷袭我杭州笕桥中央航校和广德机场。当敌机飞抵福建上空时,被我地面防空哨发现,一路传递后,杭州于18:10分正式发布空袭警报,此时正值第4大队抵达杭州。而日机由台北飞杭州的路程与我空军从周家口飞杭州的路程同为700千米,因此日机抵达杭州时正好在18:00前后,仅比第4大队晚了几十分钟。因为中日双方在各自旺盛的求胜欲望驱使下,都认为在台风没有收敛的情况下,对方是绝对不会冒险出动的。于是,抗日空战史上第一场大空战就在这种鬼使神差的巧合中拉开了序幕。

李桂丹在得到警报后,立即率领4架飞机起飞离场,另4机则在分队长王远波带领下等待紧急加油,第2、3分队的各机也重新复飞。此时曹士荣驾驶高志航Ⅳ—1座机刚刚落地,就被高志航抢过飞机紧急起飞。由于台风已经临近杭州,当日的能见度极低,只有500米,新田少佐率领的轰炸编队进入笕桥机场时,队形已经完全散开了,其中的6架96陆攻发现了机场,随即对其展开轰炸,但日军命中率极低,仅炸毁了一些机场设施和全空军唯一的一辆加油车。我空军此时已在空中与敌交火,由于这是第4大队首次空战,飞行员杀敌心切,一见到敌机就立即扑了过去,完全忘记了保持“三三制”的队形,基本上都是单机作战。所幸日机过于狂妄,加之也缺乏实战经验,他们同样没有保持编队,也就失去了轰炸机群强大的空中交叉掩护火力。

谭文分队长抓住了新田编队飞在前面的第3架96陆攻展开攻击,但是他明显缺乏经验,在最佳射程之外便开火射击。经验丰富的高志航发现这点后,立即冒着这架日机上2名护尾机枪手密集的火力,从高空俯冲而下进行攻击。他首先射击日机护尾机枪手,将其击毙后便肆无顾忌地逼近到敌机只有20米的距离,双枪齐发,将敌机左发动机击毁,机翼油箱随之猛烈燃烧,同时由于着火引发舱内炸弹全部于空中爆炸,碎片纷纷落在了钱塘江畔。随后,高志航又看到自己的部下正在围攻山下一空曹驾驶的2号机,于是他按下机头,再次英勇驾机贴近到日机尾部,将扳机扣到底,密集的子弹瞬间倾泻到敌机上,该机左发动机当即停车起火。

但是此时,高志航的座机已经燃油用尽,他眼睁睁地看见自己飞机的螺旋桨停转,然后冷静地操纵飞机滑回了机场跑道。这架96陆攻用剩下的右发动机,挣扎着飞回了海航基地,由于受伤过重难以操纵,该机在着陆时完全被损毁。(该机未计入高志航战果)事后检查该机发现其右主翼中弹21发,左主翼中弹14发,其他各部中弹38发,共计73发。战后,日军还将该机送回东京向天皇和民众展示“皇军”渡海空袭的“武功”。另一路李桂丹升空后,率领柳哲生和王文骅两架僚机飞向乔司机场搜索敌机。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发现右前方有一架银白色的双发动机双垂尾的日本96式陆攻。他们三人联合,居高临下,先发制人,轮番攻击,终将敌机击落坠毁于乔司机场附近。

前往轰炸广德的浅野机队也同样不顺。我暂编第34中队队长周庭芳从上海空袭返回笕桥机场,换了架刚修好的霍克Ⅲ正要起飞,便闻警报,他本想装弹起飞拦截,但地勤却告诉他:敌机马上就要到了,没时间装弹了,为避免被炸,你马上向南京出发。”无奈,周庭芳只得立即起飞,在太湖上空与浅野机队不期而遇。他发现6架敌机正与自己同向而行,根据指南针他判断日机可能是前往广德机场。由于未装弹药,无法对敌攻击,他灵机一动,加足马力抢先飞到广德报告。由于霍克Ⅲ与96陆攻速度差别不大。当周庭芳赶到广德时,告警时间只剩2到3分钟了,而霍克Ⅲ没有无线电,着陆后再报告根本来不及。

于是周庭芳在机场上空超低空俯冲下去,然后马上又垂直拉起,并不断震动机翼以示警报。可惜地面上的人们不解其意,还以为他准备要降落时起落架出故障了。就在这时,浅野机队第一批次的6架96陆攻已飞临机场上空进行投弹。周庭芳情急之下,爬升上去假装要攻击,并勇敢的向机群中俯冲,不明就里的日机机枪手猛烈射击,周毫无惧色,翻身再次杀向敌机群。反复几次假攻击,居然迫使日机的炸弹全部投到了机场旁边。此后第2批次的3架日机赶到,周庭芳再次上演了空城计,又使日机的炸弹偏离了机场。

此时,由于之前飞机故障而在广德机场加油后前来的第4大队22中队也在空中遭遇了浅田机队,但由于中队长没有接到上级命令,不敢下令截击,眼睁睁的看着敌机溜走了。等22中队抵达笕桥时,此前的新田编队已经逃跑了,分队长郑少愚不甘心这样空手而归,向钱塘江方向去搜寻敌机,恰好遇到了已在广德投弹完毕返航的浅田机队。(22中队在广德加油时敌机尚未到达,等我机群飞走后才抵达)郑少愚咬住飞在后面的第2编队2号机,猛加油门上前开火,击中了敌机右发动机和机翼油箱,发动机立即停车,但油箱仅漏油并未起火。该机被飞行员小川一空曹勉强驾驶着逃离了战场,后在台湾基隆外海坠毁。

至此本次战斗全部结束,我方取得3.5:0的战绩。来袭18架日机遭受沉重打击,除被当场击落的3机外,另一机完全损毁,并有多架日机受伤。此战,我方第4大队由于机场天气恶劣,在由南昌飞周家口时,着陆损失了5架战机,故参加8.14空战的只有27架战机。我方空战中无飞机被击落,唯有金安一驾驶的2106号机起飞后因故障迫降于高射炮阵地内,人机安全。21中队刘署藩驾驶2105号机由于油料用尽,迫降时撞到了场外大树,头部重伤,不幸殉国。刘署藩是东北人,久怀痛击日本鬼子打回老家去的大志,不料大敌当前,未死于空战,却因杀敌心切,丧生于起飞油尽的失事中。

8.14那一天的空战,让全杭州的老百姓都轰动了,笕桥中央航校至此名震全国。笕桥航空兵成了杭州姑娘心目中仰慕的人,当年周璇演唱的那首讲述刘粹刚与许希麟爱情故事的《西子姑娘》“…相思不断笕桥东,几番期待凝望碧天空…”更是流行于大江南北。

8.14空战的胜利,粉碎了日军企图消灭中国空军摇篮笕桥中央航校的美梦,打破了“日本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一扫“1.28”空战战败的阴影。8.14空战更是一个里程碑,它开创了中国空军史上空战胜利的先河,向世界宣告了中国空军在世界空中战争舞台上开始了自己的表演。同时极大的鼓舞了全国军民抗日的斗志和决心。

蒋介石在得知空战胜利的消息后,连夜在日记中写道:“倭寇空军技术之劣……于此可以寒其胆矣。”1940年,国民政府正式将8月14日定为空军节,以纪念在抗战中牺牲的空军将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