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酒店投资者和酒店经营者的“信任博弈”

原标题:酒店投资者和酒店经营者的“信任博弈”

(迈点专栏作者 冯少辉)投资者和经营者是资产的拥有者和守护者,在双方不得不分离并且紧密的合作着才能发挥资产的最大盈利效用的前提下,投资者和经营者的关系一直影响着全球的新合作模式的开发和实践,任何成功的范例都将为下一个时代被模仿的合作模式,不论今天的合作模式是最高的形式还是初级形式,信任在两个角色中间所扮演的成份一直不容被忽视,并且最终决定着资产产生价值的程度。

我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叙述所酒店投资者和酒店经营者的故事,旨在能够分享在如今中国酒店行业的合作模式一个案例,虽然这个案例是个失败的案例,但对于酒店投资者和酒店经营者来说都将起到极其重要的启示作用并且也希望为新一代的管理者提供预习的实践课件。

我在加入到这个大酒店之前,彻底了解了该公司的财务和业务状况,该集团是生产型企业,主业是行业的巨无霸,拥有不间断的现金流和良好的行业背景,公司业务扩展区域非常大,年营业额超过200亿,可以说是一个财大气粗的大集团。该集团因为业务需要涉足酒店行业,拆资建设5星酒店,在酒店建设期间我加入了这个酒店,第一次见老板就被老板的财气所佩服,更难得的见到老板对酒店的建设基本没有预算要求,一切都希望是最好的,至于金钱不用过多考虑,只要酒店时尚、大气、富贵就可以,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把每一分钱花到实际的地方。

跟随者总经理进入到这个酒店后,基本没有因为老板的钱的问题而担心,这个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和鼓励,比起每天都要扣着分分毛毛过日子的小老板来说,这样的老板拥有让你实现自己理想和愿望的魅力,你可以用自己的想法去换取在现实中的事实。在酒店建设中,对设计图的调整和对正在装修的项目调整不仅仅是1次或者2次,每一次都是为了老板对更高标准的要求,然而,每一次的调整都带来很大的损失,但对于老板来说,这些只是实现更好标准的基础而已。

随着建筑的进程,酒店总经理及酒店的各个层级的管理人员纷纷到岗,在制定酒店公司的人事框架中我看到了财务部、人事部两个重要的总监岗位由大集团的内部人员兼任,我的脑门子就突然凉了一下,但是对于集团国际化公司的运营的经验还是给我了许多安慰,他们应该知道行业的不同而给不同组织中带来的制度、文化、价值观、行业惯例衔接的问题,对于新成立的子公司来说,执行总公司的制度和要求有很多不同成分,其中包括对子公司的扶持和相对的独立的问题。

财务总监和人事总监到位后,每次开会时都能听到打破常规的制度宣读比如:酒店管理人员不允许有折扣权限,按照集团公司的规定,只有总裁级的管理人员才能对产品进行打折;财务部说:不知道为什么必须要给工作人员买袜子和皮鞋,处于成本考虑,财务部不计划对采购袜子事件进行批复;为什么酒店的员工要免费使用工作餐,集团所有成员都需要付费用餐;为什么酒店的工作服要有公司付费洗涤;等等的问题都让我们这些酒店人感到很可笑,难免在争执过程中会有过激行为,这些争执的问题都在这些非酒店行业的兼任总监嘴里被讹传讹的走到了集团会议上,我清楚的记得在一段时间内,酒店里的事物占到了集团会议几乎80%以上的会议内容。

有一次,兼任的财务部总监和人事部经理打起来了,听到这个信息后很是惊讶,后经同事提起才知道是因为报销的事宜双方都有持有不同意见,最终因为集团和酒店双方的操作模式不同造成了双方大大出手。酒店对人事部经理提出书面警告,对财务部总监给予表扬,我想任何一个知道情况的人都知道总经理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

几周后,兼任的财务总监主动提出辞掉酒店财务总监的职位并坚持马上离开工作岗位,在这段时间里,公司的所有报账必须经集团财务中心签批才可以报销,结果小到几十块钱的账单都需要经过集团的财务中心经副总裁级别签批才可以给予保销,导致公司里的考察、出差等事宜的相关人员对此牢骚满腹,经总经理私下里讲,集团总裁对于此事并没有过于细致的了解,谈到此事后,集团总裁都指派某人对此事进行处理,但一切处理结果的前提就是必须依照集团要求执行,再此,我也必须强调,该文件是受到大集团老板的坚决支持的。

兼任财务总监离职2周后,集团又指派了新的兼任财务总监主持酒店财务工作,对于酒店里的事儿根本就瞒不住,前任的财务总监那档子事儿基本都被后任者了解,但在该问题上还是要求必须坚持集团的规定,同样需要用餐掏钱的道理、同样不需要给工作人员买袜子、同样对给员工洗衣服持有不同看法,事情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对此,人事部总监对于自己的部下和财务部的不愉快也有一点不好意思,财务部总监的离职后,人事总监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和自己的战壕里的战友出现矛盾,就更进一步的要求自己的部下要坚决执行集团的政策,对于人事部经理上次和前任财务总监出现的矛盾,人事部总监也暗暗的想给他调整一下环境,以防止在大集团财务线出现本质的矛盾。

在大集团里,人事线和财务线是实力对抗部门,据老员工讲,财务和人事彼此已经抗战了很多年了,彼此都损失不小,部门的最大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结果在公司最重要的两条线上好像始终都有扯不断的丝线,人事在用人和任命上如果没有达到财务的要求,财务就对该部门的人员成本控制提出质疑,从而造成工作之外的更多事宜需要沟通,人事部受到这样肆意的挑衅后当然也不甘示弱,对人事问题更是刨根问底儿。时间一长,彼此之间都有了对抗对方的防护网,能不要招惹对方就不惹对方,再冰冷的关系中找到了两个部门的分水岭。

对于大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来说,从大集团派来了管理人员本来就有优势感,但是对于自己战壕里的人来说,不合作可以,但是不能主动挑起战旗,酒店公司人事总监和财务总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都有顾及的考虑。第一个财务总监调走后,酒店人事总监不想再因为自己的下属而闹出事端,如果这个新财务总监再因为自己部门属一气之下走人了,大集团那边的财务线不可能没有负面的传闻,这可是要挑动职业战场的战旗,后果不敢设想,再说,因为酒店公司而引起集团开战总有点让自己的上级对自己的能力抱有怀疑态度,所以,还是先让自己部门安省一点,平安第一。

新财务总监上任后,人事部多了些谨慎,但公司内部的限制政策是公各部门整体对人员招聘出现了很多抱怨,首先,酒店行业里对食宿全包和衣服清洗、购买袜子等事宜都提出了质疑,特别对于中层以下的管理人员对酒店这样的制度更是不满,更何况酒店公司已经严重缺乏人员的情况在酒店公司里引起了总经理的不满,总经理虽然对问题不满,但并没有直接提出对人事部质疑和指责,心里的情绪就这样被越来越肆无忌惮的吹着。不过,有一次集团会议后,总经理很高兴的走进了办公室并召集大家开了个动员会,重新给大家动员一下,打打气,因为最近酒店公司里部分政策的僵持给酒店管理层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故此,在会议上基本上都是传达了大老板对酒店公司的支持信号。

在会议上虽然总经理没有说是因为什么使自己那么高兴,不过,我基本已经猜到了大集团已经同意酒店公司对员工福利方面的申请,我的猜测在后来的私人谈话中得到了证实,大集团同意将酒店福利的问题单独考虑,并由人事部对酒店行业进行了解,可以根据情况单独处理。在后来的时间里,财务部和人事部都从大集团的相关部门得到了相关的执行条文,纠缠已久的员工餐、员工洗衣服、员工发袜子的问题解决了。

条文执行后,人事部总监主动提出要调回集团的请求,被驳回后,再一次的提出了申请,通过集团的关系并向大集团的老上级提出了坚决的要求,2周后,人事部总监如愿以偿的调回集团。在后来的聊天中得知:“人事总监在面对执行条文后已经感受到了大集团对酒店公司的态度,不同行业中出现的分歧再集团中没有作为重点问题考虑,在酒店中的基本惯例中,大集团对于该行规的审批条规本来就不支撑酒店的发展,同时,大集团又准备专门任命一个酒店公司的协调员,专门协调酒店公司和集团的关系,协调员直接向老板回报。说是协调员,进一步说就是一个监军”,人事总监又说:“顺势退出应该比较明智,如果在逆境中退出的话,那可是连自身都难保了”,我心里在暗暗的想,真是个老油条!

不出所料,1周后,大集团给酒店公司专门安排了一个协调员,同时又从大集团那里委派了一个新的人事总监到任,新到任的总监到任后,总经理在酒店公司会议上介绍时基本没有太多的表情,循规蹈矩的做了个介绍,并把各部门管理人员逐一介绍给新到任的总监,会议开的基本没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有看到总经理对新到任总监给能带来多大希望的奢望。再接下来的日子里,大家都很谨慎的摸着这个人事总监的脾气,并且对于公司财务上的事儿也尽量减少过多的要求,省的给财务发生什么大的麻烦,如果产生问题,大家都知道,总经理很有可能为了保存这个项目而自我牺牲,对酒店人事部和财务部的总监开刀基本是不可能的。

随着酒店的进程,酒店已经基本确定了试营业时间,接下来马上到了大型设备采购时期,按照集团的规定,超过50万费用以上的采购事宜必须经集团审批

大宗商品的采购总能勾起一些居心叵测的人的注意,业务部门和采购部门对采购事宜的关注超过了任何人,从这一点来说,公司的人不是不知道,几乎这已经是不用公开的秘密了,财务部当然要更加警惕,任何纰漏都有可能涉及到财务部门的工作业绩,财务部和采购部认真的协商了如何再执行集团政策下顺利进行采购,可能是由于最近的工作越来越多,各部门互相之间的接触也越来越多,故此,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处理着来自各部门之间联络,生怕给总经理带来什么话柄,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些话柄将很快的传到集团里并被肆意的放大着。

新上任的酒店业务协调员也经常到酒店公司了解一些详细的情况,上任后还真的帮助酒店公司处理了一些与集团之间的纠纷事宜,不仅让酒店对他有了一点点松懈的心里防备,更多的是,在财务总监和人事总监的工作汇报时也少了许多节外生枝的部分。益处肯定是有,可是弊端也随之而来,总经理在工作中不得不越来越多的征求协调员的意见,每一个决定都生怕出错,生怕集团对酒店公司在挑起什么事端,长时间以来,协调员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酒店总经理了,大家心里都明白只要协调员同意的问题总经理基本就不再过问,协调员也越来越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自己已经被不知不觉的扯到了酒店总经理的角色,这个角色就要和财务部和人事部打更多的交道,也不知不觉的承担了总经理所承担的矛盾,看到这些,我心里默默的佩服总经理,这一招儿真的够绝!也为总经理感到悲哀,老大的权利被分化了!

能被集团老板任命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所以,我自开始都没有认为这个协调员是什么简单人物,有一天听朋友讲,这个协调员毕业于80年代北京大学的高材生,先后在中国几个比较大的公司做总裁的顾问,这次公司以200万年薪聘请他过来,不仅是为了解决眼前酒店的问题,更多的是为集团长期发展做好有利的规划,在慢慢的深入工作的过程中,协调员也感觉到了酒店繁琐的事物带来的越来越多的麻烦事儿,在接下来的工作中也开始有意无意的将有些事儿借接口转嫁到总经理那里,为自己留一条自在的路子。

在我们在这个集体里,一直存在着这四个力量,相互制约和限制着发展,人事、财务、老板监军、总经理,这四股力量分别代表了不同团体的利益,我作为这些力量中的基础主干线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为酒店的发展实现自己的能力,相反,在更多的时候在这些利益团体中左右逢源,稍有不慎都有可能被下了套,被恶意攻击,老板要发展企业,同时又要限制发展,确实给酒店管理者带来了除经营之外的其他顾及因素,这些不是能用熟练的技能就可以处理好的,更需要老练的社会经验和良好的人事处理关系才能保障集体的存活。

这些情况基本上描述了我在某集团公司工作的状况,酒店的投资者和经营者的权责分离并不是能简单的通过引导能实现的,经营者的责任及道德都被投资者质疑,老板一贯的怀疑又限制着企业的发展,最终经营者和投资都因此吃了亏,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不是每个老板都能做到的,最终,投资者丢了项目,经营者丢了工作,曾经有人告诉我,现在又一部分高学历背景人员并没有真正到社会上工作,他们成为了社会的职业股民,目的是为了追求心灵对社会纯真的美。我很理解他们的感受,我一个朋友,博士学位,在外工作几年后,最后流落到股市中发展,他说:“我不需要为别人低头哈腰,不需要处理那些让人厌烦的人际关系,玩个股票自己就可以开开心心的享受生活”.如果这些能为社会做贡献的人离开了这个社会,我们的希望和未来将不再存在。同时身为酒店人,我也深知酒店人在酒店这个行业中所作所为的确让很多投资者对酒店伤心落泪,不得不放多放一个监军来看好自己的财产,这不是正常现象,更不是持久发展的基础。也许你是一个经营者,也许你是一个投资者,这些对你来说又如何成为处理的内容呢?

在投资者和经营者的双方博弈中,谁都不会有胜利者,只有失败者,这些现状将对我们新一代的管理者或者是未来的投资者提出了一个新的挑战,如果是我们,我们该如何是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