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写篇推送

原标题: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写篇推送

神仙妖魔鬼皆不是我所爱。

我爱的只有那个繁盛在内心的未知,每天心里都能演绎无数段家国天下、爱恨情仇。

在那里我可以是执剑天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江湖侠客,身边知己二三,酒肉不限;在那里我可以是身怀绝技,而且天赋异禀的天才少女,不用多努力就可以秒杀身边的一众渣渣,我可以斗天斗地斗遍宇宙无敌手,我拥有世界最多的帅哥和财富,轻轻一挥手就有无数手下前赴后继的为我上阵杀敌;在那里我拥有逆天的财富,多到能买下整个宇宙,多到眼见无数人为蝇头小利怆然赴死。

可在现实里,我只是一个为梦为马,执笔天下的中二少女;每天过着键盘侠的苦逼生活。平凡而普通的梦想还未实现,却因长期伏案落下一大推毛病:手疼、脚疼、腰疼、脖子疼,一个星期需要去按摩院三次。

和所有平凡而渺小的你们一样,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有着平常的喜怒哀乐,也在为了生存拼尽全力,我摆过地摊、也给人做过运营、也替人写过软文,也因压力太大到崩溃,深夜里把头埋被子里失声大哭,然后对所有微信里问安的人说没事。

我本来就是一个悲观的人,在做一件事我最先想到的肯定是万一做不成咋办。

做民宿也是一样,我们将租来房子的楼顶做成了一件单独带花园的卧室,做的时候我就想就算没人来住,房租也可以勉强承受,考虑到最差情况都能承受那么这件事儿对我来说就可以做。

这种悲观还体现在爱情观上,我认为迷人的爱情都是悲剧,我很容易为一切被打碎的爱情而着迷,谈恋爱也受其影响,不自觉的陷入悲剧的情景,所以常因爱情濒临崩溃,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痛哭、无声的嘶吼。

我不喜欢说话,害怕人多,手机通讯录的联系人不足十个。

我害怕人多,这像一种绝症,越是人多的时候越孤独。有时候走在马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潮就突然间的害怕,害怕下一个倒在那庞然大物下的受害者是我。我想可能是小时候被汽车撞出了阴影,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害怕汽车,一走到十字路口就怕的要命,然后分不清东南西北,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儿走。

那种感觉真是让人怕极了。

有时候也恨上天不公,为什么别人唾手可得的生活,我却拼尽全力也难以企及?

我也无人的深夜里无数次质问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世间形形色色,人人都披着一张面具,面具下生活的是魑魅魍魉还是妖魔鬼怪谁又说得清呢!大学的时候,我沉迷于写小说,学校有一个特失败特不合群的老师,那时候特别不理解他。

在学校教了十几年书,给学校捐了几百万的标本,辛辛苦苦干了十几年还是个讲师,连个副教授都没评上。他也一天到晚活得灰头土脸,衣服永远脏兮兮的像个农民,每天都和植物打交道,学校的主流圈子谁都看不起他,他也厌倦和那些弯弯绕绕的人勾心斗角,整日沉迷于研究植物不能自拔。

现在才明白人生难得单纯,能简单的活在世上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刚毕业时,别人说中国社会是个靠关系的社会,没背景,没有后台就该满足现在的生活,别去挣扎了,没背景的你干不成啥事的。

可是,我不信,我去了北京,努力生活,努力融入那个城市,工资几乎是一年内翻了四五倍,可是再努力都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没有背景没有实力的我是不可能在这个社会立足的,我拥有明白这个道理后我心里是绝望的。

后来身体累坏了,绝望无奈之下离开背景,或许我就是前一阵子火得那篇文章所写的那群人,假装在北京生活的人。

后来,年纪大了。身边人都开始结婚的结婚,生娃的生娃,婚姻大事也被提上了议程,他们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想我这样好歹也算是个大学时,算得上是农村里飞了半只翅膀出去的金凤凰,要找个有车有房家庭条件好的人。

可是我不信,我觉得人最重要,我有手有脚,只要努力一切都会有的。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到处荆棘丛生,哪里都有魑魅魍魉,也有妖魔鬼怪挡路,有些东西并不是靠努力就能达到的,有时候越努力越绝望。

这种绝望有时候会把我带入无边的黑暗,我沉浸并享受这种黑暗。

这个世界很恶俗,很现实我都知道,可是我不服。

我不相信别人说的都是真理,你说斗不过天,斗不过命,可我不信,偏偏就要试一下,就算头破血流,就算粉身碎骨我也不后悔。

黑暗和规则到处都是,人生有那么多坎坷和磨难,过了一个坎又是一个坎儿,难道就不活了吗?不,我不要,不要屈从于未知的黑暗,我相信阳光总比黑暗多一分, 活着不就是为了个盼头。

累了就停下来歇歇。

现在想歇歇了,尼采说过,今天你是一个孤独的怪人,你离群索居,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民族。

我想我一个人大约就能抵过一个民族了吧!

毕竟,这耀世的孤独已经亮瞎自己的眼。

我随便写写

你随便看看赞赏扫码就行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