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蒋珂,和蒋珂们的千年氍毹

原标题:蒋珂,和蒋珂们的千年氍毹

《中

国戏曲大会》不负众望,继《中国诗词大会》后引发了另一轮对传统文化艺术的关注热潮。有专家遗憾道,相比诗词,戏曲大会不少选手都有专业背景,这凸显出了如今戏曲的普及性在与其他传统文化门类相比时所处的窘境。但事分两面,《中国戏曲大会》也实打实地让许多观众认识了一批优秀的青年戏曲人。比如,夺得了第二场擂主的来自上海昆剧团的闺门旦蒋珂。

从夺擂后,蒋珂的个人魅力和专业背景就引起了大量关注,同时也引发了针对赛制的一系列质疑和争议。尽管她晋级决赛后最终抱憾未能取得名次,但这个结果也提醒和证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极富广博性和延展性的“戏曲文化”大命题下,是否出身科班对于选手是否能拿下更多的《大会》考题并没有什么决定性作用,换言之,节目赛制的公平性究竟是否如一些声音所怀疑的那样不堪一击,我们还是要持保留态度。

抛开争议,我们必须承认,《中国戏曲大会》的火热和专业演员的积极参赛,客观上确实实现了央视的初衷,让更多的人了解并开始关注戏曲、关注青年戏曲人。引发争议的蒋珂,也确实在赛场上被许多人初识,并凭借自身的表现收获了第一批剧场以外的粉丝。

养眼绣口吐珠玑

蒋珂,黑直的长发轻拢在耳后,飘逸的立领小白裙清雅温柔。这个安安静静的姑娘容貌精致、嗓音娇丽,婷婷玉立、身姿挺拔,远远走上舞台就叫人眼前一亮。戏曲圈子向来出美人,倒不只是因为本身的颜值,还因为她们通身那份沉静清爽、隐隐流转的古典气韵。

而年轻的蒋珂身上,还带着透屏而出的自信。一句“《中国戏曲大会》,我来了”,清清淡淡、从从容容,却让全场忍不住热烈鼓起掌来。

蒋珂是上海昆剧团昆五班的青年闺门旦,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师从王英姿、张继青、张静娴、张洵澎、周雪文等一众昆曲名家和国宝级艺术家,到如今,已经担纲起《宝黛红楼》、《南柯梦记》、《四声猿·翠乡梦》等数部大戏,更在今年6月拿下了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新人配角奖。七年科班岁月并不轻松,却从方方面面磨砺了蒋珂的言行举止、精神气韵,如同折叠捆扎后泡进靛蓝里的纯白棉布,一朝出世,浑身流动的幽蓝韵味叫人无法忽视。

大屏幕上出现的一道道题对于在戏里泡了多年的蒋珂来说并不困难,但卧虎藏龙的百人团却让蒋珂每一次的得分都不甚可观。随着个人追逐赛逐渐推进,题目的难度越来越大,最关键的一题却是涉及的是评剧老艺术家,并非蒋珂所长。她的语气第一次出现了犹疑,说出自己的答案时不自觉地放轻了尾音,眉眼弯弯的样子像个生怕答错了老师提问的小孩子,叫人觉得她下一刻大概就要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认错了,与之前那个眼神坚定、声音沉稳的她判若两人,却也因此多了几丝鲜活的邻家气质。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以台下面貌走上舞台、参加一场关于梨园关于氍毹的知识逐鹿,在蒋珂身上,我们似乎能闻到戏曲原有的芬芳。

养识妙心答题章

你知道戏曲服饰是以什么朝代的汉服为基础的吗?你知道“捉鬼大王”钟馗在古人的舞台上是怎样的人设形象吗?你知道梨园戏、彩调、庐剧这些小剧种分别来自什么地方吗?你知道姑娘们自拍时凹造型会不自觉地用上哪种戏曲POSE吗?你知道有什么乐器模得了婴啼仿得了马嘶吗……

这些有趣又有料的题目,内容贯穿古今,同时兼顾了传统戏、新编历史剧和现代戏,更是涉及了大量少数民族和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地方剧种,几乎覆盖了戏曲文化的方方面面,也照顾到了不同地域的电视观众。可对于身在场内的答题选手而言,广博的题目覆盖面就成了对个人知识广度的巨大考验。

一题、再一题、又一题……蒋珂一路带笑,一次次作答,似乎毫不费力般翻滚着提升自己的得分,即便在自己不甚熟悉的京剧和相对陌生的评剧领域,同样准确地选出了正确答案,超高的得分将竞争对手们远远甩在了后面,堪称“学霸”级的水准,让银屏外的观众也忍不住和现场的众人一同惊叹鼓掌。

“其实……当然紧张啊,!不说那些我没有深入接触和了解过的剧种,就是不小心手误了都会让我走到那里就断了路了,那可真是把脸丢在全国人民面前了。”蒋珂却透露了自己当时内心的不安,“真的是每道题都在快速地把答案确认两遍(之后)才敢点下去。”

然而个人追逐赛时还能对答案再三确认,擂主争霸角逐赛却要分秒必争,电光火石间尽可能快速地确定自己的答案并抢先按下答题器,才能获得一次答题机会,三分定胜负。

与文静柔弱的外表不同,擂主争霸时的蒋珂表现出了近乎机械的冷静和果断,放在答题器上的右手没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却总能以速致胜,一再截下了对手已挂在唇边的答案。柔软的发丝和衣袂,衬着此时几近冷硬的严肃表情,竟有种奇异的和谐。

“我觉得那一组题好像并不太难,对我来说是这样,那对对方来说一定也是,所以就要看谁先抢到答题机会啊,所以我就告诉自己,就当正在跑一个小鬼(的龙套),它是没有情绪的,也不会被观众盯着看,只是这只小鬼大概负责得比较特殊,就不停地答题。哈哈……”说到最后的紧张时刻,蒋珂忍不住笑了。用舞台演出当参赛镇静剂——蒋珂大概是独此一家了吧。

养怀

傲骨梅无仰面花

参加《中国戏曲大会》的选手来自世界各地,行业、年龄、甚至国籍和文化背景都截然不同。有年仅9岁就能把高一历史卷子做到69分的小朋友,也有登台能文能武精气神十足、下场却需要大家帮助搀扶的花甲老人;有工作在首都的清华学霸,也有远自新疆而来的剧团才子;有喜欢京剧却因为五音不全唱不好的戏迷票友,也有来自专业院团、科班出身的青年优秀演员。

蒋珂笑言自己是被幸运女神眷顾了,所选的整套题对于她来说即使有不熟悉的,也都不在知识盲区,换做其他任何选手的那一套,她都不确定是不是还能在台上傲立到最后。特别是那两位组团到来的好哥们儿选手,“他们从第一题就特别特别的难,如果答对了就会加上一个很大的分数,可是如果是不了解的领域,要选什么答案,那只能靠各种猜了。但是他们一路答下来了,真的很厉害。”

即使坐上了待定席,蒋珂依然专注地听着题,在心里衡量着其他选手们答题的表现;当答案揭晓,她时而恍然大悟、时而默默抿嘴,微侧着头认真听着现场学者和老师们的分析和点评。取代她脸上沉静自信的微笑的,是仿佛身处课堂的严肃。

“中国的戏曲真的太博大精深了,就算我的专业就是戏曲,之前懂的也只在一个很小的范围里,还有非常多的地方戏剧种和剧目在我的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的。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一遍,可能根本就不会去想那些问题。”如今说起,蒋珂依然感慨,自己知道的真是太少了。“能看得出来,百人团里有很多人一直在凭着自己的热情主动在了解那些剧种里的历史内涵,这种热情,所有专业演员都应该去感受、去体会、去尊敬的。”

从业多年,蒋珂见到过太多坚持不下去的戏曲人。“演员也有很多种啊,戏曲演员……大概是排在很后面吧。”在缺少观众、缺少关注度的现实打击下,曾经那带不来名利双收的梅花梦不堪一击、支离破碎。“我说从来没有茫然或者动摇过,那是骗你的。虽然我们年轻的(演员)已经不会像老一辈那么艰苦,可是我们面前放着的选项也变得更多了,很多时候戏曲在对比下,客观地讲,真的不是最优选项了。我也想红起来啊,能改善家里的生活,被很多人赞美,”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渴望,“但是舍不得昆曲啊。”

在坚守的挣扎里遇到百人团这样一群充满热情的“知音”,对任何一个戏曲人都是莫大的安慰。“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我没有的东西,或者正在慢慢缺失的东西。”蒋珂语气微顿,下了结论,“我还可以提高。”

媒体报道,《中国戏曲大会》报名参加节目的人数超过千人,当中不乏来自中国港台地区的选手和外国选手,而绝大多数的选手年龄范围都是“85后”。显然,这些选手们就是戏曲复兴希望的冰山一角。但是相比14亿人口基数,相比节目中提醒的戏曲曾作为主流文化占领了中国电影发展史多个第一,今天的戏曲,显然还需要我们去了解得更多。

征集各类戏曲相关的“人物”、“剧评”、“现场探班”或其他特别策划的原创稿件。要求:①内容准确,不存在知识性或真实性问题。②文章和所涉及的图片没有版权问题。③投稿时写明作者、图片来源等信息。

本期编辑ricky微信:zhangruiqi1996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