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专栏丨谁来管管传销获利者

原标题:专栏丨谁来管管传销获利者

在人人都知道传销有害的情况下,为什么传销还能风行大陆二十多年?

我在高中时第一次知道有传销这回事儿,距今已经20年了,同学悄悄地在传这种可以迅速致富的现代经营模式,法宝就是发展下线拿提成,下线又下线无穷尽也。有些同学也加入进去,成人就更疯狂了,销售的有摇摆健身器、各种营养品。

身处其中的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浑身亢奋,举手投足立马就有了成功人士感,拼命拉人入伙儿,大谈好处。不过大家基本上都迅速明白这个模式无法持续下去,还是安心做传统产业比较靠谱。

但后来有些同学到南方打工,照样被传销所骗,就是现在还有一些认识的人的亲戚陆续被骗,在此之前人们都知道传销是怎么回事儿,却没有产生免疫力。

高中毕业那年,我在公交车上听到一个认识的同乡说过一段话,他比我大几岁,当时已结婚,走南闯北也做过生意,算是有见识的,他说加入传销组织有损失,但“其实这个没问题,只是我们知道得晚了,参与得晚了,应该早点加入”。他对此非常遗憾。

从这些普通人的心态中,可以看到传销组织为什么禁而不止,人们恨的不是传销本身,恨的不是那些组织者,恨的不是自己受骗,而是为什么自己不是得益者,恨的是没有好好把握这样的机会。

众人看到的是赚钱那个环节,至于其他人如何受害,那么管不了。

历史上,中国人的命运改变速度是很快的,所谓富不过三代,王侯将相不是天注定,平民崛起的速度也很快,中国人对成功抱有异乎寻常的热忱 。

这种热忱就成了传销产生的土壤,组织者收割财富的沃土。

把传销看做一门单纯的生意,传销组织是个金字塔,顶层的人物,就像赌场的老板,第二层就是高级管理人员,第三层就像是打工的小伙计,下面就是贡献财富的赌客。

一场场传销,就像一个个赌局,顶层的人知道赌局的所有秘密,下面按层级依次递减。设局的人不会亏,亏的是那些赌客们。赌局繁多,教父级的人物有一套操纵体系,也有异军突起的新锐人物,能创新发明。顶层传销人员已经职业固化。

比如最近被宣布非法的善心汇,就和原来的玩法有很大不同,很短时间内拢聚大量钱财。

一场赌局结束,无法玩下去了,另一场又开始,据说还有专业人士为此进行投资,就像PE/VC投资早期创业项目一样。

老板们要做的,就是发展一套体系,能说服底层的参与者,让他们相信自己从事的是一项有前途的行业。

除了一开始以虚假信息欺骗,传销还要靠说服才能发展下线,持续下去才能圈占更多人头。据说亲历环境者很容易被说服。据我所知,南派传销颇舍得花费本钱,比如我就有亲戚被旅游大巴从河南拉到广西考察项目,星级酒店招待好吃好住,说起国家产业政策头头是道。有个同学的家人还在安徽被亲戚传销骗去20多万元。

这套话术能解释为什么国家会取缔传销,解释世人为什么不理解他们,洗脑者会相信错的不是组织,而是这个世界。

著名的“冤案平反”案主角赵作海,也被陷入西北的某个传销中,现在钱财尽空。在某个时间段人的大脑就会像中病毒一样。

我们老是报道传销闹得人家破人亡,却不认真报道哪些人会从中分享财富,财富通过什么途径沉淀到某些人手中,就像我们经常报道高利贷搞得人家破人亡,却没有好好报道,那些消失的钱到哪里去了。

其实想一想很容易就能明白,消耗只是一部分,大部分都分掉了,层级越高分的越多,所以大家都抱着能多分点儿的心理参与,希望能分一杯羹,传销也是这样进行动员宣传的,早点加入发展下线越多受益越多。

组织者是赚钱的,根据公安机关通报,台湾人郑永森、李佩瑜夫妇通过华良(长沙)实业有限公司组织的传销骗局,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搜刮资金就达到2.9亿元,后来两人成功将钱卷出大陆。

警方通报称,2015年12月以来,“新亚洲集团”先后推出中券资本、国盟资本等6个项目,在国内建立了二十多个大的传销团队,发展会员五十多万人,收取传销资金一百多亿元,有六十多亿通过地下钱庄流向境外。

只要有人走进这个赌场,传销就不会绝迹,组织者有总有方法拉人进入,有这样的土壤,金字塔的塔尖就不愁没有塔基支撑,在吸干底层财富之后,他们又能迅速再起一个新塔。

防骗指南

谁的股市生涯中,不会遇见几个股神。是股神还是股神,各位看官可要擦亮眼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