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做学问一定要有用吗?听听季老怎么说

原标题:做学问一定要有用吗?听听季老怎么说

季羡林(1911年8月6日—2009年7月11日),中国山东省聊城市临清人,字希逋,又字齐奘。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语言学家、文学家、国学家、佛学家、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历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聊城大学名誉校长、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所长,是北京大学的终身教授,堪称中国国宝级大师。

但是对于季老研究的学问,有人就不服气,他问季老:“您关于古代东方语言的研究,您所治之学,如吐火罗文、梵文、大印度佛教,为绝大多数人所不知,您说在今天有何用处?”

实际上,这人的疑问,代表了不少人所想:“梵文、吐火罗文,全世界没几个人懂。整天研究这些,有什么用?”

听到提问,96岁高龄的季羡林先是一愣,然后沉思了一会,肃然答道:“学问不能拿有用无用来衡量,只问精不精。”

接着,他反问这人:“你说,当年牛顿研究万有引力有什么用?”

并通过自己的总结详细地回答了此人的提问,一下是季老的回答。

季老说:历史上很多伟大的人做学问都不是为了名利或所谓的用处,比如文艺复兴时期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直到临死前,他的《天体运行》才出版,这时已双目失明,只用手摸了一下这本耗尽一生精力的书便辞世了。

德国天文学家开普勒,他发现了行星运动规律后说:“认识这一真理已实现了我最美好的期望,也可能当代就有人读懂它,也可能后世才有人能读懂,这我就管不着了。

对于做学问不是为了有用最著名的例子还是马克思,当初,马克思本来就身在工人运动第一线,他深感工人运动缺少理论支持,就退出一线去研究《资本论》。当时的马克思已穷得揭不开锅,自称:“从来没有像我这样一个最缺少货币的人来研究货币。”

如果为了有用,马克思最应该去经商,先赚够钱再说。然而,他没有这样做。马克思的经济、哲学、社会科学理论让后来的人们演绎出一个轰轰烈烈的新时代。

季老告诉我们:“真正的治学者治学时不问有用无用。因为学问就是对未知世界、对自然界、对星空、对生态的尊重。一切未知中都藏有真知,也许一棵野草就可能是将来打开生命大门的钥匙。而面对茫然的未知世界,那些勇敢拓荒的人就是真正的英雄。”

“这些以学问为乐趣,为人类不断扩充知识边界的人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而他们在探知过程中所表现的淡泊名利、宁静致远的治学态度和做人准则,对后人来说远比他们提供的知识还重要。”

对这两段文字细品后,我们所有的关于“学问一定要有实际效用”的疑问一下子就消解了。因为从季老那里,我们领悟到,这些你认为是“无用”的知识,却能健全我们的人格、充实我们的思想、光亮我们的心灵,而活在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呢?如果这些都不具备,还何谈什么价值人生呢?这就是季老前辈给我们做出的回答,也是季老自己为人做事的准则,更是季老所做学问给我们带来的价值所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