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对话胡安·韦拉斯科:媒体深度融合的今天,全媒人才如何培养?

原标题:对话胡安·韦拉斯科:媒体深度融合的今天,全媒人才如何培养?

2017年7月底, 著名信息图形设计师胡安·韦拉斯科来到人民日报媒体技术公司,人民日报视觉总监吴莺对其进行了访谈。

胡安·韦拉斯科(Juan Velasco),西班牙人,著名信息图形设计师。曾多次获得美国新闻视觉设计协会(SND)、出版设计协会(Society of Publication Design)和美国图形艺术学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Graphic Arts)授予的荣誉,并赢得“Malofiej2013最高奖——最佳展示大奖”。自2001年起,他还一直担任“Malofiej”主论坛“Show,Don’t Tell”数据可视化工作坊的指导老师。

采访手记

媒体深度融合发展新形势下,

关于中国融媒人才培养的一些思考

我和胡安认识已久。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7年前的美国新闻设计协会年会上,当时他受邀颁发“全球年度最佳信息图形设计奖”。2015年,我在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举办了一场美国大学生新闻设计大赛,也邀请了他担任评委。而这一次,我们又在北京相遇了。

胡安26岁才去美国发展,在此之前,他已经在西班牙第二大日报《世界报》工作了5年。我问他:“在你离开自己的国家去美国发展之前,有没有想到会取得如今的成就?”他说从来没有想过。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当时把作品发给《纽约时报》信息图形部门的负责人后,很快就被录用了。在此工作期间,他参与过美国总统大选、“9·11”事件等重大新闻的信息图形报道。后来,他又去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担任信息图形设计总监。在《国家地理》工作的9年间,他来过中国三次:第一次到北京,完成了“图解紫禁城”;第二次到西安,参与兵马俑色彩还原项目;第三次去了贵州,负责“中国超级洞穴”项目。每次来中国,他都感到无比兴奋,在他眼中,中国历史是世界的瑰宝,有太多富含深度和价值的历史信息值得挖掘。

胡安这次来北京,先到了人民日报媒体技术公司做讲座,又和我一起去了中国传媒大学参加沙龙活动。期间我们探讨了很多关于信息和数据可视化的问题,特别是目前在中国媒体融合发展的大形势下,一些关于数据可视化和人才培养方面的想法。

胡安毕业于西班牙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新闻专业,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名图形记者(graphic reporter),而不是设计师。他反复强调的这一点,让我开始思考中国新闻行业人才培养的问题。在美国,很多可视化新闻设计师都是新闻专业的。在大学四年里,他们不仅会学习新闻传播理论、新闻报道与采写技巧,还能再选修一门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我曾在密苏里新闻学院执教三年,我的学生既能独立进行报道和编辑,还能完成上版设计和校对,同时可承担网络版本内容以及社交媒体信息的发布工作。

美国的新闻学院培养学生的方式是让他们先了解这个行业,然后再去学一门自己感兴趣的技能。这样他们在毕业后不仅能够具备一定的新闻素质,对新闻有相应的价值判断和采编能力,而且大家各有所长,通力打造高效的工作团队。所以从“人”的角度来看,他们一开始就具有融合性,是真正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而对于国内的新闻行业,我们的可视化新闻人才大多都是美术专业,虽然有着很好的视觉功底,但对新闻行业知之甚少。可视化设计人员很少会主动学习新闻行业的知识技能,同样文字编辑们也缺乏视觉思维和信息可视化能力,这样的工作团队虽然大家各有专攻,但没有“多面手”,缺乏跨界人才,阻碍了媒体的创新。

所以,在媒体进入到深度融合的形势下,要实现“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首先要解决的是“人”的融合。媒体人要提高融媒素养,增加行业知识的储备,及时更新融媒思维,掌握相关技术技能。这就需要媒体单位加大对全媒人才的培养力度,提高媒体创新水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胡安在讲座中为我们介绍了他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工作的情况。

他说,信息图形部门的人都是跟着项目走的,项目需要什么样的人,就立即组队,等到项目完成后,则立即“散伙”。各部门之间的边界比较模糊,大家都是为了项目聚集在一起。这样的工作模式不仅可以提高大家的工作积极性,还能更好地施展各自能力。

同时他也提到,在传统新闻生产模式下,可视化设计者在新闻内容生产中担任的是“服务员”角色,即文字编辑告诉设计师“应该做什么”,而不是设计师带着新闻思维从视觉角度来提出“我想做什么”。从目前国内新闻从业者的专业背景来看,要实现这一点尚存一定困难,但对于国外许多大型主流媒体来说,“视觉领导力”在新闻部门的作用不可忽视。视觉领导者在编前会面对一堆新闻素材的时候,很大程度有权决定哪些内容可以直接视觉化处理,而不是使用传统的文字形式呈现。

今年4月我参加了美国新闻设计协会年会,会上《华盛顿邮报》执行主编加西亚·鲁伊斯提出他们将来要制作一些设计驱动(design-driven)型的新闻产品。这种提升新闻视觉领导力的做法,或许可以为我们所借鉴和参考。视觉也是内容的一部分,内容创新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可视化和技术创新。提高新闻部门的视觉领导力,模糊部门边界,以项目为核心,以出精品为目标,这才是有希望的融媒发展创新途径。

最后,胡安提到了职业培训的重要性。如今媒体技术更新速度飞快,作为媒体从业者要紧跟时代,时刻更新自己的知识和技能,才能不被市场淘汰。媒体从业者的职业培训要以人为本,只有解决了“人”在职业发展中的需求,才能解决好行业在发展转型中的需求。从当下行业发展形式来看,无论是传统纸媒还是新媒体,都要求从业者发展和提高自身融媒技能,这也是媒体创新和出内容精品的关键所在。

胡安的中国之行虽然短暂,却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和参与。那天在中国传媒大学的沙龙活动来了近百人,有媒体从业者,也有教师和学生。活动后半场的讨论环节气氛非常活跃,让我深切感受到大家对融媒发展新思维的兴趣和渴求,这既关系到媒体人自身的发展,也关系到媒体融合事业未来的走向。

延伸:胡安讲座案例展示

胡安曾去往美国华盛顿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对猎豹标本进行CT扫描,在对其内部身体结构进行数据分析后,发现猎豹惊人的速度来源于身体各个部位的精密合作。在创作过程中,通过把扫描显示的骨骼结构与真实的猎豹照片重叠在一起,呈现出一种全新的剖析视角,效果非常震撼。

材料的拼接运用同样是制作信息图形的好方法。胡安曾利用药片作为材料,来制作展现水污染的信息图。他抽取河流水质样本,分析了污染河水的有害物质成分,利用不同种类的药片来表示不同的污染成分,最后将药片拼接成鱼的图案,给人很大的冲击力。

照片也可以作为数据视觉化的创作手法。这件作品将“砂糖”的照片进行排列组合,用以展现一个成年美国人平均每天摄入的糖量。作者还将1970年至2010年美国被诊断为糖尿病的人数比例进行统计分析。

多年前,胡安就来过北京,他在游览完故宫后,手绘还原了故宫的整个面貌,然后通过Illustration软件进行剖析,清晰地展现了其内部结构。这个视觉化设计不仅展现出结构与外形的强烈对比,还传递给读者更为清晰、明确的信息。

胡安认为,太多人把注意力放在了制作信息图形的软件上。其实许多时候用一支笔也可以创造出让人惊叹的视觉作品。在进行中国秦始皇兵马俑的视觉设计时,他就是先通过手绘完成视觉化的设计草稿,然后再利用3D软件进行系统制作。“手绘是很重要的部分。”他说。

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在拍摄电影《泰坦尼克号》时邀请胡安为他进行泰坦尼克号沉没场景的还原制作。胡安和他的团队在咨询了多位专家、搜集多项数据后,进行了反复的模拟实验。作品的整个图形将1912年4月14日晚上11:40到11月15日凌晨2:21的沉没时间段切分成了10个阶段,细致地描绘了泰坦尼克号从沉没到断裂的整个过程,最终呈现出电影中令人震撼的视觉效果。

胡安曾造访贵州,对当地一个巨大的洞穴进行勘测。这幅信息图形的制作采用了先进的探测技术,深入剖析了洞穴的内部结构。他还在图形中为洞穴内部插入一个飞机模型,用以对比洞穴的体积。

人类已通过航天器逐渐探索至太阳系的远岸,这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胡安和他的团队利用颜色丰富的线条来展现1958年以来各个国家将近200个无人任务:包括近天体探测飞行、环绕运行、软着陆以及一些发射失败的事故。太阳及火星、月球、金星、木星、土星等星体都由不同颜色线条环环围绕,象征着不同国家在不同历史时期的探测路径,形象而直观。

讲座现场

吴莺,人民日报媒体技术公司视觉总监。原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助理教授, 研究生导师, 美国新闻视觉设计协会(SND)国际评委。评审期间,个人资料用英文和西班牙文登上了年度《世界最佳新闻设计》一书的前页。留美前曾在《新京报》工作,其新闻设计作品《北京消失的斑斓》获得第31届国际新闻设计大赛优秀奖。留美毕业后,在《波士顿环球报》做用户体验设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