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听了八个初次融资的创业故事,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 | 创客小酒馆

原标题:听了八个初次融资的创业故事,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 | 创客小酒馆

关注台前的人很多,关注幕后的人却很少。这次,我备好了酒,想听听你的故事。创客小酒馆,带你走进创业者们的内心世界,聊聊那些创业背后的故事。

统筹 蔡浩爽

编辑 赵力

“我给你讲个笑话,你可别哭。”

电影《驴得水》里的这句台词,可以作为创客小酒馆里许多创业者融资故事的开场白。

一丝不苟的发蜡,挺括熨帖的套装,精致锃亮的皮鞋……每个走进创客小酒馆的创业者看起来都衣着光鲜神采飞扬。但当谈起今天的主题——拉到第一笔钱的故事,每个人又都面色微微一僵,妥帖的笑容似乎都不再那么完美。

创业是件辛苦事,找钱尤其是。就连Pony 马都一度因为缺钱而差点卖掉QQ。个中辛酸,自有体味。

来吧,端起酒杯,听完故事再说话。

雷磊 | 真实故事计划CEO:投资人都很聪明,朴实地去见他们吧

2016年4月,我超不情愿地成为了一名创业者。融资像海淘,我前后见过40位投资人,最多的时候一天见5位。每次,激情满满,鼓励自己不怯场,见一次就要从头到尾讲一遍项目,咽炎也是从那阶段开始犯的。

第一次见平安创投董事总经理郁乐时,真实故事计划没有公司、没有团队,只有我口中的计划。一个小时里,我们各自谈了一点工作经历,没有聊项目。印象深刻的是,他说自己在机构刚刚开始工作的那段时间,每天加班至深夜,常常站在高楼,望着窗外的城市。

我特别能理解他讲述的那个时刻。人有表达的欲望,真实故事计划也像一扇窗口,供人们表达,也供人们望向更深、更远的地方。这或许也是偏理性的他投了一个感性项目的原因。

我不是一个擅长打鸡血的人,见投资人也是很谦虚。投资人问我有什么,就老实回答有什么,问能做什么,我心底没谱的就答,不一定,我会尽全力去做。投资人都很聪明,特别朴实地去见投资人吧,给他们打鸡血、画大饼是没有用的。(记者曹忆蕾)

林深 | 丁丁律师创始人:曾刷了20万信用卡给员工发工资

现在想起我们整个的融资过程,很辛酸,有着太多的挫折。一开始,为了让更多投资人看到丁丁律师,我们参加了各种各样的创业大赛,有电视台办的,有投资机构办的,记不清楚去过多少场。

在拿到现在这笔融资之前,见了有三十多个投资人。我快40岁了,有的80后90后投资人谈着几十亿的事情,上来就教训你一顿,说起来都是眼泪。2016年4月份,一个投资机构合同都和我签完了,但最终却没有投我们,整个团队的信心都被打击了。

实在舍不得放弃,不能到此为止。我当时管朋友借了100万,渡过了难关。

快两年了,我们的老员工愿意拿着很低的薪水,支持我、鼓励我一起扛过去。当时平台上的流水在快速增长,律师、用户的好评也都如期而至,每天都有不同的兴奋点在刺激你,项目在自己手里慢慢长大,也总能看到希望。

说实话,融资这事要靠缘分。我一度刷了20万元信用卡给员工发工资,当时感觉自己很难过这个年关了,却在老乡聚会上遇到了现在的投资人,见了一两次就敲定了投资,我很感激他。坚持下去,你会发现这是很酷的。我算是挺过来了,在丁丁律师创办近两年的时候,我们拿到了6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现在和某大型平台的合作项目也即将上线。(记者闫妍)

陈达博 | 浪走科技创始人:拿到融资后,数“零”数了很多遍

第一笔融资是从Innospace得到的。我是产品设计师,后来学了计算机视觉和图形学的知识。在Innospace有了创业的想法后,坐在我对面的有两位投资人,一位是设计师,一位以前创业时做的是计算机视觉的技术。他们俩当时都觉得我说的挺有道理的,就投了。

在银行账号上看到融资款进来后,我和合伙人一起数“零”数了很多遍。但毕竟这个钱还不是产品卖出去得到的钱,相对于后来第一套产品卖出去得到的钱,拿到融资的时候,我其实还是比较淡定的。(记者张皓月)

薛本川 | 91征信创始人、CEO:被钱难到极点,怀孕的妻子跟我住办公室

2012年,我24岁,开始创业。回想自己的融资路,真是辛酸满满。

创业两年后(2015年7月)拿到经纬的第一笔投资。与经纬一见如故,从见面到最后钱到账,仅用了40多天,整个融资也只见了经纬一家。

但半年之后、A轮融资之前已经非常辛苦,工资也快发不出来,那时候就不断地裁员,然后找朋友凑钱发工资;不停地搬家,从大办公室到小办公室,从写字楼到居民楼,最后把办公室搬到旧民房里。

被钱为难到极点,我就在外面借钱度日,怀孕的妻子着跟我住在民房的办公室。

当时,一到上班就想着怎么挣钱,甚至还跟合伙人讨论,打算转型做一些零散项目。最多一天见5个投资人,被投资人放过两次鸽子,心灰意冷到不敢回公司见同事。但只要回到公司就强颜欢笑,鼓励大家,然后自己再拖着沉重的心情出去见投资人。

也正是那段时间,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一直在鼓励我。在我融资最困难的时候,他就一个一个地给我介绍投资方,目前我们所有的融资都与他有直接关系,包括经纬。

挺到现在,公司已经完成B轮进入稳定发展。回想起来,种种经历,都是财富。(记者刘景丰)

毕振 | 觅跑创始人、CEO:聊了半小时,还没回到办公室,钱就到账了

2013年,我在山东做饿势力网上订餐,那时互联网氛围非常差,餐厅完全不认可网上订餐这种形式。我只能一家一家问饭店需不需要送餐,最多的一家谈了17次。

送餐车是跟同学借的,送餐篮是一家餐厅老板拿铁丝绑在后座上的。下雨天我把唯一一件雨衣盖在后座的餐篮上,而自己淋着雨。所有努力都会有回报,饿势力后来成为山东最大的订餐网站,交易额达到了千万级,后来合并到饿了么。

2015年我从山东来到北京创办“人人地推”,带了十几个小伙伴住在一个70平两居室的房子里,男生一间,女生一间,大家都是睡地板,晚上起来上个卫生间都会不小心踩到谁。

经过一步步的努力,我们“人人地推”在2015年10月拿到第一笔融资。但好事多磨,本来12月要进来的第二笔钱一直拖到2016年4月,七个月的时间让我们团队一直耗到账上只剩100多块钱。我跟家里借钱给大家发工资,一直撑到后续资金到账。

融资过程也有顺利的时候。“觅跑”共享自助运动舱融资的时候,有一家投资机构在我们聊完一个小时内就投了。

我当时跟投资方约在银泰见面,从办公室骑自行车过去大概20分钟,由于时间紧急,我们只聊了半个小时,他们就决定投资。在我骑车还没返回办公室的时候,钱就打进来了。

没想着为了创业而创业,我希望带给人们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现在的觅跑也是如此。(记者唐亚华)

姚颂 | 深鉴科技CEO:懂技术的行家少,我讲了100多遍BP才有人投

深鉴科技2016年3月正式成立,到今天我们收获了数千万美金的A轮融资,投资人里包括发明FPGA的半导体巨头赛灵思。

可是,AlphaGo出来之前没有几个人讨论深度学习,大家总是把人工智能和科幻电影里的情节联系在一起。那个时候更没有大批投资人拿着钱支持我们这种技术创企。

我们在天使轮融资的时候异常艰难,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技术壁垒不够高,而是因为深度学习加速计算平台这个概念在那个时间点上有些太前卫。

深度学习是一门非常前沿的学科,硬件架构设计更是门槛异常高,听得懂的行家很少。所以你可以想象投资人们听我们介绍这些技术,以及我说我们的技术可以毫不逊色地和因特尔、英伟达等企业竞争的时候,他们有多犹豫。

我可能至少讲了100遍我们的BP,直到最后在美国硅谷遇见了我们现在的投资人,金沙江创投的董事总经理Richard Lim,他听完的三天后就正式决定投我们了。听到消息的那晚是我还是没睡几个小时,前几个月是焦虑,但那天晚上是太高兴了。(记者蔡浩爽)

王宝臣 | 创客贴创始人、CEO:毕业考试和融资面试撞车,我选了后者

2014年,我还在读大四。就是那时候我下定了决心,创业!

当年底,一番机缘巧合下,我们收到一家创业孵化基地的邀请,可以免费入驻一段时间,并为我们对接融资。对于一个刚成立不久的公司来说,那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但是孵化器要求先“面试”项目,面试的日期,恰好就是我一门科目考试的日期。

那时候已经是大四,每一门考试都关乎是否能顺利毕业;而“面试”关乎公司的发展,要从13个项目中选出一个,难度很大,充满不确定性。是保住考试顺利毕业,还是为了创业错过考试?

纠结良久,我选了后者,申请了延期半年考试。

那次‘“面试”很成功,我们成功入围。也正是在那段孵化期间,我们接触了我们的天使投资人,并很快拿到了第一笔投资。

但是原本可以在2015年6月毕业的我,因为延期考试,最终在2015年底才顺利毕业。

至今回想,仍觉着这是一件疯狂的事。(记者刘景丰)

刘颖 | 话本小说创始人、CEO:投资人是我的磨刀石

刮好胡子,穿上一件干净的衬衫,拿着和团队反复修改的BP,我就去见投资人了。

对于一个闷头创业的宅男来说,融资的窗口期是一个不断学习、输入、完善的过程,特别是当投资人驳斥、提出意见的时候。我把投资人看作磨刀石,聊完一次就重新回头整理一次思路。

话本小说第二轮融资时,见了十几位投资人,确定了梅花天使领投。这算是容易的,有的项目见了二三十位都还没有数。

谈成融资的那晚,我们团队小小庆祝了一下,没有太多的情绪。

朋友说,创业的时候,真像一条狗。另一个朋友说,你太高估自己了,我们连狗都不如。无论在创业时碰到多大困难,在朋友、家人面前装作有信心的样子。有时,为了让项目走下去,也要作出违心的妥协。

融资的意义也并不是纯粹地找钱。比钱更重要的是,找到帮助你的伙伴。(记者曹忆蕾)

下期征集:给20岁或10年后的自己写封信,不超过300字。

希望看到你的真心,我们在微信后台等着你的留言。

本文为新京报原创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