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首部公映的“中国慰安妇”纪录片,再不看就没了

原标题:首部公映的“中国慰安妇”纪录片,再不看就没了

↑↑↑

8月14日,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又一个寻常普通的星期一。

但对于某一个群体,这个日子是个特殊的符号印记,在那一天,她们命运罗盘被强行打乱。

8月14日,世界“慰安妇”纪念日。

历史已经过去,但酿成的悲剧还在延续。

这些脸庞上布满风霜的老人,她们大多病痛缠身,晚景凄凉。

在周围人异样、歧视的目光中度过余生。

关于中国慰安妇的生存现状,不提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身为中国人,这段历史每想起一次扎心一次,先来看看下面一组数据。

在日本侵华战争的八年间,至少20万中国妇女被强征为“慰安妇”。

用更刺痛的词——是沦为日军的性奴隶,用作发泄性欲的工具。

看着这些冰凉凉的数字蝉主的内心在颤抖,在愤怒。

但注意,以上文字有“至少”一词,说明这还是保守估计。

难以想象当时全国有多少慰安所,有多少被迫走进慰安所的慰安妇。

所幸,有人以纪录片的形式把这个群体推向了银幕,2012年导演郭柯的一部《三十二》引起了人们对慰安妇幸存者群体的广泛关注。

这个片名来源于2012年国内公开身份的慰安妇幸存者只剩三十二人。

这题材,很沉重。

但,不可忽视!

慰安妇不是罪人,她们是历史的证人。

记录本身就具有价值。

然而《三十二》这部43分钟的短片当时没能在国内上映。

在影片拍摄短短一年过去后,三十二位老人已经去世了十位。

于是导演郭柯四处筹集资金赶紧开拍同样题材的《二十二》,影片用平实的镜头呈现出来二十二个老人的晚景。

终于在今年8月14日,这部国内第一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题材的纪录片在院线上映。

意义非凡!

可以说,这部《二十二》是每个中国人不得不看的纪录片。

《二十二》预告片

在《二十二》纪录片的拍摄过程中,不断有老人去世。

从2012年的三十二人,到《二十二》中的二十二位老人,如今只剩下九位,《二十二》可能成为这些老人最后的影像了。

幸亏,还能以“二十二”这样的方式记录下来。

这是一次抢救史料般的记录。

她们中间有山西、海南、黑龙江、湖北等各地的慰安妇幸存者。

先说这部网上已经有资源的《三十二》,通过影片我们能看到这些老人最真实的生存状态。

影片聚焦慰安妇幸存者三十二位老人中的其中一位——出生于1920年广西的韦绍兰老人。

以她口述的形式贯穿全片。

镜头前这位直不起腰的老人住在破旧的老屋,过着简陋的生活。

一个月领着30块的低保钱。

九十二岁的她,仍旧在庄稼地里劳碌着。

忍着病痛洗衣、种菜、喂鸡。

回忆起被日本兵抓去的痛苦经历,老人说那段日子哭得眼泪只能往心里流。

1944年日军占领广西桂林,当时24岁的韦绍兰和1岁的孩子被抓进慰安所。

他一个人(强奸)看见你们这些五六个

一次有五六个人(鬼子)两三个女子轮着来的

白天晚上都去你那房间强奸你

经过几个月地狱般的折磨,一次趁着日军看守松懈,韦绍兰老人带着女儿成功逃离了慰安营。

然而在慰安营里饱受饥饿和虐待,老人的女儿回来后一个月就夭折了。

到十二月那个妹仔就死掉了

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悲剧也并未从此好转,因为韦绍兰怀上了日兵的孩子。

当地人每一次只要说起慰安妇,就觉得是一个耻辱的存在。

韦绍兰老人在镜头前叹气:

哪个男人会看得起这样的女人

所以她遭受村里人的羞辱与排斥,包括她的丈夫。

韦绍兰最终还是生下了这个男孩,取名罗善学。

但他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要一辈子背上“日本人”的名字。

经常老的这帮人讲我是日本人

这三个字,他背了这一辈子,也坏了这一辈子。

村子里的人都瞧不上他,没女人肯嫁给他,一辈子就只能养牛,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有口稀饭喝饱。

印象中这群慰安妇,每天带着对日本军人的仇恨只能以泪洗面。

但当导演接触了她们之后,看着用没有牙齿的嘴咀嚼食物的她们,亲切得就像我们身边的奶奶、外婆。

她们平静、善良、命运多舛却不悲观。

在我们看似苦海无涯的生活中,韦绍兰老人却能笑唱山歌、感恩社会。

人生只愁命短不愁穷

只要命长,穷不讲了

这世界这么好

现在我还没想死

这世界红红火火的

会想死吗 没想的

没有吃(就)慢慢来

关于《三十二》和《二十二》这两部纪录电影,导演郭柯并不是刻意通过影片去告诉观众“慰安妇”背后的中日关系是什么、有哪些深仇大恨。

2016年郭柯导演和韦绍兰老人合影

所以影片中没有不贩卖苦难,没有刻意夸张伤痛的情绪,没有声嘶力竭的哭号。

导演希望将“慰安妇”老人们生存状态尽量真实的呈现给大家,同时让这段历史故事世代保留。

王志凤、符美菊、李美金老人

不过这么敏感的题材肯定引来争议,有人说这是揭人伤疤的事,对当事人来说就像是刀割般的疼痛。

这个问题蝉主也很关心。

但当蝉主看到老人对着导演组说了“谢谢你们”后,我便打消了这个疑虑。

这位80后年轻导演问的问题有自己的底线,并不会对老人反感的事情追问到底。

剧组工作人员和老人的合影

尤其要提影片制作的幕后故事,《二十二》一度因为经费问题无法开机,郭柯导演还向艺人张歆艺借助100万用于拍摄,到后期宣发阶段也因为资金缺乏而发起众筹。

在纪录片《三十二》的最后,老人们的名字陆续出现在屏幕上,离世老人的名字一个又一个的被打上白框。

在《二十二》中依旧是这样,每当一位老人离世,导演就会在片尾处给老人的名字加个框。

可最近这些日子,老人走得太快了,导演甚至都来不及加框……

在《二十二》中,山西幸存老人陈林桃的一句话让蝉主特别动容,她说:

希望中国和日本要一直友好,不要再打仗

因为一旦打仗,会有许多人死去

这句话也隐隐约约透露出纪录片的主旨。

导演拍摄慰安妇题材的本意并非延续仇恨,而是要正视历史。

可是她们的苦难与屈辱未因战争的终结而结束,直至现在仍然被人们扭曲理解:

就是大家现在提到慰安妇

还有一些人认为她们是耻辱的

但我们要清楚认识到,慰安妇们身上所承受的伤痛不是她们个人的,是全民族的。

随着岁月的流逝,慰安妇在屈辱和痛苦煎熬中相继离世,幸存者数字在不断减少。

从三十二人,到二十二,再到九。

我们都知道,这个数字最终会变为零。

但蝉主没料到会这么快,截至12日,影片中22位老人仅8位在世。

“慰安妇”事件受害者海南的黄有良老人于8月12日晚家中离世,享年90岁。

对于那些没有真正敞开怀抱去接纳这些老人的人们,郭柯导演很气愤:

社会上很多人叫嚷着日本必须认错、慰安妇好可怜等等

实际却对老人的生活情况一无所知

走不出这段历史的,不是这些老人,是我们自己

我们不但要直视历史,我们更要铭记!

面对伤痛,我们并不终日怨恨,但一刻都不能忘。

8.14想去影院支持的点赞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媒体转载、投稿、合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